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我也想要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海浪层层追逐,在岸边拍打出哗啦哗啦的水声,留下浅白色的泡沫。

    小法师也脱了鞋子,赤足站在海边,望着远方大海出神。

    海浪涨上来就将他的脚淹没,海浪退下去他便站在湿润的沙子中,于是那双比女人还好看的脚上也逐渐沾上了些海浪中的沙子、贝壳碎片、植物碎屑等玩意儿。

    银滩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最近几年小视频app非常火,大大丰富了人们的业余生活,但也让一部分人养成了不好的习惯——以前的人看到大美女要么鼓起勇气上前搭讪,要么在边上偷偷的看。而现在有不少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摸出手机偷偷录一段视频发到网上以让自己获得更多的点赞和关注,还美其名曰‘分享’。

    小法师的身材容貌都给人一种‘不该属于凡人’的感觉,平常人看不出他是男的,也不知道他这瘦高的身板下藏着一副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暴脾气。此时他在海边静静站着,周围便起码有三四个人在假装拍风景实则偷偷的将摄像头往他那边移。

    有的人只是单纯的想把小法师这等美貌之人框入镜中,有的人却是早已打定主意要发到网上去。

    这两类人也很好分辨。

    前者拍的大多是风景,只是拍着拍着会故意移动镜头将小法师拍进去。而后者则会更刻意的让小法师在他们的镜头中停留得更久,甚至会跑到前面去‘隐晦’的拍小法师的脸。

    小法师有所察觉,也对其不胜其烦——他本身生在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那个社会的人有更高的素质不去做‘既冒犯别人又拉低自己素质’的事情,那个社会也有一套完善的规则来阻挡这样的事发生,小法师对个人权利看得比程云身边的人还重。

    然而他却也没有去找那些人麻烦。

    “我是过客,我是过客……”

    “我们是出来游玩的……”

    “这世界如此美好,这大海如此辽阔,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要是惹了麻烦,岂不是又有赔钱的风险,我挣得可是辛苦钱……”

    “说不定这又是那命运给我使的绊子,想让我冲动、打人,然后赔钱!我可不能上了它的当!”

    “呼……”

    小法师不断安慰着自己,很快便使自己不再那么计较这事了。

    嗯,还是后面两条有用。

    小法师蹲了下来,用一根手指轻轻拨开着沙子,看着沙子中那些还没有他一根指节大的小贝壳,捡了几颗放在手里打量着。

    忽然,从他背后传来一道声音:“你还没有看过海吧?”

    小法师回过头,只见程云站在他身后一米开外,他穿着鞋子,不敢走近,害怕时涨时消的浪潮把他鞋子打湿了。

    小法师一愣,又收回目光,继续低头盯着沙子中的小贝壳:“是啊。我以前说,只要我拿到了法师资格证,我就去海边看看。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却跑到你们这来了。”

    “你可不吃亏。”

    “我又没说我吃亏!”

    “切,你刚来的时候什么想法、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那……那不算!”小法师嘴硬道。

    “怎么不算!”

    “我当时有点气,有点懵逼,脑子没反应过来,当然不算!”小法师顿了顿,又厚着脸皮说,“仔细想想,就算你们这没有昆真球,没有另一个世界的文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损失也不是很大嘛。安安心心的巩固一下以往学过的知识、再安心多看点书,对未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而且除开昆真球和你们这个世界的文明,我也未必就一无所获啊。”

    “嗯?有什么收获?”程云问道。

    “不跟你讲!”

    “……”程云扯了扯嘴角,又蹲下来问,“那你回去后,还去海边吗?”

    “要的,束海是我的执念。”

    “哦!束海!你当初暗恋过的某个小女生说过要去这个地方么?”程云嘴角勾起一抹有趣的笑意,小法师这种人,居然还有暗恋的小女生,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你胡说……胡说些什么……不对!”小法师忽然转过头,直直的看向程云,“你怎么会知道的?”

    “唔。”程云耸了耸肩,“猜的。”

    “我才不信,我们第一天见的时候你就对我说过,叫我别说谎,因为你有某种办法可以印证我说的话的真假!”小法师笃定的看着程云,“所以你现在在说谎哦,站长大人。”

    末了,他又补充了句:“我可不是女侠那种在进化路上走偏了的蠢货。”

    程云闻言顿时笑了。

    小法师下意识的瞄了眼不远处玩得正欢的殷女侠,又说:“不要笑!回答我!”

    程云耸了耸肩说:“好吧。有时候我能看到你的过去。噫不要乱想,也不要急着脸红、不好意思。我能看到的大多是你印象深刻的时候,而且往往只有很短的一个片段,或者一些碎片画面。我只是如同看电影或画展一样看着这些片段或画面,触碰不到你……一些更私密的事情。”

    尽管他说了不要脸红,但小法师的脸还是瞬间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他。

    “这还不叫触碰我的?”

    “我指的是更的事,更原始一些的事。而我能看到的基本也是你那个世界的别人也有可能看到的。”程云又耸了耸肩,“而且这也并非我的本意,而是一种某个事物强行赋予我而我难以拒绝的能力。最开始我甚至将它视为一种折磨,嗯,现在它也在折磨着我。”

    “……”

    小法师还是红着脸盯着程云,像是心底的小秘密被发现了的小男孩。

    他一直看着程云的眼睛,片刻后,似乎确认程云没再说谎,他才松了口气。接着他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一样,双眼直直的望着程云:“无论谁的过去你都看得见吗?”

    “仅限穿越者!”

    “昆真导师呢?”小法师不自觉的捏起了拳头,表情开始有些兴奋起来。

    虽然至高贤者的过去经历已经被许许多多他的追随者、他的学生和那些与他接触过的人写了下来,后人整合编纂成书,便汇成了至高贤者过往,供后人阅读。可那毕竟是不一样的。

    而且,站长大人还说,他看到的都是一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时候……

    作为至高贤者的终极小迷弟,他对涉及至高贤者的任何事都非常感兴趣,自然也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什么能在至高贤者一千多年的生命中占据重要地位。

    爱情?事业?革命?法术?宇宙奥秘?

    小法师直勾勾的看着程云。

    片刻后,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催促道:“怎么?你说呀。”

    程云点了点头:“嗯,也包括他。”

    小法师顿时捏起了拳头,兴奋的看着程云,但瞄了眼四周的环境,他又下意识的放低音量:“快给我说说!给我说说!”

    那兴奋的劲儿,像是小孩子要糖似的。

    程云却能感受到周围游客对自己投来的视线——饱含着嫉妒和羡慕。大概在他们眼中这不是小孩子要糖,而是女朋友在对男朋友撒娇吧。

    “咦~~”

    程云手臂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不能说吗?”小法师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有些失望的看着他。

    旁边的游客看得一阵揪心,直想把程云扔进海里然后取而代之,或者抓着程云的衣领一字一顿的警告程云‘满!足!她!的!愿!望!’之类的。

    “也不是不能说,没什么不能说的,但也没什么好说的。”程云想了想说。

    “怎么说?”小法师直盯着他。

    “就是可能会让你失望。”

    “不会!绝不会!只要你不编谎话来骗我就行了!”小法师继续满脸激动,“快说快说!”

    “山、河,大漠、林海,自然风光。”

    “啊?”小法师一脸茫然。

    “嗯哼。”

    “就这些??”

    “绝大多数都是这些,有他去过的远方也有他的家乡……”

    “???”

    “我就说你会失望的吧,哈哈。”程云笑了笑。

    “没……”

    小法师却摆了摆手,眨了眨眼睛,有些怔怔的:“我只是有点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他是个这样的人。”小法师怔道。

    程云笑了笑,没有多说。

    估计绝大多数人都想不到,一个时代的先驱者,甚至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昆真世界现在高度发达的文明的人,也是一个在法术造诣上站在全人类巅峰的人,心里却既没有那千秋伟业也没有那法术奥秘,最能让他记忆深刻的居然是那些自然风光。

    小法师喃喃道:“如果说出口,肯定不会有人信……”

    程云又耸了耸肩。

    小法师还追问道:“就没有什么法术真理,宇宙奥秘之类的吗?”

    程云犹豫了下,说道:“没有,可能是我还没有看到那里去,他就离开了。也可能是我看见了,但太模糊了,或者我醒来就忘了。”

    小法师表情立马很无奈了:“唉。”

    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何种心情。

    从小他就崇拜至高贤者,大多数走在法师路上的人都崇拜着至高贤者,可有一天却让他知道……或许他所崇拜的至高贤者压根不是他想象的那种样子?

    心里就变得有点怪。

    但他很快就适应了过来——这个转变也不算大。

    小法师保持着蹲着的姿势迈着小碎步,像个钟表指针似的又转了回去,继续面朝大海,拨弄着沙子中的小玩意儿。

    “这边应该有很多东西是我所需要的。”他说。

    “什么?做药剂么?”

    “是的,我看到了一种螺的壳,但我需要的是活的。”

    “我们可以去海鲜市场看看。”

    “这是个好主意。”

    “嗯,对了,到时候……”程云犹豫了下,“你做药剂的时候能不能多做一点。”

    “为什么?”

    “我也想……尝尝。”

    小法师脸一黑:“你当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吗?”

    “额……”

    “行吧行吧,反正买材料也是你出钱,反正也只需要做一次。”小法师又疑惑的看向程云,“不过你之前不是说算了吗,为什么又突然想要了?我可是先把话说在前头啊,我现在还不确定做出来的药剂的效果怎么样,但总之改善的效果是很有限的,而且因人而异。像你这样……估计也只能做到唱歌不乱跑的地步。”

    “没关系!”

    程云很坦然的说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我还从来没感受过唱歌不乱跑是什么感觉呢……”

    小法师:“……”

    这时不远处传来唐清影的声音:“你们两个蹲在那里嘀嘀咕咕什么呢?”

    程云转过头,只见她和程烟一脸狐疑的盯着他和小法师。

    小萝莉闻言也转过头盯着他。这小东西脚边的毛发已经全部打湿了,脚上沾满了沙子,不知道它刚才又干了些什么。

    “我饿了。”程烟说。

    “那好吧,我们去吃饭吧!”程云朝她们那边走过去。

    这时程烟犯起了难。

    她已经脱了鞋了,现在脚上全是沙子,她就算在海水里洗干净了也马上就会踩脏。

    “算了不穿了!”

    程烟直接提着鞋子,赤脚往外走去。但她即使赤着脚,不用开任何特效,运动裤下的一双大长腿也是极显眼的。

    小法师也提着鞋子赤着脚走。

    倒是小萝莉甩了甩脚,沾在它身上的沙子就全部被甩掉了。

    这座城市有条街,叫做‘侨港风情街’,里面主要是卖美食。

    这边靠近越南,倒是有很多越南美食,大多是些虾制品蟹制品之类的,很合众人的口味,尤其是爱吃水里的东西的殷女侠。

    还有广信地区的传统美食,螺蛳粉、老友粉、临桂米粉等等。

    中午众人便是吃小吃度过,下午骑着电动车去冠头岭转了一圈,程云生怕殷女侠将她的电动车的电耗完了,中途还特意和她换了一辆车。

    回来之后,众人又聚在侨港喝糖水。

    说是糖水,但并非单纯的糖和水,里面的东西其实很多,有各种各样的口味。程云最偏爱芋圆,既好看又好吃。

    不知不觉,一天竟就要过去了。

    烈日变得柔和,光线逐渐向金色转变,将糖水店门口支撑棚子的木杆打出一道道斜影。

    黄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