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智商碾压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这就是你们砍的竹筒?”程云一手拿起一截长度大小都极为接近的竹筒,不可思议的盯着小法师。

    这两截竹筒不仅相似,而且两边的切面都极为光滑,比用锯子锯出来的还要光滑,像是打磨过的竹制品似的。就像筷子。

    “是啊!”小法师喜滋滋的答道,像是等着程云夸他似的。

    “你们砍的?”

    “是啊!”

    “用这把破弯刀砍的?”程云扔下竹筒,又拿起了那把破弯刀,依旧诧异的直盯着他。

    “对的对的,不信你问殷……诶?人跑哪去了?”小法师扭头想看殷女侠,却发现殷女侠已经跑下山顶了,他不由疑惑的扣了扣脑袋——这货还真是蠢啊,领功受夸的时候居然跑了!嗯,那个,大家看到了啊,我采知非可不是故意要独吞功劳的!

    程烟也盯着地上的竹筒看了许久,随后才抬头看向小法师,满脸疑惑。

    程云沉默了一会儿,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但站长大人毕竟是站长大人,他很快又看向小法师,甚至对他打了个眼色,然后才抛出台阶:“你确定不是你们从哪捡的?”

    小法师愣愣的盯着他,没有吭声。

    他有些拿不准了。

    他并不知道为啥站长大人要反复问他,但这就像老师在课堂上抽他起来回答问题,他说出答案之后老师反复让他确认……即使他不明白毛病出在哪里,也不敢随便吭声了。如果殷女侠站在旁边,他或许还可以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瞄殷女侠的反应,但可惜的是殷女侠已经跑了。

    小法师倒是瞄了一眼祝嘉言,却发现这货也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仿佛也在等着他的答案。

    这时,他看见站长大人迅速站了起来,吓得他连忙一阵慌神。

    “那个什么。”程云指着地上的一堆竹筒,提起弯刀,对他说,“那边有个小山泉口,你和我抱着竹筒过去洗一洗。”

    “哦、哦哦……”小法师连忙听命。

    果不其然,走在路上,他便被站长大人训斥了一番。

    这时他才知道毛病出在哪。

    小法师一边按照站长大人的指令将竹筒剖开清洗,一边恨得直咬牙。

    那个矮货!天天吹得自己多讲义气、多厉害,天不怕地不怕,结果遇上事不声不响的就跑了,让他一个人挨骂!

    完了完了,现在在站长大人心中,他肯定已经变成了一个不靠谱的蠢货。

    小法师内心充满悲哀。

    洗完竹筒回到山顶,捡柴的人已经全部回来了。小法师注意到地上除了零碎的枯枝堆成的小包以外,还摆着一整棵干枯的小树,有胳膊粗,树干像是被什么东西撞断的似的。而其他人正愣愣的盯着殷女侠。

    小法师不由朝殷女侠投过去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果不其然,他的目光瞥见站长大人一脸头疼。想着殷女侠待会儿说不定也得挨骂,他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这时,殷女侠邀功似的说道:“站长,我刚发现一棵枯树,接着我和唐夭夭一人冲上去蹬了一脚,它就断了。然后我就把它拖回来了,你看可以用来烧吗?”

    程云愣了下,点头说:“砍成小截,用来烧烤最好了。”

    小法师:“???”

    竟然有这种操作!

    程云一时好像听见了学霸的智商被二傻子碾压破碎的声音,很清脆。

    摇了摇头,他挨着把串好香肠的铁签递给大家,说:“每人一串,自己拿着烤,会不会烤糊全靠大家手艺。调料在这边放着呢,也自己放,喜欢吃什么口味就怎么放,不好吃也怪自己。”

    他没有帮大家烤的打算,因为出来是玩的,不是真要吃东西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动手的乐趣,吃反倒没有那么重要了。

    分完之后,他便拿出打火机开始点火。

    他总共点了两堆火,挨得很近,刚好地上有两个坑。一群人便围火而坐,每人手里握着一支长长的铁签,十几公分长的香肠在铁签顶端摇摇晃晃,被火熏烤着。

    程云把自己的香肠递给程烟帮忙烤,又把烤鸡、烤兔用树枝架上。

    随后他又开始做起竹筒豌豆尖来。

    方法也很简单,将豌豆尖塞进竹筒中,放入调料和半截香肠,放到火上烧就是了。只要不把竹筒烧坏,基本不用担心过火。

    火上放上了竹筒,还架上了鸡和兔,众人烤香肠就要轻松许多了,至少不用再一直举着了,可以在树枝或竹筒上借个力,或者直接放在上面。接着一群人便轻松谈笑起来。

    唐清影便把香肠放到了竹筒上面,她解放了双手,甜甜一笑,又移动到旁边靠着一个大石头屈腿坐下,摸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铅笔,便对着正在烧烤的众人画起画来。

    准确的说是对着程云和程烟。

    冯涵一群人有些惊讶,说:“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多才多艺啊!”

    唐清影依旧专心画着画,不时抬头瞄一眼程云,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程云也笑了笑,说:“她是学美术的。”

    “噢!原来如此!”

    “感觉会画画的女孩子都很有气质。”彭曼璇瞄了眼唐清影,屈腿而坐的少女身材极好,脸蛋也十分漂亮,满满的青春气息。她把画本靠在修长的大腿上,专注的画着,在这青山蓝天之间,又恰逢一个好天气,本身便美得像是一幅绝美画作。

    “脑残少女,哪有什么气质。”程云摇了摇头,但却笑得很开心。

    “诶!”彭曼璇看了眼他们一行人中年纪最小的祝嘉言,挤了挤眼睛,说,“嘉言,你不也是个才艺少年吗?”

    “啊……啊?”祝嘉言一脸茫然。

    “这小子从刚才起就心不在焉的。”冯涵皱起眉说,满脸疑惑。

    “没……没什么。”祝嘉言连连摇头。

    顿了顿,他又转头看向殷女侠和小法师:“那个,冒昧问一下,那个……竹筒真的不是你们砍的?”

    “是捡来的。”小法师木然回答。

    “那……那你们砍竹子……那么刷一下……”

    “我力气大。”殷女侠认真的说道。

    “这……也太大了吧!”祝嘉言看着殷女侠脸上那道狭长刀疤,很快又收回目光,他觉得这样不太礼貌。联想起之前小法师对殷女侠的称呼,他还是觉得太不真实了。

    “咳咳!”彭曼璇干咳一声,又对他使了个眼色,“我在问你有没有什么才艺,拿出来表演一下,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没……没什么才艺。”祝嘉言心不在焉。

    “没有吗?”

    “没有,叫秋雅姐姐表演吧,它又会唱歌跳舞,又总爱显摆。”祝嘉言说。

    “好吧!姐姐我就给你们唱首歌助兴!”程秋雅像是终于找到机会似的,一翻身便从背后拿出吉他,站起身抱着弹奏起来。

    一曲作罢,众人一阵鼓掌。

    程秋雅随之露出笑容,假装谦虚的连连说道:“献丑了献丑了。”

    程云拿着小刷子为烤鸡烤兔刷上一层油,很快说道:“我们这边也有人会才艺呢!”

    “谁?”

    “来一个!来一个!”

    “咳咳。”程云看了眼小法师。

    小法师嘿嘿笑了笑,立马站起身,对程秋雅说:“借琴一用!”

    众人连忙一阵鼓掌。

    林元武更是直直的盯着小法师。

    很快,小法师白净的手指拨动琴弦,轻柔的琴声随之响了起来。

    一行人立马安静了下来,竟像是听一场古典音乐会一样,渐渐投入其中。

    一段漫长的前奏过后,小法师开口唱了起来,众人这才发现,这居然不是纯音乐,而是歌曲。

    但他们没人质疑,也没有心思质疑。

    从小法师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他们的灵魂就已经被紧紧抓住了。

    唐清影停下了手中的笔,程烟拿着铁签一动不动,殷女侠也眼巴巴的盯着他,俞点小姑娘低着头。就是安安分分坐在程云身边的小萝莉也偏着脑袋看向小法师。

    程秋雅一行人表情也一下子凝固了。

    林元武眼中光泽闪亮,像是被勾了魂。

    而程秋雅本身是混娱乐圈的,她也会唱歌,所以她更明白这首歌如果出现在娱乐圈会有什么样的地位,要唱成小法师这样有多么难。

    小法师的声音是很中性的,但很好听,这首歌像是低声倾诉,唱进了众人心里。

    片刻后,他弹下最后一个音符,放下吉他看向众人,眨巴了两下眼睛。

    “……献丑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鼓掌。

    林元武第一时间说道:“太好听了,没想到你人长得这么好看,唱歌还这么好听,还给不给其他人活路啊!”

    冯涵和彭曼璇连连附和。

    小法师简直想骂人。

    程秋雅则连忙问:“这首歌是谁写的?我为什么从来没听过。”

    小法师:“……”

    程烟淡淡的补了句:“他自己写的。”

    “自己写的?”

    “自己写的?”

    众人全都睁大了眼睛。

    林元武看向小法师的眼睛已经亮到了一个极点,说:“才华居然也这么好!不得不说老天爷有时候的确是不公平的!”

    小法师努力的憋着气。

    要不是站长大人在旁边,他绝对捡起一根树枝冲上去就是一闷棍,让这傻叉感受一下法师的战斗力!

    最吃惊的还是程秋雅。

    业内的金牌词曲作者对她而言都高不可攀,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现在面前就有一个唱功又好、才华横溢的人,甘心在一家小宾馆做着收银员。

    这……浪费才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