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带孩子们见见世界的精彩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啪啪啪!

    啪啪啪!

    殷女侠偏着脑袋,令一只耳朵朝向地面,使劲用手拍着朝向天空的耳朵。像是耳朵进水了,要把水拍出来似的。

    过一会儿,她又把脑袋偏向另一边,拍着另一只耳朵。

    小萝莉趴在程云大腿上,连山上风景都顾不上看了,只扭头呆呆的盯着殷女侠。

    小法师坐在对面,见状不由好奇的问了句:“请问你脑子里进水了吗?”

    “你脑子里才进水了!”殷女侠很凶悍的反驳道,反驳完她又皱着眉思考了下,嘟囔道,“我觉得可能是耳朵里进水了,但今天又没下水啊……难不成是昨天晚上进的水,藏到了今天?”

    “可就算是耳朵进水的话,你刚才把左边耳朵的水往右边拍,把右边耳朵的水往左边拍,不还是把水拍进脑子里了吗?”小法师依旧满脸好奇。

    “诶……”殷女侠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但很快她便甩了甩脑袋,说道:“胡说,我明明是把左边的水往左边拍,右边的水往右边拍。”

    “那你拍出来了没?”

    “没……”

    “那估计是拍反了。”小法师很专业的下了结论,“在两边耳朵都进水的情况下,是不能这样拍的,稍有不慎就会把水拍到中间,也就是脑子……诶我耳朵怎么也有点不好使了!……嗡嗡的叫,我昨晚也没潜水啊!”

    “……是高原反应吧。”程云无语的看着他们俩。

    “那是啥?”殷女侠问道。

    “高原反应……?”小法师眨巴着眼睛,似乎对此有所了解,又似乎了解不多。

    “做打呵欠的动作就行了。”程云说。

    “噢!”殷女侠对站长大人无比信任,立马便照做起来。

    “真的有效诶,我还以为是我耳朵里进水了!”殷女侠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发现了某种新奇好玩的东西。

    小法师也跟着假装打呵欠。

    没一会儿,程云也打了个呵欠。

    小萝莉一脸愣愣的,时而看看殷女侠,时而又看看小法师,或者把头180度扭过来,看向程云。

    它也张了张嘴,露出像小猫一样粉嫩嫩的舌头,但却没有倒刺。

    但犹豫了下,它又把嘴闭上了。

    这个动作实在太蠢了!

    它学不来~

    其他三个正常女生倒是没多大事。

    忽然,缆车四周的景色不见了,众人好似钻进了云中,四周全是雾蒙蒙一片,甚至连前方相隔不远的缆车都看不清了。

    小萝莉陡然睁大了眼睛。

    殷女侠也呆呆的:“这座山好高啊!”

    这时地面上的树林已经能见到明显的霜雪了。之后大约好几分钟,众人都是在雾中穿行。

    随着云雾越来越淡薄,天上渐渐能见到蔚蓝的天空了,只是还很模糊。

    不过几十秒,充足的光线透过窗照进缆车中,众人眼前豁然开朗!

    “哇!”

    众人一阵惊呼。

    就连最文静的俞点小姑娘都微微张开了嘴巴,四处转头竭力的捕捉着这方她从未见过的景色。

    缆车已经进入了冰雪世界,地面、树林和山全部被白雪笼盖。缆车就在树顶上穿行,在窗边一低头就能看见树上的雾凇。而天空好像一个蓝色的盖子,蓝得没有一丝杂色,哪怕一点点云纱都看不见。下方则是一片如平静大海般的白云,世界仿佛尽在脚下。

    唐清影等人早已摸出了手机拍照。

    程云还能看见前面缆车中的人也都直起身来,把手机镜头贴在缆车玻璃上拍照。

    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随着缆车越升越高,四周景色越来越好,阳光越来越刺眼,温度越来越低,殷女侠、程云和小法师的耳鸣也越来越频繁。如果不想忍受,他们就不得不更频繁的做打呵欠的动作来缓解耳朵的不适。

    程烟从包里摸出一瓶小金瓶防晒乳,说道:“你们有没有涂防晒霜啊?”

    唐清影没吭声,她今早就搭着程烟抹过了。

    殷女侠则愣愣的说:“防晒霜,那是什么?”

    “防晒的。”

    “干嘛要防晒。”

    “因为高原紫外线强,不防晒的话,你可能会被晒黑,皮肤晒裂。”

    “哦!不用了,我才不怕这些!”殷女侠这种江湖儿女向来是不拘小节的,而且太过于娇气的话,可是很容易被同行认为好欺负+耻笑的。

    “……”程烟无语,“俞点姐?”

    “我……”

    “拿去吧,顺便帮殷丹姐也抹一遍,无视她的意见就好了……”程烟把防晒霜递给俞点小姑娘,在她心中殷女侠已经降格了一个‘不懂事’、‘不听话’的毛孩子,需要有个家长带着的那种。

    很快,众人便到了滑雪场的停车场。

    下了缆车,走出去后,地上的雪至少有一尺多厚,一脚踩下去便是一个深深的印子。而且这时候还很早,几乎没什么人,他们应该是第一批上山的人,雪地几乎是崭新的,没什么脚印。

    殷女侠瞄了眼程云和程烟,刷的一下伸出脚,在地上踩出个深坑,又刷的一下收回脚。

    唐清影虽然是北方人,但这么久没见过雪了,还是很兴奋。

    她就没有殷女侠那么含蓄了,立马拉着程烟跑到了积雪铺得整整齐齐的地面上,一边满脸笑容一边跳着,很快在地面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殷女侠见到有人好像比自己还要快乐,这怎么能行,当然要把她们比下去。

    于是她立马也冲了进去,在地上踩啊踩。

    小法师紧随其后。

    俞点小姑娘眼里也全是光亮,但她却站在旁边,并不进去疯闹,只是噙着浅浅的微笑,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大概是习惯了不合群,她明显有些心动,但又不好意思上去。

    过了一会儿,还是殷女侠跑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抓住她的手,以无法抗衡之巨力把她拉进了雪中。她则假装哎呀哎呀的小声惊呼着,然后跟着殷女侠一起蹦蹦跳跳。

    现在就只有程云和小萝莉站在边上看着了。

    程云看着被唐清影拉着的程烟和被殷女侠拉着的俞点脸上的无奈、小法师一个人的窘迫,还有他们的疯闹,觉得有些好笑。

    小萝莉则是一脸纳闷——

    这群愚蠢的凡人在干什么?他们没见过雪吗?有什么好玩的……

    渐渐地,看着众人这么快乐,它又有些自我怀疑了:难道是这地上有什么本王没发现的好玩的?

    玩闹一番,六人一兽抓了一只工作人员,帮他们在变得一片凌乱的雪地前拍了个合照,然后他们不约而同都放弃了坐公交车去滑雪场的打算,而是打算直接徒步过去。

    反正也不远,为了看风景。

    说实话滑雪场没多少风景可言,只是一些建筑还挺有味道的。加上今天天气好,视线很好,下面云海虽然并不凝结,却也比较难得,让一群很少见到雪又没登过高山的人十分兴奋,一路拍拍拍。通常来说摄影技术不高的人是很难意识到自己拍的照片很难看的,尤其是刚拍出来的时候。

    公路中间是两道深深的车辙,甚至将雪碾压成了冰,而最边缘的雪则是松软的,崭新的,如铺了一地的棉花糖。

    棉花糖上逐渐多了一连串的脚印,大大小小,还有一串梅花似的小点。

    小萝莉默默跟在程云身边,它一点也不兴奋,完全不乱跑乱跳,只是偶尔转头看一眼路旁的云海和边上结冰的树木草丛。

    它出身于盘玉北极,但或许是因为它体内另一半血脉作祟,也或许是由于童年经历,它一点也不喜欢北极冰天雪地的场景。不过这里的冰天雪地倒是挺丰富的,和除了雪就是冰的北极很不一样。偶尔在雪地上发现一些未知小动物的脚印也会让它心底升起一些好奇。

    一路走过,程云估计大家都拍了不少重复率极高又缺乏美感的照片,这才终于来到滑雪场的区域。

    当然这里不光是滑雪场,还有其他很多娱乐项目,滑雪场只是其中之一。

    于是,程云和程烟便开始了一场‘带小朋友们进游乐园’之旅。

    小朋友们性格差异非常大。

    殷女侠和小萝莉是对什么都很好奇,什么都想玩,而且觉得什么都好玩。

    俞点小姑娘是什么都不好意思开口。

    唐清影和小法师最为正常,只有遇到想玩的,他们才会去玩一两次。

    小朋友们的喜好差异也非常大。

    唐清影喜欢坐热气球上天;小法师喜欢狗拉雪橇和索道滑行;小萝莉喜欢站在一块塑料板上从山丘上滑下去,然后让小法师帮它把塑料板捡上去;殷女侠则无比迷恋雪地摩托,骑了一圈又一圈;至于俞点,程云暂且还不知道她喜欢玩什么,通常来说殷女侠玩什么她就被殷女侠拉着玩什么,她也不爱发表自己的意见。

    直到什么都玩遍了,到中午了,程云才把殷女侠从雪地摩托上拉下来。

    众人随便吃了个午餐,走向滑雪场。

    缴纳押金、租赁滑雪板后,六人穿上硬邦邦不能弯曲的滑雪鞋,每人带着两条滑雪板走进滑雪场,动作十分滑稽。

    程云、程烟和也会滑雪的唐清影帮剩下三人把滑雪板安装上,三人一时便都有了一种‘不能控记计几’的感觉。

    今天已经腊月26了,马上过年了,而且时间到了中午,滑雪场里的人不能算多,但也绝对不少。众人笨拙的站在滑雪板上,用雪仗支撑着自己往前慢慢滑行,都有点唯恐被人笑话。

    这时,一人忽然从上方冲下来,速度极快,然后靠近他们时来了个侧身急停,铲起一大蓬雪。

    来者长得高大英俊,动作也十分帅气,引起滑雪场底部不少也是第一次接触滑雪的少男少女一阵惊呼。

    可当看清他的面容时,众人都有些吃惊。

    小法师则是一脸‘居然在这里都能遇见你’的惊讶和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