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庙会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报名!”唐清影秒回。

    “锦门蓉城庙会我早就想去了!还没装扮好的时候我就想去了!”唐清影继续表示着自己的迫切心情。

    “我也有空我也有空!”殷女侠也发消息说。

    “今晚的话,除了要值班的俞点姐,大家都有空吧!”程烟回得比较慢。

    “呜,我可怜的小俞姑娘。”殷女侠经过这大半年来的努力,她打字的水平已经非常溜了。这得益于最近智能科技的发展,讯飞公司的语音识别越来越准确了。

    “没关系的。”俞点小姑娘说。

    “没关系的。”程烟也这样说,只是她后面还加了句,“把宾馆扔了就是。”

    “没错,就这么办!”程云作为老板站出来发话了,然后他迅速打字道,“晚上我们八点半在前台集合,然后出发。虽然庙会人多热闹一点,但今天第一天开,我估计会很挤,我们避开七八点的主流人群,等那些大叔大妈都回家睡了再去。”

    “附议!”唐清影赞成。

    “好!”殷女侠也投了赞成票。

    “为什么采清没在群里?你还没把他拉进来吗?”程烟忽然问。

    “他不常用微信的,但他肯定是要去的。”程云思考后发道,他觉得也是时候给小法师配个手机了,至少要能掩人耳目吧!嗯,现在的低端智能机又便宜又好用,就从他这……下个月的工资里扣好了。

    程烟没回了,表示她也赞成。

    俞点小姑娘却回道:“又把宾馆扔下不太好吧,最近住客很多呢。”

    紧接着她又发了一条消息:“不如就你们去玩吧,我留在前台值班就好了。”

    殷女侠立马发了个不开心的表情,然后说:“看热闹都不去吗?”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扔掉宾馆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程烟说道。

    “是啊,大家难得一起出去玩嘛。”程云打字道,“而且你看殷丹一天到晚都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你却天天窝在宾馆不出门怎么能行呢!”

    “姐夫说得对。”唐清影跟着道。

    “反对,我不是猴子。”殷女侠抗议。

    “好吧。”俞点小姑娘便也答应了。

    她从小到大一次都没逛过庙会,因为庙会是要门票的,几十块钱一个人,小时候家里穷、后来又住进了福利院的她当然没有这个资格。

    于是她只能偶尔看看路边摆放着的彩灯,以前小时候锦官没有禁烟火的时候也能抬起头仰望漫天烟火。大概就是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热闹了不少,这就是过年了。

    最近这些年的过年对她而言就是一个看着别人热闹欢笑,对比着显得自己更加孤独寂寞的节日。

    她当然不是不想出去逛庙会,只是她这些年来孤独可怜惯了,到现在她会觉得自己和那些热闹的场景画风不同,自己连站过去都会显得格格不入。在那些炫目的彩灯映照下,她会觉得自己身上那些不合群的寒酸会被无限放大,连自己穿的衣服都显得好土好难看。

    其实俞点小姑娘长得是很好看的,哪怕她刚到宾馆那会儿,浑身都透着一种营养不良,好像全身上下所需的微量元素没一个是补齐了的,但她也依然白白净净、清清秀秀的。

    而在宾馆这大半年来,她有了一个稳定的收入,宾馆还包吃包住,她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皮肤变好了,身材也没之前那么干瘦了,半年前那个清秀好看的小姐姐到现在无论走到哪都会有人夸她漂亮了,不过她性格却依旧很内向,也不像平常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们那么爱化妆爱打扮。

    程云是知道的,这个小姑娘这大半年来依旧节省着自己的每一分工资,几乎不乱用钱,而她节省下来的钱几乎都被她拿给福利院或用于给福利院的孩子们买东西了。

    她宁愿自己不买新衣服都要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买。

    殷女侠曾经好奇的问过她,问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苛刻却对那些与她无亲无故的孩子们那么大方。

    俞点小姑娘说,孩子们还小,正是养成性格的时候,如果穿得破破烂烂的,平常也没有零花钱,等长大了就会变得自卑、内向又软弱,这辈子都很难抬起头来。而她就不一样了,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

    晚上八点半,众人在前台集合。

    唐夭夭同学正在发挥本专业技能,用笔在小黑板上画着有关今晚宾馆员工集体旷工的公告,小清新的卡通图画与娟秀的少女文字组成了一副极漂亮的板报。

    因为冬天的夜晚比较冷,大家都穿得厚厚的,几个姑娘还戴上了围巾。殷女侠戴上围巾的样子最可爱,因为她长得矮,又穿得臃肿,加上一条把脸都遮了一半的红色毛线围巾,看起来就像企鹅似的。

    小萝莉当然也戴上了围巾,还穿上了带衣兜的衣服,虽然它也没有什么可揣的。

    程云依旧将牵引绳的一头拴在手腕上,以给小萝莉一种‘他并不是在溜它’的感觉。

    程烟见状还以为程云是怕没抓稳绳子把小萝莉弄丢,于是自告奋勇的说:“把小萝莉给我牵吧,我保证不把它弄丢。”

    小萝莉闻言扭头瞥了她一眼,很不屑。

    程云则摇头:“不用了,它不会给你牵的。”

    “切!得瑟!”

    “好了!夭夭也画完了,我们出发吧!打两个车过去,谁要挨着谁坐,自由分配!”程云大手一挥说道,他没有戴手套,说完就把手揣进了衣兜里,“另外,按照往年的惯例,庙会上除了彩灯还有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大家遇上什么喜欢的不要客气,尽管买尽管玩,今晚的一切花销由宾馆报销!马上就过年了,你们可不要给我省钱哦!”

    “好诶!姐夫最好了!我要和姐夫坐一辆车!”唐清影喊道。

    片刻后。

    程云坐在副驾驶上,抱着小萝莉,扭头看着窗外道路两旁为了迎接农历新年而弄的装饰。唐清影则一脸无力的坐在后边,她旁边坐的是小法师。

    小法师倒是兴奋莫名,不断打量着车子内部,偶尔扭头看看窗外的景色。

    当他们到庙会入口时已经快九点了。

    六人一兽先后从车上下来,看着入口处人挤人的场面,都呆住了。

    庙会的入口处依然布满了各种彩灯,树上都挂着灯笼和灯光,最前方是一个全由彩灯构成的拱门,越过那一个个人头,依稀能看见里面灯火通明的景象。

    “这……这就是你说的,避开主流人群?”程烟扭头看向程云。

    “这只能说明我们早点来的话人更多。”程云抿抿嘴道。

    这时,正好一对情侣挽着手从他们前面走过,程烟隐约听见他们的议论声:“这会儿人还少了些了,之前才是,挤都挤不进去……”

    程烟无话可说了。

    “快看那里好大一只鸡,还有好大一条狗!”殷女侠指着旁边满脸兴奋。

    众人扭头看去,见只是一个灯光的生肖形象而已,很稀松平常。只有小萝莉和殷女侠一样,双眼亮晶晶的盯着那个方向,满脸都写着好奇。

    程云到处看了看,说:“我在网上买了票,过去排队取,你们在这里等我。”

    众人都点头。

    为了怕小萝莉被人踩到,程云将这只越来越重的小东西抱了起来,往取票厅那边走去。

    排了十五分钟的队,他终于取到了票。总共六张,宠物不用票。

    然后就是排队进场。

    程云站在六人的最前面,可当看见前方的安检机器时,他又悄悄绕到了最后面,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拉着殷女侠,小声凑到她耳边说:“前面有安检,你身上没带什么凶器吧?”

    小萝莉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盯着程云,它觉得这只人类实在太麻烦了,一会儿走过去一会儿走过来,它不得已只得跟着他走。

    “什……什么安检?”殷女侠避开了话题的重点,语气有些结巴。

    “就是安全检查。”程云顿时皱起了眉,有些严肃了,“有一个机器,如果你身上揣了凶器,当你走过去的时候,它就会探测到凶器,然后报警。”

    “这么神奇的吗?就算……就算揣在衣服里藏着它都知道?”殷女侠小声而又惊讶的说。

    “嗯,交出来吧,现在拿给我,不然待会儿就要被没收了。”

    “额……”

    殷女侠极不情愿的拉开羽绒服的拉链,从内包里面摸出一把匕首,小心的藏在袖子里,悄悄的递给程云。

    “你出门逛个街带这玩意儿干嘛?”程云瞄了眼那把李将军送给她的特种匕首,迅速将其揣进兜里,然后扔进节点空间。

    “习惯了……”

    “还有吗?”程云问。

    “……”殷女侠又掀开长长的羽绒服,从裤兜里摸出一把巴掌大的小飞刀,依依不舍的递给程云。

    “没有了?”

    “没、没有了。”殷女侠目光躲躲闪闪的。

    “快点!全都拿出来!”程云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在说谎,于是装作很凶的恐吓道,“我给你说你还不信是不是,待会儿真的给你没收了,还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我……武器是江湖人的立足之本,我全给你了,我就没有安全感了!”

    “你都女版金刚狼了,还没有安全感?”

    “我又没有随身携带的铁爪子……”

    “少废话!快点!”程云连忙催促道,这个女保洁,还江湖人……

    殷女侠又磨磨蹭蹭的拉开长款羽绒服的拉链,从里面摸出一柄用布包着的一尺短剑,然后是另一边裤兜里的一把同样用布包着的飞刀,放到一起递给程云。

    “没了,真没了。”她这才眼巴巴的看着程云。

    “暂且信你!”程云说。

    大约又排了十分钟的队,终于轮到他们了。站在大门口可以将里面的绚丽场景看得很清楚,殷女侠兴奋得脸红扑扑的,小萝莉也竭力伸长脖子,仰起头想看清那方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