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你都做了些什么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子非是一家餐厅。

    据说是全锦官最贵的益菜馆子,但其实也没有很多人想的那样贵得离谱,人均消费大概一千块钱左右。

    锦官比它消费更高的用餐场所不少,尤其是那些只对‘会员’开放的地方,不过这些地方卖的大多不是菜品了。要单说吃,子非的确是锦官吃益菜最好的场所之一了。

    对于经济条件较普通的人来说这个价的确很贵,但对于林元武来说,他是这里的常客。

    比起那些主要花钱买‘服务’、‘排面’的酒店,林元武更喜欢花钱买‘食材’、‘口味’的子非,而且这个地方的消费观念实在很合他的口味。

    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挺晚了,他选了最高档次的菜肴,然后便坐在木椅上等着。

    在这个过程中,他却越等越心烦。

    明明才一会儿,他却有种菜久久没上来的感觉。

    焦急,烦躁。

    好不容易,菜品端上来了。

    那些珍贵鲜美的食材被手艺精湛的大厨精心处理过,鲜香浓郁,摆盘也是极好的,精致的小水车、木质帆船,还有如溪水一般铲铲流下的白烟……

    林元武本以为菜上来了他就可以安心用餐了,但他错了。

    他依旧急躁。

    拿起筷子伸出去,又收回来,放下。

    最终他只是提起壶子倒了杯鲍鱼汤放在嘴边慢慢喝着,像是品茶一般,但其实汤汁到他嘴里是无味的。

    片刻后,林元武终于忍不住了,拿起手机给程秋雅打了个电话。

    “喂,秋雅姐。”

    “嗯?情况怎么样了?”程秋雅有点急。

    “我刚刚打电话问了一下他那边的情况。”林元武说着,不禁沉默了下。

    “他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

    “是啊,他什么都没告诉我。”林元武语气有点怪,“他说他们不需要我帮忙,他说他们自己有办法解决。你确定他们打架打得挺严重的吗?”

    “采老师是这么给我说的……等等你是给程云打的电话吗?”

    “我给采知非打的……”

    “唔!你为什么不给程云打,他们明显都听程云的啊!采老师……采老师的性格挺怪的。“

    “……”

    “……那这样的话,几天是我麻烦你了,我会记住的。”

    “这是小事,没关系的。”林元武隔着电话也摆了摆手,语气很温和,旁边有不少年轻貌美还穿着古代素装的女子都在偷偷的打量他,看他这样子,分明就是个又年轻多金,又高大帅气的大暖男。

    “对了,你知道他们的情况吗?”林元武又问,“他们能解决吗?是有关系还是说……已经调解了?”

    “我……我还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关系。”二堂姐声音中透着点担心,她知道程云以前的性子也是很浑的,程烟她不太了解,只觉得有时候性子沉稳有时候又脾气暴躁,她是真的担心这两个堂弟堂妹年轻气盛不懂认怂把事情闹大。

    “你再问问吧,我也再问问冯哥。”

    “好,麻烦你了,很感谢。”二堂姐很真诚的道谢。

    她最开始当然找的是和自己关系极好的冯涵,只是冯涵现在人不在锦官,所以才帮忙连线的林元武。二人都表现得很热情。

    挂了电话,林元武立马又拨通了冯涵的手机。

    “喂?”

    “冯哥,刚才我联系他们,他们好像……好像有点不太好意思让我们帮忙,没把事情给我说。”

    “嗯?”

    “我怕他们囿于面子,到时候吃亏。所以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那个姓陈的老哥,让他帮忙查一下今天的记录。”

    林元武说完,顿了顿,他又补充了句:“那个,我主要是想着他们毕竟救了我们的命,这个恩情是极大的,虽然我们提了礼去道谢,但那点礼毕竟是不够的,所以才……”

    “嗯,嗯,我知道啊,这很正常啊,我也没问你啊,干嘛一个人解释这么多?难道……”

    “冯哥你别乱想啊!”

    “可不就得乱想吗?看你这慌乱的样子,难道你真以为我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这我可就有点生气了啊!”

    “啊……呵呵。”

    “算了不逗你了。这个忙我们肯定得帮。他们有麻烦我们肯定不能坐视不理,不然我这念头会不通达的。不过过年这段时间上面查得很严啊,我这边也很难耍什么手段,你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这个政治机制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也只能悄悄使点力,不知道够不够,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嗯嗯。”

    挂了电话,林元武这才夹了两口菜吃。

    服务员们在这个时间段很闲,都悄悄聚在一起,讨论着林元武这个温柔多金的大帅哥是不是生意上遇上麻烦了。

    据说一个男人事业低沉的时期,是一个女生插空上位的最佳时机呢!

    没多久,冯涵电话又打了回来。

    林元武连忙接通。

    “喂?”

    “喂,元武。”冯涵的声音有点奇怪,“没查到他们的记录啊,采知非、程云的名字我都托人查过了,没有任何记录!”

    “是不是被撤销了?”

    “撤销了也会有记录的。”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秋雅姐说他们去派出所了的,怎么会……”

    “我倒是查到有建设路那家火锅店的报警记录,但是没有查到后续。你知道现在公安系统是有出警反馈的,报警的人倒是都填了出警反馈,还打了满意,这说明公安系统的人是到了现场并做了处理的。”

    “会不会是警察到现场后进行了调解?然后调解完毕了呢?”

    “这样的话也会有后续的。现在讲究个程序完善,警察执法呢讲究个程序正义,处理任何事情都是有一整套完善程序的,警察必须按照程序的步骤来走。”

    “但是没有结果?”

    “嗯。”

    “是有人做了动作?”

    “要么就是那边出了错。我倒是宁愿相信是那边的警察出了错。”冯涵说道,“现在这个时代了,哪还有人敢弄出这样一个在记录里明眼人一看就是一个破洞的事情来啊,系统都是写死了的。就算公安系统的实权者要插手一个案子也不会放这么个破洞在这啊,这个方法太傻了。”

    “兴许吧。”林元武叹了口气。

    “没关系,我们尽了心就是了。就像我刚才所说,在过年这当头,也不好使力。”

    “好吧。”林元武说。

    “元武。”

    “怎么?”

    “你有点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

    “不知道,没当着面看不出来,但我们相熟这么几年了,我还是察觉得出你的不对劲的。”冯涵说的话令林元武很心虚。

    “你可别乱想啊,我吃饭了。”

    “心虚了……”

    “挂了,再见。”

    “嗯。”

    “呼……”林元武长呼了一口气,却拄着下巴皱着眉开始思索起来。

    他觉得他估计是入魔了。

    入了‘魔道’了。

    仔细想来,他对那群人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是秋雅姐的弟弟妹妹和他们的朋友。

    至于那个人……

    他更是不了解。

    只知道名字、性别。

    后者还是如此令他心乱绝望。

    他不知道他家住何方、家境如何,不知道他在哪上过学、学什么的,不知道他的喜好,乃至年龄,几乎是对他一无所知。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们中有人找了关系,那么那个人恐怕远没他和冯涵想的那么简单。

    大过年的,能让人干出这事来……

    可不仅仅是‘和某某某有关系’、“和某某某关系很好”能做到的。让人做出这种事,可是有可能毁了人的前程的啊!

    林元武不断脑补着。

    宾馆。

    小法师和程秋雅打着电话,告诉她自己等人已经安全到家了,叫她来接自己,今下午的工作不能停。

    唐清影也在好奇程云从哪找的关系,她本来都做好被拘留的准备了的,可那警察的行事风格却一点也不按规章制度来。

    但程云没有理她,径直背着小萝莉上了楼。

    回房,把门一关,外面的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有微风吹得窗帘招摆不停。

    程云把小萝莉放出来,将猫包放回角落,小萝莉则自觉地跳上了茶几,规规矩矩的蹲坐下来,小脑袋随着他的身影移动而微微晃动,目光追随着他。

    片刻后,程云回到沙发前坐下。

    他给自己倒了杯牛奶,喝了一大口,宾馆法阵不好的一点开始体现出来——他本身心情是很不好的,他是真的生气了。但走进宾馆之后,法阵的作用硬生生令他心情平静了下来。那些不好的负面情绪也随之被压制了下来,他开始冷静,理智占据上风。

    他没那么生气了。

    但这样也好,这不代表他就放过那几个人了——那岂不是食言了?只是不论处理任何事情,冷静点总是更好的。

    喝了半杯牛奶,他又给小萝莉倒了点,然后看着低头舔牛奶的它,问道:“你之前在火锅店的时候,做了什么?”

    小萝莉一愣,抬起头来。

    它嘴巴上还沾着点白白的牛奶,嘴巴周围的毛也有点被打湿了,于是它伸出粉嫩嫩的小舌头,将之迅速舔干净。在这个过程中它依旧愣愣的盯着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