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我这里歌舞升平,你那里呢?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大年三十,程云当然没有急着睡。

    但他拿着手机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手机上好像什么娱乐软件都没有。

    之前唐清影倒是不断找他聊天,然而被他说教几次之后,天也就被他聊死了。现在程云的聊天列表中只有那些群发祝福的,但大部分关系都很一般甚至多年没联系过了,程云也没有找他们聊天的兴致。

    就这样,慢慢挨到了十二点。

    几乎十二点的钟声一过,程云的手机立马就震动了起来。

    微信、qq消息都有。

    最先看到的依然是唐清影的新年祝福,很长一串,但一眼就看得出不是复制粘贴的——

    新年到了,祝姐夫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事业顺利、生活美满,感情上也要找到一个又活泼又可爱,既能卖萌撒娇又能大方甜美的女朋友!啊还要胸大!

    程云:“……”

    扶了扶额头,他又回道:“新年快乐。”

    殷女侠也给他发了新年祝福,只有‘祝站长大人新年快乐’这短短一句话,估计打这一串字都费了她不少功夫。

    程云则回道:“也祝你新年快乐。虽然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但既然来到了我们这里,就遵循我们的节日传统吧。嗯,祝你什么呢……就祝你早点上王者好了。”

    接着,程云还看到了一条俞点小姑娘的祝福。

    哪怕是在文字中,也能看出这姑娘语气的小心翼翼,她说:“新的一年到了,祝老板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程云刚看完,她又迅速补了句:“我很想当面对你说声谢谢的,但我胆子又很小,所以只能在这里说了——谢谢你,程云先生。好人会有好报的,我希望你这一生能过得幸福。”

    程云不禁笑了出来。

    这姑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呢!

    什么长命百岁……这是咒他吗?什么程云先生……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吗?

    还有一句‘好人会有好报’……

    真的是这样的吗?

    程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命运’这么个东西,也不知道冥冥中有没有某个存在在安排、操控着一切,但他知道,如果好人真的有好报的话,像俞点小姑娘这种经历着种种不幸与不公却还依然善良的向往着美好的人可不应该承受这种命运。

    顿了顿,程云回道:“收到了,也祝你新年快乐,平安幸福。不要担心那么多,风雨总是会过去的,我向你保证。困了就早点休息吧。”

    犹豫了下,他又迅速打出一行字:“我也相信‘好人会有好报’,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会过得幸福。”

    俞点小姑娘没有回复他。

    因为她很早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睡死过去。但她一直咬牙支撑着,撑到了凌晨过后,新年到来,将祝福发出去后,她才像是解除了心结似的,扔下手机一倒头不省人事。

    当然她也不止给程云发了祝福,她只是最先给程云发的而已。除程云外她还给程烟、唐清影、小法师和福利院院长发了,哪怕是就睡在她旁边床的殷女侠,她也发了条祝福。

    接着,程云看见程烟在群里发了个红包,上面写着新年快乐。

    程云没敢领,害怕是程烟的钓鱼包。

    同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给殷女侠、小法师和俞点小姑娘发消息道:“你们可不要给程烟说我回来了啊,我瞒着他们回来的。”

    殷女侠回道:“我已经找到诀窍了,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上王者了!上了王者之后我就去当主播,到时候赚了大钱我就给站长大人买卡车,要比那天那些人的车还大!”

    发完,她才重新回道:“收到!”

    小法师和俞点小姑娘都没有回他。

    程云知道他们肯定已经睡了。

    据小法师称‘黑芝麻糊’的副作用就是昏睡。同时为了给俞点小姑娘做这几幅‘黑芝麻糊’,小法师也已经连着熬了好几个通宵了,而且是从早到晚处于研究、计算、调配、施法等等工作当中,这和程云高中时在网吧打游戏打通宵然后在课堂上睡觉可有天壤之别,想必他也累得不行了。

    程云有些遗憾,本来他还给小法师和殷女侠准备了烟花的,准备在节点空间放给他们看,现在看来只有明天早上再放了。

    程云还收到了来自冯玉嘉、冯玉泽、萧萱等弟弟妹妹的祝福,他都一一回了。

    还有关系稍微好一点的朋友,大学室友,李怀安、关岳等人,都选择了在零点之后发来祝福。

    程云不断的打字回复。

    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一点过了。

    小萝莉趴在它自己的小床上,抬着头,一眨不眨的望着程云那方。

    那个东西发着光,照着程云的脸闪烁不断。

    它看见程云捧着那个东西时而露出无奈的表情,时而又笑两句,表情十分丰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这时程秋雅的消息才姗姗来迟,但和祝福一点也不沾边:“程云你跑到哪里去了?大晚上的你也没开车,你失踪了吗?”

    程云:“……”

    他觉得困得很,揉了揉眼睛,直接把手机关机了,倒头便睡了过去。

    “报……告!敌军来袭!”身着厚厚甲胄的士兵跑进大营,他已累得不轻,气喘吁吁,但眼中满是焦急,“我们被发现了,死了三个弟兄!”

    “多少个单位?”大营中站在沙盘前的虬髯将军双眼一厉。

    “大概……一千多,精锐领头。”

    “嘶!”

    “一千多!?”

    营中军官俱睁大了双眼,有些惊骇。

    虬髯将军也一巴掌趴在沙盘上,营中气氛一时好似凝固了。

    片刻后,士兵才问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虬髯将军反问。

    “一千多单位的敌军,精英领头,可是一支大军啊!”一位军官提醒道。

    “有多远?”将军又问道。

    “不、不到十英!”士兵答道。

    “不到十英!”又有军官惊呼出声,随即他立马掀开帐子走了出去,估计是整肃部队去了。

    “我们……只有一万一的部队,最近的军团起码要一天才能赶到,而最近的具装重骑就算全速驰援也得半天。”一位军官犹豫着说,“我们……”

    “嘭!”虬髯将军又拍了一下沙盘。

    “退?能往哪退?”将军转头死死的盯着那名军官,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军官沉默下来,许久才说:“下令吧。”

    “全体将士准备迎战!”将军死死盯着沙盘的一处高处,“有得打!可以打!让部队前行,抵达这个位置,弓箭手列阵,石油全部搬上去,骑兵也在两侧高地准备。”

    他想着麾下的一万精锐军队,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已经退无可退了,这里是洛南群山的一道重要防线,如果被敌方凿开一道口子,整个洛南山脉很可能会决堤,到时候对方的雄兵悍将在后方那块平原上纵横驰骋,谁也无法阻挡他们。

    人类士兵的确远远比不上对方,但到了这个时候,倒不是说人类士兵有多强大,而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死战,必须用出全身力气才能取胜存活!

    知道不战就会死,谁都会变成一头猛兽!

    将军很快提上重枪,掀开帘子走出大营,外面的士兵有些还在默默的穿着甲胄、擦拭刀兵,有的则已经列阵待命了。

    兴许今天……这一万大军就将成为历史,就算取胜,也将建制不成。

    兴许今天……他也会死。

    狼将雷炎!

    “紧急战报,第七十六军团全军覆没,没能挡住敌军!”有一士兵喊道,不过已然是另一个地方了。

    “雷炎呢?”

    “雷炎将军估计已经……”

    “指挥部怎么说?”

    “具装重骑和八十三军团、八十六军团已经赶往拦截,指挥部让我们马上顶上去,后面东方人的军团会代替我们的位置!”

    “轻装出发,急行军!”

    “是!”

    可当年轻的将军走出大帐时,前方忽然白光一闪,一个十分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将军瞬间抽出大刀,旁边的士兵也如临大敌,标枪兵甚至握住了长枪,手臂上亮起岩浆似的符文。

    “慢!”

    年轻将军瞬间喊道。

    他看见那个奇怪的东西上坐着一个人,那是一个身着人类将领制式重甲,背着重盾,提着战刀的男人。那熟悉的气息立马让他明白,来者并非异族。

    这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洛南群山守住了!”一名布袍女人站在一处简易木楼中,“但我们损失了三个军团,敌人来势汹汹,远超我们想象!”

    “守住就好,守住就好……”指挥部的人喃喃自语,生死而已,这些年谁还没见惯呢?

    “还有一件事,李将军回来了。”

    “谁?”

    “两年前死在苍山的李将军,第三十六军团的守将,他麾下部队战败后苍山防线就崩溃了,而今他又回来了。”布袍女人说,“我亲自去确认过,的确是他,而且他还带了很多异世界的东西回来,我猜想他应该是前往了另一个世界,像是他们的世界一样。”

    “嘶!”

    “这怎么可能!”

    “奇迹!奇迹!”一名指挥官喃喃念叨着。

    “他现在正在往回赶,预计会在三天内抵达指挥部,各位指挥官请做好迎接准备。那可是一位很不错的将领。同时我也会通知其他萨满过来讨论此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战争胜利的希望。这个时候任何一丝希望我们都绝不能放过。”布袍女人沉声说。

    “胜利的希望?”

    “我们真的能赢吗?”

    程云醒来之后,心中感情复杂难明。

    李将军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所以他无法确认他昨晚梦见的是李将军那个世界真实发生的事,还是只是他纯粹的一个梦。

    就像老法爷离开后他从未梦见过老法爷,雪地之王统领和鹰神离开后他也从未梦见过他们。

    一次都没有。

    昨晚睡前他有想过李将军,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程云觉得那个梦和以往的感觉也不太像。

    他坐在床上呆滞良久,直到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他才终于起身拉开窗帘,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

    在这清冷的冬季,他也没穿衣服,只穿着一条短裤,站在阳台上往下看去。

    敲锣打鼓的不止一队,有好几队。

    有给某空调打广告的,又给某地产打广告的,还有单纯庆祝新年的。

    甚至还有一队舞狮舞龙的。

    程云看见有小情侣互相依偎着走在街道上,有小孩子穿着新衣拿着糖边走边吃,有四五十岁的老夫妇了还一边走一边打闹……路边树上挂着红灯笼,绿化带中摆着装饰物,新年的味道十分浓郁。

    这却让他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有点堵,也有点难受。

    这种惆怅绝不是以前的他的性格。

    程云怔怔看了许久,直到小萝莉跑到他身边,抬头疑惑的与他对视一眼,他才感觉到了冷,进屋拿了衣服穿上。

    然后又走回阳台,继续盯着下方看。

    他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李将军。

    我这里歌舞升平,你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