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窗含西岭千秋雪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呼……”

    林元武从温泉池中坐起来,只剩下双脚还泡在水里。他顺手拿起边上的一张浴巾裹住后背,抓起浴巾一角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温泉池中几人都看向他。

    林元武不仅长得高大,更是常年健身,喜欢拳击和各种极限运动,他穿着衣服时看起来只让人觉得他很壮,但衣服一脱,便是满身的爆炸性肌肉。

    不同于健身半吊子,他全身每一处的肌肉都十分发达,几乎没有遗漏的。

    俗话说得好,外行看腹,内行看胸,高手练背,大师练腿。林元武的腹肌胸肌自是不用多说的,尤其是他的胸肌,怕是比彭曼璇的还大。而他的腰背更是呈一个十分漂亮的倒三角,可以想见一旦用力,背上的肌肉一旦充血展开便会是一副几位惊人的画面。

    但林元武腿上的肌肉却算不得发达,反倒有几道做手术留下的伤疤。

    体型微胖且已经有了些许将军肚的冯涵平静的盯着林元武的身材,说道:“不泡了?”

    林元武摇了摇头,余光瞄了眼一处靠近绿化的角落,没吭声。

    那个偏僻的温泉池已经空了。

    一直满脸羡慕的盯着林元武身材的祝嘉言却是刚好捕捉到了他这个隐晦的眼神。

    祝嘉言愣了愣,顺着林元武之前那一瞥的方向看去,随后收回目光,他的表情却有些疑惑,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元武依旧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无视了雪山脚下夜晚的严寒,强健的上半身便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像是钢铁铸成的一般。

    忽然,他对冯涵问道:“还是没找到人带我们上山,对吧?”

    “进山,进山,不要用上山这个词。”冯涵扯了扯嘴角。

    “嗯,进山。”

    “还没有。”

    “那我们怎么办?”林元武问道,“总不可能我们自己拿把弓就往山里钻吧?别说遇见猛兽能不能应付,就是万一和护林员、巡视人员撞了个正着,没个本地人帮衬着,塞钱怕是都不好塞。而且在这个年代,就算冯哥和嘉言你们俩家里关系再大,一旦被捅开了……大过年的弄得这么棘手,脸上也不好看吧。”

    “嗯。”冯涵点点头,瞄了眼旁边的彭曼璇,“不扯那么多,就算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也不可能莽莽撞撞带大家进山。”

    “那怎么办?明天接着在这泡温泉?”林元武擦干净头发,直接站了起来,像是健美选手似的。但他身上的肌肉又没有扎堆得那么厉害,而是更流畅得多。

    “再等一天吧,今天秋雅说很多老乡都还没回来,明天应该能找着人。”

    “也是麻烦她了。”

    “嗯。”

    “那我们明天上西岭吧!”林元武忽然说。

    “啊?”彭曼璇一愣。

    “上西岭干嘛?”冯涵也愣了下,“西岭有什么好玩的,以前不每年都来吗?都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元武哥你怎么忽然想起上西岭了?”祝嘉言也问道,他却是深深的皱着眉头,眼中有些愣,又有些惊疑,目光闪烁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吃惊的东西。

    “反正呆这也无聊,总不可能一直在这泡温泉吧,那不人都泡坏了吗?我寻思着来都来了,不如上西岭转转,滑滑雪。”林元武说,“我也好久没滑过雪了,心里怪痒痒的。”

    “你去年滑雪把腿摔断你还记得么……”

    “这不已经好了吗!”

    “那万一要是……”

    “你想多了!我以前好歹是玩雪山速降的,就西岭雪山那个滑雪场,小孩子都摔不疼,你还指望把我腿再摔断一次?”林元武有些不屑,他的水准他是清楚的,当年他录的滑雪视频也是被无数人惊叹点赞的,就算这一年没滑雪有些生疏了,但在西岭那个长度一丢丢、坡度一丢丢的滑雪场里,他已经能当教练的教练了。

    “你觉得呢?璇璇。”冯涵看向彭曼璇。

    “我觉得……”彭曼璇满脸狐疑的盯着林元武看,像是要把他心底看穿似的。

    林元武面对她的目光,不由有些心虚。

    祝嘉言则在边上暗中观察。

    很快,彭曼璇说:“我说你小子该不是又看向那伙人中的其他女孩了吧?我先给你讲啊,我可是问过秋雅的,她妹妹还没满十八呢,另一个女孩儿应该也差不多,和你差太多了,你可别胡乱糟蹋人家小姑娘。她们俩这个年纪配嘉言还差不多。”

    林元武愣了愣,随即竟松了口气。

    而祝嘉言则有些失望,彭曼璇想的可以说和他想的比较接近了,但要说差别……还是蛮大的。

    但话都说到了这里,他便也就势对林元武提醒了句,说:“元武哥哥,我有种感觉,我……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他们那群人为好。”

    林元武皱着皱眉,竟没吭声。

    倒是冯涵两人满脸疑惑。

    “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你话里的意思不像是害怕这小子糟蹋人家小姑娘呢……”冯涵说。

    “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直说就行了,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彭曼璇也说。

    “我……我就是觉得,他们那群人很神秘,有种……我说不出来的怪怪的感觉。”祝嘉言坐在水中呆愣的说道,脑中又开始闪过那一个个画面。他本身也是,虽然他平常表现得和平常人没什么分别,但其实他的阶层是和平常人完全不同的。然而在那群人身上,他却感觉到了另一种不一样的‘不是同一个阶层’的感觉。

    那一群人简直太神秘了。

    如果说他和那些家境普通的人不一样,那他们就是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这是他今天经历过的一件又一件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的事情堆砌起来的一个结果。

    闻言,其他几人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人啊,终究不是木头。

    但片刻后,冯涵等人便回过神来。

    他们远比年纪轻轻、心性单纯的祝嘉言更成熟,三观也要强大坚挺得多。

    冯涵笑了笑:“你怕是最近看什么电影电视剧之类的看多了,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什么神神秘秘的东西。……就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也多半是种错觉。”

    彭曼璇也笑着对他说:“难不成你还相信海上有隐世仙岛?山里住着神仙?”

    祝嘉言低着头,没有说话。

    林元武也开始穿衣服了。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没来过西岭雪山的人,第一次多半都是从这句诗里面听到西岭这个词的。

    但仍然有许多人不知道西岭雪山其实就在锦官旁边,从锦官坐车一个多小时,就能来到这座名扬古今的西岭雪山脚下。

    而西岭雪山却绝不是因这句诗才闻名,早在这句诗之前,西岭雪山在益州蜀地的名声就很大了。即使没有这句诗,它的风采依然不会被埋没。

    它是锦官第一峰。

    它是直接在锦官城区就能看到的雪山之一,只是近些年来空气恶化,每年能在锦官城里见到西岭雪山的次数委实不多。

    程云起了个大早,把脖子上一条毛绒绒的爪子挪开,便起床了。

    洗漱完毕,吃完早饭,提醒其他人穿上厚衣服,他们便坐车前往西岭雪山景区门口。

    以前西岭雪山提供两种上山方式:一种是从前山大飞水徒步上山,走得早的话,一天可以到达阴阳界或日月坪,起得晚也没关系,可以在临近阴阳界的途中住一晚,第二天起早登山阴阳界看日出;另一种是从后山买索道票坐缆车上滑雪场,再上日月坪,一会儿就到了;

    但现在大飞水已经关闭,栈道日久失修,途中没有任何住宿补给,除了夏天偶尔有自己背着装备登山的驴友,已经没人徒步上山了。

    只能坐索道。

    西岭雪山的门票加索道票很贵,平常人游西岭的话,这上面用的钱会占整个西岭花费的一大半。但站长大人底气十足,买票的时候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买完票由程云一人捏在手上,一行六人一兽便浩浩荡荡开始排队坐缆车。

    很快,他们便排近了。

    殷女侠和小萝莉都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前面那个不断旋转着的大绞盘和左边不断降下来、右边不断升上去的缆车。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小法师也对这种古典的游乐方式充满了新奇。

    没一会儿,便轮到了他们。

    六个人刚好坐上一辆缆车。

    程云挨着殷女侠坐着,小萝莉规规矩矩的躺在他的怀里,睁大着一双蕴藏星辰的眼睛,看着不断拉近的上方。

    它时而扭过头,看两旁不断后退的景色,它能感觉到它正在升高。

    这些凡人……弄一些玩的还挺好玩!

    小萝莉眼睛睁得圆溜溜的。

    俞点小姑娘似乎有些恐高,全程正襟危坐,盯着地面,不敢到处乱看。

    殷女侠便是一个相反的例子了,她不仅到处看,而且表现得十分活泼,像是个好奇宝宝。

    “哇!”

    “越来越高了~”

    “好好玩!”

    “咦~怎么我的耳朵有点不好使了。”殷女侠掏了掏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