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其实我并不好惹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六个醉酒的大男人,还有两个泼妇,对上一个年轻男子和几个小女生,能被打成这样?

    李尧觉得这事十分有趣。

    不说那六个男的,就是那两个泼妇看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其中一个现在都到了警车里了,还一直骂骂咧咧的,说什么‘要那群小年轻好看’,‘这事儿轻易解决不了’之类的话,一股子悍妇气质。

    就连作为警察的他也不免为那几个长的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捏一把汗。

    大过年的闹出这档子事,倒是挺让人糟心的。但转念一想,派上这活总比这大冷天的去车站当便衣抓扒手要好得多吧。在车站来来回回徘徊个半天,脚都能给你冻木了!

    没多久,李尧打消脑子里那些用以打发时间的无聊想法,迅速踩下离合刹车,挂空挡拉手刹,熄火取下钥匙,开门下车。

    “到了!”

    他顺便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几人相继从上面下来。

    后面还有一辆车,到派出所的除了程云一行人外,对面还有三个人,一个被程烟摔翻在地的泼妇,两个受伤不重的男人。还有一对随行来看热闹的小情侣,他们是报警人。

    “跟我进来!”一名年轻警察说完,便风风火火的往派出所走去。

    那泼妇看见派出所大门的一刹那似乎有点紧张,但很快她又壮起了胆子,转头瞪了程云几人一眼,尤其是程烟。顺便她还瞪了眼那对小情侣,眼神中似乎带有几分警告。

    之前她被程烟摔在地上站都不敢站起来,现在警察来了,她倒是认定程云等人不敢对她怎么样了,居然又壮起了胆子。

    程云没有理她,径直往前走去。

    小萝莉安静待在猫包里,它透过玻璃看向那名泼妇,眼神冰冷得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俞点小姑娘十分紧张的走在最后,殷女侠在她旁边安慰她:“不要怕嘛,你又没有动手。我跟你讲啊,这派出所也没什么可怕的,我经常来的。”

    俞点小姑娘强自镇定的点着头。

    倒是旁边走着的李尧一愣,转头仔细打量了眼殷女侠脸上的刀疤,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经常来?

    一行人刚走进派出所,便有两名警察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

    “最近上头逮得严,要求尼玛一大堆,不光要严防入室抢劫盗窃的,还有车站之类的公共场所、公交车地铁之类的公共载具,全都要加派人手,当老子们会影分身啊!”

    “可不是嘛!合着我们当警察的过年不仅回不了家,还得加班加点的干啊?偏偏这段日子大事没有,小事来尼玛一大堆!”

    “唉,有什么办法,入了这一行……诶那个,那个不是……”

    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警察盯着殷女侠,又看了看殷女侠脸上的疤,瞬间笑了,走过来道:“这不是女侠吗?怎么?这年还没过完呢,就又来我们这领钱啦?”

    殷女侠抬头愣愣的看了这人一眼,有些感到莫名其妙——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上来就套近乎啊!

    倒是李尧见此忽然一愣,转头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殷女侠来。

    旁边那名泼妇和那两个男人也面面相觑,接着都用眼神给对方壮了壮胆。

    “你谁啊?”殷女侠问道。

    “我谁?”警察也一愣,然后道,“上次那个,梧桐街那个飞车劫匪?想起来没,我给你处理的!”

    “嗯?飞车劫匪?”殷女侠皱着眉。

    “五百块!五百块的奖金!”

    “啊……我想起来啦!”殷女侠顿时笑了,走过去高兴而又热情的拍了拍那警察的胳膊,“原来是你小子啊!”

    “额……咳咳。”警察有些尴尬,他怎么看也比殷女侠年纪要大吧?

    “那个,师父,这个……”李尧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哪个倒霉鬼又撞女侠枪口上啦?”警察问道。

    “不是,这次……”李尧看了眼这位大名鼎鼎的女中豪杰,犹豫着,又说,“这次女侠是和别人打架了,打得还挺狠的,有人报警,这不,我和张哥才过去把人带过来。”

    “打架了?”警察一愣,有点不敢置信的看向殷女侠,他一直觉得殷女侠是正义使者来着。

    “嗯。”

    “哦,那你去忙吧,我这也有点事。”说完这警察又冲殷女侠点了点头,便走了。

    剩下李尧满脸惊奇的看向殷女侠。

    “你就是那个女侠啊!”他惊道。

    “是啊,咋?”

    “你不是一直热衷于都打击犯罪嘛,这次怎么和人打架了呢?”

    “他们不长眼,太岁头上动土。”殷女侠说得十分霸气。

    当刚说完,对方就不乐意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

    “谁不长眼了?不要以为你和警察有点熟,我们就怕了你了!现在什么时代了!”

    “不要闹,小点声!”李尧皱眉道,“大过年的事情多,我们都烦心得很,别吵着其他人了。事情怎样我们自然会查清,火锅店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还能冤枉谁不成?”

    走进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李尧在电脑前坐了下来,抬头看向其他人。

    “现在填个表,问到谁谁答复,其他人都不要说话,明白?”

    “先你们三个……”

    当轮到程云一行人时,程云已经将小萝莉放了出来,抱在腿上,抚摸着它背上柔顺的毛发。

    而小法师坐在一旁无聊的扯衣服袖子上的毛球,扯完一边袖子又换另一边。

    李尧问完程云,又问小法师。

    “你的名字?”

    “采知非。”

    “哪个ai哪个zhi哪个fei……”

    “采花的采,知道的知,非礼勿动的非。”小法师说着‘非礼勿动’四个字时,还眼神不善的瞥了那三人一眼。

    “性别?”

    “男。”

    “嗯?”

    “男!”小法师语气不善。

    “请配合工作!”警察看向小法师。

    “男!要给你说几次,男!”小法师脸色很黑,有种搓火球把这里炸了的冲动。

    “身份证。”

    “没带!”小法师直接的道。

    “他确实是男的,只是长得比较……女性化。”程云在旁边说。

    “……”

    “出生年月?”

    “199……7年……”小法师默默计算着。

    正在这时,一名年纪稍大的警察敲门走了进来,说:“小李,出来一下。”

    李尧一愣,连忙放下笔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便进来了,随后他再也没碰电脑键盘,也没继续问小法师,连剩下的程烟等人也跳过了。

    “咳咳。”他咳了两声,表情有点不自然,片刻后才问道,“为什么打架啊?你们两边都别说话,一句话都不要说,让他们俩说。”

    那对小情侣中的女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程云膝盖上的小萝莉,男子则不断看向小法师,听见李尧的声音,他有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下才开口将事情讲了一遍。

    还没讲完,那泼妇便又想插嘴,李尧呵斥了几声她也不听,也只得无奈。

    年轻男子磕磕碰碰的讲完之后,李尧点了点头,又看向程云几人:“就那样……冒犯了你们一下,你们就把人打成那样?”

    “不,他们还言语侮辱了我们,侮辱我的父母。”程云淡淡道。

    “你都打人了,骂你几句怎么了?”那泼妇扯着嗓子喊道,“我跟你讲,等下那边伤残鉴定出来,你要么跪着求老娘,要么就滚去蹲大牢!”

    “安静!”李尧再次喊道,他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再闹你们就给我出去,在外面去等!”

    “……”

    “我父母才死不久。”程云摊手道。

    “理解理解。”李尧连连点头,“但是打人依然是不对的。”

    “等等,警察同志,什么理解?”一个男人站了起来,“这是你们警察该说的话吗?理解什么理解,我们现在几个人都在医院里啊,有个人现在还没醒过来,被砸到了头,说不定脑震荡什么的……而且之前我们没骂他们他们也先动手了啊!”

    “出去!”李尧指着外面。

    男人连忙坐了下来,不敢吭声了。

    “是啊。”李尧点了点头,“先前他们还没侮辱你们的时候,你们未经交流,就动了手,是吧?”

    “是啊。”程云点头道。

    “脾气挺暴啊!”李尧竟笑了笑。

    小法师打量了下程云表情,也好像有了依靠般,说道:“我看那男的那样子就知道是个赖皮,我要是和他扯皮,他一定会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我的,再加上当时比较气,就动手了。”

    “你这话……”李尧又有点忍俊不禁了。

    “那现在事情经过我差不多了解了,对方先是行为冒犯你们,然后你给了他一耳光,随即引发了这么一场斗殴,是吧?”李尧看向那对小情侣。

    “差不多。”小情侣点头。

    “什么差不多,差得太多了!”那泼妇连忙叫嚷道,“两次都是他们先动手,而且我们受的伤也更重!主要责任肯定在他们,你要是不管,这些话我会留到法庭上去说!”

    “……何必呢!”李尧扯了扯嘴角,感觉很头疼,他现在觉得相比起这个活儿,他还是去车站挨冻来得更轻松。

    “大过年的,和气生财嘛!我们的主张还是以调解为主,握手言和嘛!闹大了谁都不痛快!”李尧说,“你们说是吧?”

    “调解?怎么调解?我们好几个人都在医院躺着呢!”一男人喊道。

    “调解不是不可以!”那泼妇也喊着,“让他们给我们跪着道歉,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什么的全部算起来,一分不能少!”

    “……”

    李尧表面很无奈,心里却满是p——这群傻逼,你没看老子连笔录都没做下去了吗。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程云等人:“你们觉得呢?可以接受什么样的调解呢?”

    “走司法途径吧。”

    “额……”李尧不由一愣。

    那三人也愣了下。

    程云又说:“你们去法庭告我们吧,法庭怎么判,我就怎么赔。对了,火锅店的损失咱们一起赔。”

    李尧深吸了一口气,头疼不已。

    那泼妇喊道:“你居然还这么嚣张,看我不让你坐几年牢!”

    “我没嚣张啊,我还鼓励你们走司法途径呢。”程云摊开手,“该怎么办怎么办嘛!请好律师,将正义交给国家律法。”

    那两男人见状,都有些摸不清状况了。

    忽然,小法师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他将手上提的没吃完的蛋糕放在一边,摸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

    “不好意思,警官。”

    “轻便。”李尧很温和的道。

    “谢谢。”小法师走到一边,皱着眉接通,“喂,你谁啊?”

    “我是林元武,请问你……”

    “……是你?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听秋雅说你们遇到点麻烦,秋雅来找到我帮忙,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情况。你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进派出所,现在进行到哪个阶段……”

    “不用了,我们自己能处理!”

    “额……秋雅……”

    “我没让她找你!”

    “我知道,她是担心你们所以才想到我的,我也确实有点关……”

    “不用你管,这是小事。”小法师的声音并不大,但办公室内的众人依然听得很清楚,配上他那底气十足的表情……

    和程云一行人打架那三人、作证的小情侣和李尧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嘟嘟嘟。

    小法师挂断电话,走回来,疑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啦?”

    李尧反应过来,再次向程云问道:“真的拒绝调解吗?”

    “不了。”程云摆手道,“我一句话也不想和他们说,因为他们嘴里一句人话都说不出来。”

    “要不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走司法途径,确实是我们先打人,也确实他们伤势很重,如果认定我们该承担责任,那我们赔钱就是了。”

    “赔钱?你以为赔钱就能完事了?你要坐牢,坐牢!妈的!”那泼妇大骂道。

    “……”

    程云直接无视了她。

    李尧看向那三人:“现在伤残认定结果还没出来,我们并不能认定是否是刑事案件,如果你们要起诉,只能自己去起诉,等伤残认定出来才能做具体判决。”

    程云则说:“那没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李尧沉默了下:“行!”

    “什么?就这么让他们走了?结果还没出来就让他们走了?”那泼妇大喊。

    这时程云依然没理他,自顾自的抱着小萝莉站起身,竟似马上就要离开了似的。

    殷女侠和小法师连忙跟着站起来,而俞点、程烟和唐清影三人愣了愣,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但也默默的准备离开。

    见李尧无动于衷,泼妇喊得更凶了。

    “拘留!不拘留老娘举报你们!”

    “你的警号多少?”

    “流程是这样的吗?有你这样乱来的吗?”

    她伸直想伸手去拉程云,但小萝莉怒气冲冲的一巴掌挥过,她手上立马便多了几道深深的伤口——像是被极其锋利的美工刀划过似的,翻开的伤口先是白色,随即血慢慢渗透出来,这才开始变红,她开始感受到手上有一跳一跳的神经痛感。

    “啊!!日尼玛!”

    李尧专心看着电脑,没吭声。

    程云还转过头来对她说:“恭喜你,达成了某个神秘的成就,全世界第一呢。”

    那泼妇还叫骂着。

    程云依旧没有和她对骂的心思,只是离开前留下一句:“其实我并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