第378章 差不多万事俱备了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2018年月2号,农历正月十五。

    元宵节!

    这是小法师、殷女侠和小萝莉在这个世界上度过的第一个元宵节。而对程云等地球人而言,今年元宵节也是很特殊的——他们将在这个陌生的小岛上度过。

    益州人元宵节是不吃元宵的,至少程云家不吃。于是三位异界来客在这天也都没有元宵吃。

    甚至在程云印象中老家的人以前都没有‘元宵节’这个称呼,而是称它为大年。直到后来网络发达了,各地文化交流融合,才开始有人叫它元宵节。

    不过益州部分地区在大年十五这天倒是有个习俗,叫‘偷青’,很有趣。

    所谓‘偷青’,便是当天黑之后,你可以去往田野间偷‘青’,也就是偷菜。

    无论谁种的菜,无论谁家的菜,只要是土里的,你都可以摘回去,讨个彩头。不用担心受到来自任何人的惩罚或责骂。

    当然成年人都要脸皮,大家又是农民又是乡里乡亲,没人会真的想从中赚一笔,那太不讲究了。倒是不少未成年人会在这天晚上打着手电筒或拿着火把出去大偷特偷,讲究一点的拿个塑料口袋,不讲究的便直接提一个蛇皮口袋尿素口袋或者背个背篓,甚至会以偷得多为荣。

    成年人偷个意思、讨个吉利,遵循传统和礼数,孩子们就玩疯了!

    甚至有些熊孩子会带打火机上山,什么山上的枯草、柴垛,全部点燃。烧起的火焰照亮半边天,隔得几里地都看得到。

    于是山村里的夜变成了通明的——正月十五的月光给大地镀上一层银色,而满山熊孩子们放的火则是火红的。往常寂静得让人害怕的田野、山坡上满是上蹿下跳的孩子们,呐喊声、欢笑声在夜里回荡。

    到了第二天,人们的话可就多了。

    熊孩子们会互相吹牛,说昨晚去了哪去了哪,偷了多少多少东西,做的事有多么多么疯狂,并以此感到自豪。

    大人们会八卦,会聚在一起悄悄的谈:某户人家太小气,被偷了点菜大清早的站在土里骂个不停;某个妇人做得太过分,为了不让人偷菜居然在蒜苗地里浇上粪水,有个小孩子闷头就跑了进去;某个成年人居然挑着扁担去偷青,真的是‘操得撇’……

    对于程云在农村里的童年而言,每一年最快乐的便是这一天。胜过月饼节、粽子节和其他每一个节日。

    只是啊,搬到城里之后,他发现这座城市不仅没有偷青的去处,而且好像很多同龄人压根就没听过这个习俗。听说在老家,随着年轻人外出打拼,更年轻的一代干脆在城里出生城里长大,正月十五这天也没原先那般热闹了。至于这个好玩的习俗,知道它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所谓童年啊……就是童年。

    时光之美,就在于它离去决然,从不回头。旧时回忆犹在,夏天依然来,可榆树被推倒,蝉也不是当年的蝉了。

    在今年的正月十五,众人的早餐只是一碗鸡蛋面,比平常还简陋点。

    中午倒是吃得挺丰盛的,但也和前两天在岛上吃的差不多。

    涠洲岛毕竟是个岛,物资主要依靠外界运输,除了海鲜也没什么好吃的。

    也就香蕉猪、香蕉鸡还算有点特色。但说是特色的话,其实也是有点勉强的。因为所谓的香蕉猪香蕉鸡,就是吃岛上香蕉长大的猪和鸡,除此之外和普通猪鸡没什么区别。据说肉质要好一点。

    下午出去玩的时候,自带惹事天赋的小法师又被人调戏了。对方似乎是岛上的原住民,满口方言,行事很嚣张。

    他们两人先是搭讪小法师、俞点小姑娘和殷女侠,再是邀请小法师等人和他们一起去玩,被拒绝后又想要联系方式,但均被小法师不客气的堵了回去。随后他们变得恼羞成怒,居然率先骂了脏话,争执了几句后他们还试图和小法师动手,把俞点小姑娘吓得不轻——当时程云、程烟和唐清影都没和她们在一起,这两人大概是觉得她们好欺负。

    这次小法师没来得及和他们打架,在旁吃着香蕉的殷女侠就一巴掌一个把他们拍晕了。

    随后殷女侠一手一个,像抓小鸡似的将他们提着走到海边,把他们摁在海水里让他们清醒过来。待他们快淹死了就提起来,让他们缓一缓,求一求饶,哭嚎两句。过一会儿又摁下去,如此循环。

    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满脸淡定,还告诉那两人:我以前就是这样把拖欠我工钱的黑心老板给淹死的。

    来回几次后,两人已经像是一条死鱼一样了,虽然还有呼吸,摁在海水里时也依然拼命挣扎,可提起来时却一动不动了。

    殷女侠这才满意的将他们提回来,扔在沙滩上,然后扬长而去。

    当程云带着‘不祥降生·小萝莉·捕鱼者·雪地之王·云谷之王·灭世神兽’捕捞海鲜回来后,他们倒是如实将事情的经过给程云讲了一遍。程云对此感到十分头疼。

    他仿佛意识到这个坑比法师……是某种自带‘光环’的人啊!

    晚上,岛上的人放了烟花,很漂亮。

    小法师则已经收集齐了‘人鱼之声’药剂的所有材料,在房间中制造——这是一个耗时很长的过程。每一样材料都有一串繁复的处理步骤,甚至还需要提取合成出新的东西。到最后还要将它们放在一起,等待它们反应、对它们进行催化、为它们附加法术力量等等。

    程云和小萝莉刚开始还看了他一会儿,到后来实在困了,就依偎在一起睡了。

    小法师这一忙活,就是一个通宵!

    次日早晨,程云起床和依旧在忙活的小法师打了个招呼,便自顾自的穿戴整齐,洗漱完毕,涂好防晒霜,带着小萝莉下楼遛弯了。

    早晨的阳光还很和煦,紫外线也不强,程云一出门便看见程烟站在民宿门口的大马路边上一动不动,跟个木桩子似的,还微微仰着头,半眯起眼睛。

    看她的样子好像在享受什么……

    程云不由一愣。

    这是什么造型啊?

    小萝莉也偏着头,呆呆的看着程烟的背影。

    程云不由蹑步走过去,用一只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问道:“你在干嘛呢?”

    程烟扭过头,她伸手揉了揉两只眼睛,有些不满的盯着他,说:“明摆着嘛!晒太阳啊!”

    程云:“……”

    他心里暗道了句奇葩,口上却说:“抱歉打扰了,你继续。”

    说完,他摇着头沿着海散着步。

    于此同时,他的房间中。

    好奇的殷女侠来了,她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注视着小法师的动作。

    片刻后,她回过神,眨巴了两下眼睛提醒道:“我们今天要回去了诶!”

    小法师头也没回:“嗯。”

    “中午的船。”

    “哦。”

    “你做得完吗?”

    “马上!”

    “马上?”

    正在此时,小法师拿着两个大烧杯,将杯中一蓝一灰的粘稠液体同时倒进一个铭刻着紫色符文的器皿中,他轻声念了句什么,那一串紫色符文立马发出强光!

    片刻后,强光散去——

    器皿中剩下三分之一的白色糊状物,很白很白,那些颜色像是凭空消失掉了。

    小法师仔细观察了下,又凑过去闻了闻味道,立马一喜。

    “成了!”

    “成了?”殷女侠凑了过来,“这就是那什么什么药剂?”

    “是的!不要靠太近!”

    小法师一把将殷女侠推开,又拿出一个勺子将器皿中的白色糊糊舀了起来,舀得干干净净,一点都没有放过。他将这些糊糊用一个玻璃罐子装着,装了满满的一罐。

    “接下来我只需要去除它的水分,把它弄成固体或粉末状就行了!哈哈哈,采知非版‘人鱼之声’药剂,不如换个名字……就叫……采清之声,怎么样?”

    “好难听的名字!”

    “切!你懂什么?”

    “这个……什么味道的?”殷女侠犹豫着问道,“看起来好像和冷稀饭一个颜色……”

    “不甜!也不好吃!”

    小法师严肃的瞪了殷女侠一眼。

    他将罐子密封好,又把其他器皿洗干净消毒放在桌上,等待站长大人回来收。

    下午两点,众人坐游轮离开涠洲岛,他们在北海买了些小鱼干,吃了一顿海鲜自助餐,晚上便坐飞机回了锦官。

    回到锦官时已是深夜了。

    月4号,上午。

    京东一次性将所有包裹送了过来,大大小小十来个盒子,堆在前台。

    殷女侠很激动,脸颊红红的,双手在胸前捏成了小拳头,围着纸箱子看来看去。但她却不敢去碰,甚至不敢拆箱子,生怕一不留神把什么弄坏了。

    没一会儿,唐清影和程云一起挨着挨着开箱验货,然后开始组装。

    程烟、小法师、俞点小姑娘和小萝莉都在边上好奇的看着他们,殷女侠更是看得目不转睛,虽然她既看不懂又记不住。

    每当程云动作稍微大点,殷女侠就会小声的提醒道:“站长轻点……”

    半个小时,装机完成!

    一台红黑色的、霸气侧漏的水冷机箱出现在他们面前,浑身充满科技感,相比起来宾馆前台配的电脑就像是一台老古董。

    此时殷女侠已经激动得不能自已了!

    连上显示器,插上唐清影送给殷女侠做过年礼物的机械键鼠,再接上电源,按下开机键。

    只轻轻的一声嗡鸣,机器的灯光顿时亮了起来,正面如同两个战机涡轮在旋转,牢牢吸引着殷女侠的目光。侧面玻璃中的水冷系统则像是机器的血管,血液开始流淌。

    “哇~”

    殷女侠惊呼出声,她还从未见过这么炫酷的电脑,就是那天在那个网八中的电脑也没这个帅气。

    “夭夭老师好厉害!”

    “站长大人也好厉害!”

    她连忙堆笑起来,夸耀着二人。

    唐清影笑了笑,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启动优盘,有些不熟练的给这台电脑装了个系统,电脑便开始了正常运行。

    殷女侠早已迫不及待,但现在依然不是她玩电脑的时候——设置、调试,安装软件和驱动程序,下载游戏和直播相关软件,还有将唐夭夭同学的照片设为墙纸等操作都不是殷女侠能够完成的。于是唐清影便蹲在电脑前一步步的为她操作着,殷女侠则蹲在她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

    前台网速很快,这些步骤也都完成得很迅速。

    “好了!”

    唐清影让出了电脑,说:“直播号还没注册,但是你可以先试试机器。”

    殷女侠早就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