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吃过晚饭,程云一边指挥着殷女侠揉面一边调制饺子馅。

    半小时后,大家便聚集在前台包饺子了。

    几个装着饺子馅的盘子约莫占了茶几三分之一的位置,种类很多,但每种馅的量都很少。茶几上盖了一张白布,用来放饺子,还剩下一小块地方则是程云用来擀饺子皮的。

    他一个人飞速的擀着皮,其余五个人慢腾腾的包着,一边包还一边打闹。

    每两三秒就有一张皮被擀出来,和其余五个人包饺子的速度差不多。

    小法师本来是不会包饺子的,但看她们包了一会儿他便无师自通,到后来他甚至包得比程烟还好。

    “我包的简直完美!”唐夭夭同学拿起一颗饺子炫耀道。

    “得意什么!”程烟不屑道。

    “噗哈哈!你看看你包的,都裂开了!丑得跟个包子一样!”唐清影说着便伸手想拿起一颗程烟包的饺子给大家展示一下。

    “别乱动!”程烟作势要拍她的手。

    “咦~~暴力狂!”唐夭夭同学反射性的把手缩了回去,没拿到。

    “你懂什么!都是因为饺子皮不规整的原因我才包成这样的。”程烟冷声说。

    “姐夫~~”唐清影看向程云。

    “怎么?”正全神贯注擀着饺子皮的程云完全没在意她们都在叽叽喳喳什么。

    “你中枪了。”

    “啊?”

    “没什么没什么。”唐清影连忙摆手,再说下去她又要挨揍了。

    “你们可别看我包得……不太好看,我包的每颗饺子里面可都有一整颗虾仁,吃起来味道肯定比某人的韭菜饺子好吃多了!”程烟又说。

    “韭菜怎么了?绿色食品,滋阴补阳!”

    “那个,我说句公道话。”殷女侠突然蹦了出来,“要说好吃,还是牛肉馅饺子最好吃。”

    “姐夫擀快点,皮都包完了!”

    “……”

    其实小萝莉也没闲着。

    之前它看见其他几人都在包饺子,于是它也想包。但程云又不让它包,还说它包不好,这让它心里极为不平衡。

    于是心里一点数都没有的小萝莉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它不时的伸出小爪子碰一下程云的面团,瞄一眼程云的反应,又转过身去戳一戳其他人已经包好的饺子,有时候还试图用爪子去掏盘子里的馅。若不是程云阻止得快它甚至要把擀好的饺子皮抢走。

    无奈之下程云只得掐了个面团给它。

    此时它正蹲在茶几的一处角落,低着头认认真真的揉捏着小面团,偶尔还抬起头看一眼程云的动作,跟着学。

    没多久,它按出了一张只有浅浅脚印的小面饼,对比了下程云擀出的饺子皮后,它又再加工了下,低头专注的看了看,这才满意的将这张小面饼推到程烟面前。

    程烟痴痴的看着它,没有多余动作。

    小萝莉见她迟迟没有碰自己按出来的小面饼,不由抬头不满的盯了她一眼。

    程烟感受到了它的目光,立马反应过来,接着又陷入了纠结。她当然不敢看不起小萝莉,但即使小萝莉脚洗得干干净净,她也不可能把这张薄厚一点不均匀的小面饼拿来包饺子啊。

    这时唐清影忽然伸出手,把小面饼又揉成了小面团,并扔回小萝莉面前。

    “哈!!”

    愤怒的对唐清影呲牙咧嘴后,小萝莉又怔怔的低下头看着这团小面饼,并再次抬头怒视了一眼唐清影,这才走上前把小面团拨回来,默默的重新按了起来。

    唐清影调皮的嘿嘿一笑。

    程烟则处于神魂颠倒的状态中。

    约莫二十分钟后,终于包完了饺子,大家都是一脸满足。除了屡次想亲自动手包饺子都被程云制止的小萝莉。

    程云和殷女侠将饺子拿上楼,直接放在灶台上,其他生物也都上楼洗手。

    这时程烟忽然提议说:“反正大家都放假了,不用上班了,不如今晚我们来打牌吧!”

    唐清影立马补了句:“你不一直不上班么……”

    “你闭嘴!”

    “好嘞!”

    “大家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程烟一脸期待的看向其他人,尤其是程云。

    “随便啊。”唐清影说。

    小法师愣愣的,忽然他看向程云,接着小幅度的挪动着步伐向程云靠近。刚想悄悄的问程云打牌是什么,他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

    “打牌是什么啊?”殷女侠眼巴巴的看着程烟。

    “??”小法师一脸懵逼。

    “就是一种纸牌游戏,一般用于赌博或玩乐。你见过的,在楼顶天台,天气好的时候经常有客人下午上去坐着打牌。”程云一听程烟说要打牌他就知道,估计是早上给她封的红包没能满足她,所以她想通过这种方式从他手上再榨点零花钱出来。

    “噢!就是那种一块一块的方块儿?”

    “不,那是麻将,那种一张一张的方形卡片才是牌。”程云说。

    “知道了!”殷女侠举起手,“我也要玩!”

    “你……可能玩不转。”程云有点担心。

    “为啥?”

    “因为你可能会输!”

    “胡说!我纵横江湖数十载,从未输过!”反正这个世界也没人知道她的过去,所以殷女侠放心大胆的吹着牛。

    “……”

    “唐夭夭要玩吗?”程烟看向唐清影,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打什么?”

    “随便。”

    “打钱吗?”

    “打!”

    “不玩!”唐夭夭同学爱惜荷包。

    “没意思!”程烟又扭头看向俞点小姑娘,“俞点姐呢?”

    “不……不敢打钱。”俞点弱弱的说。

    “采清呢?”程烟看向小法师。

    “我怕输!”小法师也摇头。

    “嗯?你的数学不是大师级的嘛?没做过纸牌类型的数学题吗?”程云愣道,“而且你还有过目不忘这种技能,按理来说你的牌技应该很强啊!”

    “这么厉害?”程烟也来了兴趣。

    “……这个要考运气的吧?”小法师问道。

    “是的,但技巧也很重要。”

    “那就得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小法师很为难的说道。

    “什么意思?”程云没懂。

    “试两把吧?打小点。”程烟怂恿道。

    “那就……试试吧。”小法师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斗地主都还差一个人啊……”程烟目光扫过,最终停在了程云身上。

    “不!年年都被你坑,我才不会每次都跳进同一个坑里!”程云立马摇头拒绝。对于程烟这种实用型学霸而言,打牌就是一种稍高端的数学游戏,她的牌技不说多厉害,但绝对比大多数常年混迹于赌场且自诩为牌中老手的野路子们厉害多了,毕竟科学在不断证明,经验是比不上体系的。

    程云和她打牌就属于她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怎么赢就怎么赢的那种。甚至她会恐怖到计算牌桌上谁赢了多少谁输了多少,她一般很少赢别人的钱,也决不允许别人赢程云的钱,但她自己却专逮着程云坑。

    每年程云都得给她贡献一大堆零花钱。

    “真不来?”

    “绝对不来!”程云坚决道。

    “我来!”殷女侠自告奋勇道。

    “去去去!”程烟摆手。

    “为啥?”殷女侠委屈兮兮。

    程烟没再理她了,而是径直看向程云,继续说:“就只打几盘而已,打完我们就打玩的,输的人在脸上贴纸。”

    “一盘也不打!”

    “那凑不齐啊!”

    “你们俩可以玩其他的嘛!”

    “没意思……”程烟才不想坑别人的钱,那概念都不一样了。

    “反正我不和你打!”程云补充道。

    八点半,前台。

    茶几旁边坐满了人,沙发上坐不下就把前台的椅子端出来坐。

    程烟坐在一方,小法师坐另一方。

    还有一方坐的是程云。

    其他三人一兽处于围观状态。

    用殷女侠当做挡箭牌,给殷女侠和小法师……还有小萝莉讲解规则,洗牌,然后发牌。

    小法师拿了地主。

    程烟淡淡的瞄了他一眼,拿起牌。

    我去!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震惊不已。

    全是好牌!

    旁边围观的唐清影和俞点也十分惊讶,因为不仅程烟手里全是好牌,程云手里也差不多。

    烂牌哪去了?

    她们都扭头看向了小法师。

    正当程云和程烟两人互相对视,各自纳闷‘我今天第一把的手气怎么这么好’的时候,小法师却满面愁容,欲哭无泪。

    第一把结束,小法师输得很彻底。

    第二把很快开始,程烟和程云两兄妹同时决定放点水,因为他们都知道小法师很穷。

    然而……

    第二把结束后,小法师立马摆手站起身:“不玩了不玩了,太欺负人了。”

    今下午才刚拿到的红包,还没来得及用呢,一下子没了一半。

    他可是留着买蛋糕吃的!

    程烟和程云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

    收起桌上的钱,程烟立马说:“别走啊,接着玩,不打钱就是,我们纯娱乐。”

    “还是不玩,玩得太憋屈了!”

    “那唐夭夭?俞点姐?”

    “你们俩都来吧。”程云站了起来,把钱揣回兜里,“我看你们玩。”

    “好!”

    “输的人贴纸是吧?”

    “……”

    殷女侠眼巴巴的看着她们。

    没看多久,程云禁不住殷女侠的央求,又上楼顶端了张茶几下来,开辟了新战场。

    程云、小法师和殷女侠三人玩了起来。

    他们的规则是输的人被弹额头,对上这两货,程云也不知道是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