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小百花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小法师并非一开始就是学霸。

    尽管成为一名法师是昆真世界很多人童年时期的梦想,但这个梦想就和地球的孩子们长大后想当科学家、宇航员差不多。

    要是能一下子变成科学家或者宇航员,谁不愿意呢?

    要是能一下子变成法师,谁不愿意呢?

    这是一条通往社会更上层的路,但它注定要用无数的汗水和辛苦去实现。

    地球人梦想着学习法术,成为强大的法师,或者修行仙术,成为强大的金仙,因为地球没有法术,也没有仙术。如果地球真的有法术,真的有仙术,想必绝大多数人的热情是不足以坚持他们走完这条路的。就像地球人还爱幻想自己学习武功,成为武林高手,但很多人连健身房都懒得去,更遑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了。

    估计是因为这些人比较懒,只幻想了成为法师、神仙后的逍遥自在,却懒得去幻想那一步步往上攀登的阶梯究竟有多难。

    六岁那年,小法师被送进了启蒙学校。

    启蒙学校应该是地球学前班和小学的结合,但他那个世界的很多富人早在上启蒙学校之前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入培训班提前学习知识了。

    小法师没有这个待遇,但他听福利院的院长教过他读书写字和基础的算法。

    上启蒙学校的前两个月大家都很认真,到两个月后,每个人的习性就开始渐渐展现出来了。再多上几个学期,很多小孩子的贪玩不耐便打败了学习的热情。

    渐渐地,出身福利院,长得瘦瘦小小的小法师成为了一群人欺负的对象。

    他们让他帮忙做作业,不做就打他。

    那时小法师不敢还手。

    他怕啊!他怕挨更多的打,也怕打了人被学校找麻烦、被那几个同学的家长找麻烦。他没有靠山,就必须谨小慎微的活着。

    他还怕让院长操心。

    不同于其他对父母的辛劳视而不见的同学们,院长爷爷的苦,福利院的孩子们看得很清楚。

    小法师要是做错了题,也挨打。

    每个人都做得一模一样,也挨打。

    到后来,老师要是因为作业批评了那些同学,他还要挨打。

    就是这么可笑,为了不挨打,小法师每天做完作业都要仔仔细细的检查,保证不出错。除此之外,他还要研究,研究如何让一道题错得有水平,因为大家写得不能一样,不能都全对,要有错有对,他还不能让那些大佬们因为错得太低级而被老师批评。

    小法师很快成为了全班第一名。

    因为成绩好,好像他天然和那群大佬站在了对立面,在这几年里他受到了更多欺负。

    也因为这个成绩,他收到了全市最好的法术入门学校的通知书,私立的。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里,越发年迈的院长找到他,对他说:“私立学校学费很贵,消费也很高,而且你这个成绩去了之后估计只能当中等水平。你上普通的公立学校不需要花钱,还有补助,你也能一直当第一,你想去哪个学校?”

    院长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但小法师年纪还小,他思考了很多,哽咽着说:“我想去好学校。”

    “好!”

    院长回答得也很果断。

    于是,小法师就这么上了那所私立学校。

    法术入门学校已经开始教人法术的基础知识了,远离了那几位大佬,小法师的生活过得滋润了很多。但私立学校的学费和生活费又让他十分头疼。

    他已经很省吃俭用了,但还是要用很多钱。

    他听说院长找了个卖东西的活计,平常不太累也能挣点钱补贴福利院。

    不太累?

    院长都多大把年纪了?

    补贴福利院?

    怕是都补贴到他身上去了!

    小法师越发的省吃俭用,与同学们的差距也显得越来越大。

    穷苦的他备受冷眼。

    不再是以前的第一名了,却保留了以前的自卑和内向,小法师除了长得好看以外,一点不起眼,也不敢和其他同学说话,一年下来认识的同学还不到一半。但还好,没有了那些欺负他的大佬们。

    他只得疯狂的学习符文、法术知识,他参加奥术竞赛,拿过第一名。

    当他把奖金拿到院长爷爷面前时,他看到院长苍老的脸上挤出笑容,脸上沟壑堆叠起来,像是能吞噬人的深渊。

    第四学期的期末考试,小法师考了全年级第二名,数学满分。

    对于一名法术学习者而言,数学是最重要的一门基础学科。

    小法师便就这样埋头学习,熬过春秋。

    忽然有一天,有一名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来到了他面前,她坐在前排的座椅上,反过身来面向着他,将一张纸质试题放在他桌子上,抬起头笑着看着他,眼睛亮得可怕,笑容像是一朵小百花,又纯净又无害。

    “你数学考了满分诶!你能给我讲一下费普公式应该怎样代算吗?”

    “这……这道题啊……”小法师结结巴巴的说,他低着头看着试卷,不敢抬头看那女孩子的脸。

    没过多久,老师调整座位时把那女孩子调到了他的前桌,于是几乎不主动与人说话的小法师要开始经常为一名女孩子讲题了。

    慢慢的,他好像习惯了前桌的女孩子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画面。

    那是他童年的唯一彩色。

    他甚至忽略了其他同学对他投来的嫉妒目光,因为那名女孩子是班花,是学霸,大小姐,是大家的暗恋对象……但小法师不觉得她长得多好看,他审美高着呢,他只觉得这女孩子的心远比她的容貌美一百倍。

    她不介意小法师每天穿着破烂的球鞋,不介意他每天吃最便宜的饭。

    她不介意他的懦弱性格,不介意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浅薄见识。

    她与他说话,与他谈心。

    她下雨时为他撑伞、她邀请他一起玩,尽管都被怯懦的他拒绝了。

    下课上完厕所出来碰到,他们会会心一笑;好不容易下了雪,会一起惊呼;昨晚做了个噩梦,也要分享一下……

    小法师学习间的间隙好像被她填满了。

    春去秋来,时间不断过去。

    从十一二岁,但十六七岁。

    她长得越发漂亮了。

    小法师也越来越开朗,他拿了很多奖,奥数奖、符文奖……他成了全校名人,每个老师都知道他,每个同学都知道他。他越来越自信,以前那个内向软弱的他好像死掉了。

    入门学校结束就剩下一年了,小法师知道她家境很好,会上全国最好的学院继续进修,她家人希望她念生物改造学。小法师想和他上同一所大学。

    他也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

    会试结束,小法师因为太紧张发挥有点失常,但还是考入了归璨学院,和她考在一起。

    然而却不在同一个系。

    小法师第一志愿填的是能量武器开发,然后选了个服从调剂。

    调到了建筑系。

    从此,他们见面的时候变少了。

    并且越来越少。

    小法师有了自己的圈子,她也是。

    小法师埋头学习,她也是。

    他们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学院举行的法术设计比赛结束后,小法师拿了冠军,他们在学院食堂的一棵树下碰见。

    她眯着眼睛笑着,眼神中带着几分喜悦还有和以前差不多的一点点崇拜,眼睛还是那么亮,笑得还是那么好看,对他说:“恭喜你啊,拿了这个冠军,以后无论做什么都会很有优势的!我就知道你超级厉害!”

    那一刻,时光好像都变得温柔了许多。

    小法师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神情,怔怔出神,心想这才是我拿冠军的意义所在。

    他笑着低声说:“谢谢。”

    她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边夸他越长越好看了一边邀请他一起吃饭。

    后来,后来他们就再也没见过了。

    听说她拿了全校唯一的几个名额去美索留学了,小法师本来也有资格去留学的,但去美索留学至少得六年才能回来,他想了想还是算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姑妈,好不容易可以赚钱反哺福利院了……

    马上就要进行法师考试了,这场考试至关重要,但小法师并不虚,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看着最近陨石坠落的新闻,他甚至还想去捡几颗陨石回来玩玩,说不定是太空站或者太空堡垒的碎片呢……

    208年2月号,农历腊月2。

    程云起得很早,吃了早饭,便在前台操作着网络平台的店家后台,看看明天的订房情况如何。

    他之前就设定了,网上订票最多能订到今晚,今天入住、明天离店。

    从明天过后,宾馆就放假了。

    所以他还得在官方微信和微信公众号里发一条公告,告诉大家宾馆放假。

    有些已经入住的朋友习惯不断续住,为了防止他们不知道宾馆放假,程云还得写在公告小黑板上,以便提醒他们早点定其他宾馆。

    是的,安居宾馆放假就是早。

    小法师拿到了昆真球之后,他就把他之前用于构建法术模型的a4纸全部扔掉了,此时他坐在前台椅子上,却低着头,据说是在脑海里构建法术模型。

    忽然他抬起头来,对程云说:“站长,马上放假了,你不打算放我出去走吗?”

    程云想了想,点头说:“行!批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