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作死的人类施法者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这是什么?你养的猫吗?”小法师的表情很快变得惊恐起来,他不断的对茶几上的小萝莉挥手,同时像是念咒语似的喊着,“快走开快走开……”

    “快……快把它拉住,它要咬人了!”

    “大佬!快拉住它!”

    “嘘嘘嘘!走开走开……”

    小萝莉却没理他可笑的驱逐行为,它的眼神越来越可怕了,弓起了背,毛绒绒的小肉掌张开,又小又尖的爪子立马伸了出来。

    “呜!!”

    小法师见状,立马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殷女侠:“啊这位女侠,你刚才不是说得你很厉害吗?快把这只猫赶走啊!”

    殷女侠明智的陷入了沉默。

    小法师怔了怔,狠狠咽了口口水,随即悄悄握起了拳头。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咕!”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别闹了。”最终还是程云弯着腰起身,凑过去一把将发怒状态下的小萝莉抱了起来,抱在怀里不断安抚着。

    而即使到了他怀里,小萝莉依然叼着鲨鱼玩偶死死的盯着小法师,像是已经与小法师缔结了不共戴天之仇。

    程云见此,只得将小萝莉调转了一个方向,让它面朝另一边。

    然而小萝莉却刷的一下回过头来,依旧死死盯着小法师,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程云无奈之下,只得伸出手掌按在它的脸面前,挡住它的眼睛。

    小萝莉顿时愣了下,呜呜声随之一顿。

    小法师‘呼’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这个游戏才开场的难度就这么高。

    仅仅顷刻后,小萝莉便伸出小爪子拨开了程云的手,躺在程云怀中不满的仰起头看着他——

    你这只人类到底还是不是和本王一伙的……怎么能坐视别人折磨本王的小鲨鱼玩偶,结果到现在还反帮着别人呢?

    程云则不断抚摸着它的背,道:“大方一点,大方一点,又弄不坏,我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脾气好一点……”

    小萝莉依旧盯着他,忽的将脑袋一偏,抬起爪子拨了拨它的小鲨鱼玩偶。

    本王的小鲨鱼都已经被那只人类揉成这个样子了,都快死了,这样还不叫弄坏,到底要怎样才叫弄坏?

    “好了好了,别一直咬着,脏,待会儿口水都流出来了。”程云皱眉说着,抓住鲨鱼玩偶的尾巴想从小萝莉口中扯下来,但小萝莉死死咬着,不肯松口,还一个劲的摇头,似乎想甩掉程云的手。

    于是,程云提着鲨鱼玩偶的尾巴……把小萝莉一并提了起来。

    像是钓了只猫。

    程云哭笑不得,只得说:“你这么重,待会儿扯坏了可不能怪我啊!”

    倏!

    小萝莉顿时松开了口,但它自身也随之掉了下去,四脚朝天的落在程云腿上,又很快翻了过来。

    “好多口水。”程云皱着眉头擦了擦鲨鱼玩偶上面湿润的地方,又看向倚在过道口的程烟,道,“你还不回去睡觉么?”

    程烟从小萝莉身上收回目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房中的殷女侠,最后将目光停在小法师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问道:“这位是?”

    “哦,他是今天来应聘的。我不是前些天说想再招一个前台吗?”

    “应聘的?”程烟有些诧异,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家是外地的,参加完漫展就没地方去了,但是今天宾馆又已经满了,没地给他住,我就让他在我这将就一晚。”

    程烟闻言顿时惊呆了,睁大眼睛道:“在你这将就一晚。”

    程云干咳了两声,解释道:“他是男的。”

    程烟又一惊,再次看向小法师,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扫视:“男的!?”

    小法师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她。

    “嗯。”程云点头,“确实是男的,只是在玩spy,化了个妆而已。”

    说完,程云又瞄了眼殷女侠。

    殷女侠连忙会意,点头道:“是的,男的,我可以作证。”

    “你可以作证?”程烟更吃惊了,“你怎么作的证?”

    “额……”殷女侠很尴尬。

    “好吧好吧。”程烟沉吟两下,还是点了点头,只是看向程云的目光有些怪异,甚至是诧异,“我相信你们了,那个,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晚安。”

    “嗯。”程云也满脸尴尬的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这里的话,他相信程烟一定会冒出一句:程云你长能耐了啊!知男而上啊!有前途有前途……

    这时,小萝莉正花式躺在程云腿上,满脸心疼,小爪子抱着它的小鲨鱼玩偶不断的揉啊揉,尤其是之前被小法师揉搓得略有变形的部位。就像是那个玩偶真的能感觉到痛而它正在安慰它似的。

    不时地,它还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一眼小法师,眼中瞬间转变为凶狠。

    小法师则悄悄瞄了眼程云,弱弱的道:“你可不要瞪我啊我跟你说,你别以为我是怕了你,我只是忽然用不了法术了,不想和你一般见识!不然的话,像你这种体格的猫,我起码能打两只!”

    闻言,小萝莉顿时从程云腿上站了起来,怒视着小法师:“哈!”

    小法师身体一颤,他又瞄了眼程云,籍此恢复了点胆量,但他刚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见了程云淡淡的声音——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是来自异界的一位……见习法师,叫采知非,以后你们就是一个屋檐下的生物了。”

    “这是小萝莉,它的这个名字是我给它取的,它也是一位异界来客,本身是统治北极的雪地之王和南方霸主级生物云谷之王的后代。它的父亲为雪地之王族群的大统领,也是盘玉世界最强大的生物,但它的父亲害怕它长大后会毁灭世界,于是把它送到了我这里来。”

    “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当他说完,小萝莉正仰起头疑惑的看着他。

    云谷之王是什么?可以吃吗?

    雪地之王不都是单独生孩子的么?

    随后,它又疑惑的瞄了眼小法师,它实在没想到这只人类居然还是个施法者。

    弱小、愚蠢又可恶的施法者!

    小法师也呆呆的看着程云,好似被抽掉了灵魂似的,许久他才怔怔的道:“什……什么雪地之王、云谷之王、毁灭世界的……”

    说着,他狠狠吞了口口水。

    “咕噜!”

    “总之你惹不起它。”程云很淡定的说道,顿了顿又低下头对小萝莉道,“不过你也不能欺负人,知道吗?”

    “呜!”

    “另外,今晚他就睡这里。”程云指着屁股下的沙发说。

    “呜?”小萝莉又懵了,小脑袋微微一偏——那本王睡哪里?

    “你和我睡。”程云淡淡道。

    “呜??”小萝莉瞪大了眼睛,更懵了。

    你要和本王一起睡?本王……本王可从来没和别的生物一起睡过,都是独自睡的……

    顿了顿,它反应过来,又猛地一扭头,死死盯着小法师。

    是这只人类施法者抢了它的床吗?!

    小法师陡然呆了呆,接着他摊开手,十分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不关我的事啊……”

    接着,他又给程云使了个颜色,意思让程云赶快把这位什么什么王给看好。

    程云抓着小萝莉的小脑袋,把它的脑袋转了过来,继续让它仰起头看着自己,说:“待会儿把你的睡垫拿进去,我里面还有个单人沙发,虽然小了点,但放你的睡垫是够了。明天我们出去逛街,我给你买个小床或者那种小屋子,以后你就都不睡沙发了。”

    小萝莉微微吐出粉红色的舌头,依旧呆呆的,然后又用余光瞄了眼小法师。

    小法师忽的有些心虚,却下意识坐直了身体,告诉自己不能怂。

    程云耸了耸肩,又说:“那今晚就到这里吧,回房睡了。”

    说完,他一手拦腰抱着小萝莉,一手拿起鲨鱼玩偶和睡垫往卧室走去。

    啪的一下将睡垫扔在单人沙发上,随便铺了两下,他便将小萝莉扔了上去,严肃道:“你不许和别人打架,听见了没?”

    小萝莉侧着身子摔到柔软的睡垫上,它刚翻身摆正身体,小鲨鱼玩偶便被程云扔到了它身上。

    它连忙将之抓住,免得落到地上。

    接着,它站在睡垫上,咬着鲨鱼玩偶的鱼鳍,盯着程云转身而去的背影。

    雪地之王才不会听人类的话呢!嗷呜~

    程云从柜子里翻出一床被子,抱起往客厅走去,小萝莉便趴在睡垫上,还保持着仰起头呆呆看着他的姿势。

    当程云走到客厅时,小法师已经脱了鞋子躺在沙发上,他显然冷得不轻,蜷缩着身子,可令程云啼笑皆非的是他居然把放在客厅角落里的扫帚的木杆取了下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像是随时准备自卫似的。

    程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法师见他走过来也没有动弹,依旧蜷缩在沙发上,竭力将身体裹紧,只是用眼角余光偷偷的锁定着他。

    “你拿根棍子干什么?你又不是个姑娘,怕什么?要是小萝莉想出来收拾你,你就拿根破木棍也不顶用啊!”程云笑着,将被子扔在了他身上。

    “才不是防猫!”小法师小声的说,“老实人都差不多,变态各有各的变态,还一个比一个变态。”

    “什么?”

    “没什么。”小法师摇了摇头,分出一只手来抓着被子的一个脚,双脚灵活的踢了踢,迅速将被子捋平,然后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个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程云。

    “……”程云无奈的转身离去,“卫生间在里面,你一进卧室就是,门我不会锁的。”

    “知道了!”

    “喝水有饮水机。”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