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这是一个好地方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是啊,干嘛这么惊讶?”程烟反倒疑惑的看向他们,“野猪肉很常见吧,有些超市里都买得到。”

    “哪……哪个超市买的?”

    “这个好像是程云一个同学送过来的,和超市里买的也没什么差别吧!”程烟以前也没吃过野猪肉,便觉得超市里卖的人工养殖野猪就是这个味。

    “他同学?”

    “嗯,他有个同学,家住益西那边,时不时的上山打猎,有时候就会给他寄点野味过来。”程烟淡淡的说道,“这都第二次了。”

    “哦……”

    程秋雅若有所思。

    冯涵等人表情也各不一样。

    这时,程云听见声音,从楼上下来。

    冯涵等人立马提着礼品迎了上去,笑着说道:“程老板,新春快乐啊!”

    “程老板,来给你拜年来了。”

    “哥们,上次的事,多谢了。”

    “额……来就来吧,怎么还提这么多东西。”程云说出了这句经典的话,然后走到沙发边,用脚踢了踢一个人占了三个位置的程秋雅的小腿,连连对其他人说,“坐坐坐,别客气。”

    “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冯涵笑着将手中提的盒子放到茶几上。

    “这次是特意过来向哥们你道谢的,既然是道谢嘛,又大过年的,空着手来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林元武也提了个盒子。

    他们提的东西都是用袋子装着的,就这样也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把东西放下,众人开始客套起来。

    “老早就想来向程老板你道谢了,只是这两天过年,一直没有时间。昨天听说秋雅上锦官会到你这来,立马就向秋雅问了你的地址,有点贸然,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还请不要介意。”冯涵笑呵呵道。

    “不要在意这些。”程云说。

    边上的彭曼璇则好奇的睁大眼睛:“我们也是搜索了下你宾馆的名字才发现,原来你的宾馆在网上这么火!”

    林元武也点头道:“是啊,看得出程老板很擅长经商啊。”

    程云扯了扯嘴角道:“哪里哪里,都是小萝莉和程烟的功劳。”

    他从程秋雅口中了解到,冯涵是个不折不扣的红三代,在现在这个年代其实‘家族’这个单位的影响力比以往淡了许多,但他们家在西南政坛仍然有不小的影响力。林元武家里则是经商的,资产数十亿,比不上那几位在全国都红遍天的大佬,但仍然是巨富行列。

    程秋雅对祝嘉言了解得要少一点,大概是他们认识也没多久,平常接触也不会问这些。

    土豪继承人恭维他擅长经商,实在是让他有点尴尬。

    这时冯涵又问:“对了,那两位呢?”

    旁边林元武闻言,脸上不动声色,却坐着微不可查的将背挺直了一点。

    “应该在楼顶浇花,或者在房间里玩吧!”程云有些不确定的说,他知道冯涵问的是小法师和殷女侠。

    “我什么时候去和采知非谈那个啊?”这句却是程秋雅问的,她已经憋了挺久了。

    “随便你啊,我又没拦着你!”

    “唔……你不当面给本姐姐牵个线之类的……”程秋雅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有什么好牵的……”

    “程云,你不爱姐姐了……”

    “……”程云直接朝她翻了个白眼。

    “自己去就自己去!”程秋雅气鼓鼓的站起身,要往楼上走去。

    彭曼璇在旁边来了兴趣,连忙道:“听说你们宾馆楼顶有个小花园,非常漂亮,我们可以上去看看吗?”

    “可以啊,本来就是对外开放的。”程云说。

    “那就谢谢程老板咯。”彭曼璇对着程云眨了眨眼睛,然后拉着冯涵站起身,“我们去看看网上说的天台花园长什么样!”

    “好吧。”冯涵站了起来,又对程云客气道,“那就打扰了。”

    林元武也站起身,跟在后面。

    祝嘉言瞄了眼元武哥哥高大英武的背影,表情一时有点复杂。

    程云想了想,也站起身,无奈的看了程秋雅一眼:“还是我和你一起上去吧。”

    程秋雅立马高兴的笑了。

    冯涵一边走上楼梯,打量着宾馆内部的装潢和墙脚放着的奇异鲜花,一边说道:“好像走进这里就有种心神安宁的感觉,你们有没有觉得?”

    彭曼璇一愣:“没注意到诶!”

    林元武闻言却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吭声。

    他这几天确实一直心神不宁,甚至到宾馆门口下车时他还有点惴惴不安,但走进宾馆,这些杂念便全都消失了。只是他并未将此与宾馆联系起来,只觉得是另一个原因。

    冯涵见他们都没有反应,不由摇了摇头。

    他的出身给了他更高的起点,也给了他更多的负担,他几乎永远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只有在去旅行的路上、在箭馆里待着的时候,还有在山上打猎的时候能稍微好一点,也只是一点。但到了这个地方后他却发现那些心事好似一下子就被一股力量给抚平了。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可以让大脑保持平静、让心不再烦忧。那种感觉像是刚吃了薄荷糖,前所未有的清爽和放松,让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多少年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冯涵想不出来。

    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他觉得兴许是宾馆的装潢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怕是得世界顶级设计师来设计才行。

    至少吧……

    他也不懂建筑、设计和心理暗示等等,只能往最夸张的一个地方猜。

    或者……是这些人的感染力?

    这个就有点玄了。

    “程老板,还不急着复业啊?”冯涵忽然问。

    “还没有,玩几天再说,不急。”程老板有一抽屉的底气,任性得很。

    “潇洒,这才叫生活啊!”冯涵感叹了句,然后又自嘲的摇了摇头。

    “也许吧。”程云笑了笑。

    他没有像冯涵那样接触到这个国家所谓的上层和权利,没有像林元武那样坐拥亿万家财,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过得比他们憋屈,比他们差。现在是这样,以前也是这样。

    很快,众人走到了楼顶。

    刚到楼梯口,程秋雅和彭曼璇便发出一声惊呼:“哇!”

    楼顶小花园鲜花开得十分鲜艳,姹紫嫣红,各种各样的花朵成了午后和煦阳光下的主色调。蝴蝶们绕着花坛翩翩飞舞,时而腾空飞舞,时而停驻。

    一只极为漂亮的猫趴在花坛边缘,时不时的伸出小爪子往天空抓一把,似乎想用这种‘随缘补刀法’抓一只蝴蝶下来。

    绿色的藤蔓沿着护栏、地面和花坛攀爬延展,生长得自由自在。藤蔓叶子之间点缀着许多娇嫩花朵,各色各样,有的是喇叭花,有的像蔷薇科,有的粉红,有的淡紫……这是一种只有在初夏人迹罕至的乡村公路上或那些历史悠久的建筑的斑驳墙面上才看得到的景象。

    这可还是正月份啊!

    除此之外,其他花坛中还长着各种各样的观赏性植物,要么奇特,要么美丽。

    众人的眼睛好似一下子受到了洗礼,脑子里也瞬间变得五颜六色了起来,心情随着这些肆意生长绽放的植物而变得开朗。

    在花坛中间还摆着一张张玻璃茶几、藤椅,干净整洁,和旁边纯粹自然的花草形成不同的碰撞。

    冯涵睁大了眼睛,片刻后才说道:“程老板这里可……真像是世外之所啊!”

    彭曼璇眼睛也亮晶晶道:“名不虚传!”

    程秋雅则道:“人呢?”

    “在那。”程云指了指中央的四季树后面。

    四季树现在长得异常茂盛,冬天的它有着漆黑如墨的枝干和洁白胜雪的树叶,上面零星结着几个果子,很少,如同雪间的朵朵梅花。一道高挑身影在树后若隐若现。

    程秋雅小心翼翼的迈开腿向前走去,生怕踩到地上的藤蔓了。

    只见小法师手上拿着喷壶,正对着一棵开着红色花朵的植物喷水,他口中哼着轻快的歌谣,将植物的叶子打湿之后,又细心的用抹布将其轻轻擦干。

    午后阳光明媚,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他短发下的精致侧颜,四周娇美的花卉好似全都成了他的陪衬,一时‘美’得不可方物。

    林元武微微一怔。

    彭曼璇和程秋雅也怔了怔,她们感觉在小法师面前,往常她们对自己容颜的自信已经荡然无存了。

    “嗯?”

    小法师转过头,看向他们。

    看见林元武的身影时,他微微皱了皱眉。

    程秋雅迟疑了下,她回头瞄了眼程云,下定决心迈步迎了上去,但离小法师越来越近,她却有些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话开口,于是明知故问道:“在……在浇花呢?”

    小法师一愣,似乎明白了她的意图,放下喷壶,他也有些紧张:“是啊。”

    “我们坐……坐下谈。”

    “好!”

    两人在一张茶几边坐了下来。

    程云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去凑热闹,而是走到一处花坛边,靠在花坛边上,和懒洋洋晒太阳的小萝莉对视着。

    冯涵等人也坐了下来,并且很识趣的与程秋雅他们隔了段距离。

    “这是个好地方啊!”冯涵感叹道。

    “是啊,我能在这坐一下午!”林元武背靠在藤椅上,眼睛悄悄的斜瞄着不远处小法师的背影,“阳光灿烂,鲜花盛开,美滋滋的躺着……”

    祝嘉言余光偷偷的瞄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