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黄鳝……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唐夭夭同学掐着饭点回来的。

    她依旧背着那个双肩包,两只手反抓着背包背带,戴着耳机,走路晃晃悠悠。

    走到宾馆门口时她小跑了起来,兴致冲冲的冲上去推开门,走进前台:“当当当当!美少女闪亮登场!”

    很快,她的脸垮了下来,看着唯一坐在前台的程烟:“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

    没等程烟说话,唐清影又看向了摆满菜肴的茶几,眼睛一亮,顿时露出感动神色:“哇,还是姐夫对我好啊!给我做这么多好吃的!”

    程烟顿时提醒道:“不是给你做的。”

    “我姐夫呢?”

    “楼上,还有个汤。”

    “噢!啧啧啧,姐夫回来了,伙食都变得不一样了!”唐清影将背包放了下来,扔在前台,接着挨着程烟在茶几边上坐了下来。

    “你刚还在上课?”程烟问她。

    “是啊,去睡了一下午,脑子都睡大了。”唐清影揉了揉脑袋说。

    “看得出来。”程烟淡淡点点头,唐清影脸上还有几道红印子,还没消退,在白嫩的皮肤上十分显眼。

    “你没去上课吗?”唐清影问。

    “没去。”

    “我记得你今天有课的啊!”

    “没去。”

    “都是最后一节课了吧?你居然都敢旷。”

    “有何不敢。”

    “霸气!我烟烟就是霸气!”唐清影一把搂过程烟的脖子,说,“我这学期旷课太多了,那老太婆都给我下最后通牒了,说什么‘如果最后这节课某些同学还不来,那平时成绩就不要想了,凭实力吧’,唉,真是愁死本大美铝了!”

    程烟不动声色的抓着她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拿开,说:“你自己要旷那么多课!”

    “咦?说得就像你比我旷得少似的!”

    “嗯?”程烟侧目看了眼唐清影。

    唐清影立马无力的垂下了头:“好吧好吧,知道你最厉害了,我不该拿你和我比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这周日的大学语文……”唐清影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程烟,“烟烟你去帮我考吧,我一节课都没去上过,每次都找人代课,实在是……”

    “??”

    “不会有人认出来的!或者你帮我做题,我到时候在考场上拿手机拍给你!”

    “……”

    程云和殷女侠一人端着两盆菜,敲响了鹰神的门。

    殷女侠心里有些打鼓。

    吱呀一声,门开了。

    鹰神端了根椅子默默坐在电视边上,似乎正在看电视,他转头看向门口:“你们来干什么?”

    程云走了进来,将盘子放在电视机前的简易桌子上,说:“这是咱们一起去打的野味,也算分你一份,吃完了记得把碗洗了再还我。”

    鹰神眼神顿时变了:“你要本尊亲自洗碗?”

    “这不是应该的吗?”程云反倒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沉吟了下又说,“如果你拒绝也没关系,我们就再端走好了!”

    “那你们尽管端……”鹰神瞄了眼桌子上的菜样,“本尊打的猎,本尊岂有不享用之理?”

    “我也可以把食材分你一部分你自……”

    “你们请出去吧!”

    “……”

    殷女侠悄悄看了看程云的脸色,也跟着将菜放在了桌子上,这才和程云一起退了出去。

    一离开,她立马满眼崇拜的看向程云,道:“站长好厉害啊,面对那个吓人的家伙都能面不改色!”

    程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上去把汤端下来,就开饭吧。”

    “哦!”

    两人端着汤到前台,立马看到了正在央求程烟的唐清影。

    程云不由一愣,仔细打量了下唐清影脸上的红印子,疑惑道:“你脸上这是……趴着睡觉弄上的吗?”

    唐清影纳闷的摸了摸脸颊,直到感到触摸时有点刺痛,这才点头:“是啊,下午在教室睡了一下午,好冷啊!”

    “去睡了一下午吗?”

    “是啊,不去还不行!”唐清影满脸无奈,又将刚才对程烟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程云指挥着殷女侠将盛汤的砂锅放在茶几边上,用垫子垫着,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你,平常也不知道少旷点课,老师也是要面子的啊!”

    “我有什么办法,冬天起不来,夏天太热了,偶尔还得打游戏开黑,我也很无奈啊!”唐清影还一脸我有理的表情,“而且姐夫你就别说我了,你当初旷的课可比我多多了,恐怕就连烟烟都比不上你吧!”

    “……你怎么知道?”

    “以前唐清焰给我说的。”

    “额……”

    程烟默不作声的瞥了唐清影一眼,忽然觉得那个叫唐清焰的姑娘有点可怜——当初她把这些事告诉她妹妹的时候,肯定没想过自己妹妹有一天会跑过来粘着自己的前男友吧?

    “吃饭了!”程烟平静的说道,又转头往楼上看了眼,“小萝莉呢?”

    “别管它,做饭的时候它就吃饱了。”程云笑了笑,拿起筷子,“快吃快吃,看和平常的东西有没有什么区别!”

    “哦。”程烟点点头,率先开动。

    她一直坐在这里,面对着这一桌菜,虽然偷吃了好几口,但也已经被折磨得不轻了!

    没多久,她夹起一块肉:“这是鹿肉?”

    程云点头:“红烧鹿肉!”

    闻言,旁边几人都睁大了眼睛。

    唐清影愣道:“鹿肉?”

    “嗯。”程烟点头,分别指着桌上的几个菜道,“这个是鹿肉,这个应该是野兔,这两个菜稍微正常点。”

    程云站出来道:“这两个一个是野猪肉,另一个是炖的牦牛肉。”

    程烟一愣:“你这一桌比我想的要丰富啊!难怪我吃着的时候觉得不太对!”

    唐清影则纳闷的道:“怎么这么多野味啊?哪里搞来的?”

    “你姐夫去打劫了动物园。”程烟说。

    唐清影一怔,接着立马双手合十做拍手状:“哇姐夫好厉害!”

    程烟:“……”

    殷女侠则在旁边什么也不管,大口大口的吃着,她暗自心想,你们不吃我可就一个人吃完了!

    没多久,她又盛了一碗汤。

    “嗯?”唐清影余光一瞥,却是愣了愣,好奇的从殷女侠碗里夹起一根圆柱形的肉,道,“这是什么肉啊?”

    殷女侠睁大眼睛,愣愣的盯着唐清影的筷子,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这块肉从自己碗里夹走。

    程烟看了眼,也有些疑惑,但只是稍作沉吟,她便说道:“黄鳝肉。”

    “嗯?”唐清影夹着这块白色的肉,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说什么,又将之放回了殷女侠碗里。

    程烟顿时愣了愣,还有这种操作?

    倒是殷女侠一点儿也不介意,夹起肉就顺手就塞进了嘴里,嚼吧嚼吧的。

    程烟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没一会儿,待殷女侠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程烟才小心翼翼的问:“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殷女侠想也没想的回答道,说完顿了顿,她又说,“不过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应该不是黄鳝肉,而像是另一种长虫……”

    “什么?”唐清影有些惊悚。

    “不告诉你!”殷女侠傲然道。

    程烟抿抿嘴,转头看了看默不作声吃饭的程云,又揭开砂锅盖子瞄了眼里面,心里顿时有数了。

    “殷丹姐就知道胡说八道!这明明就是黄鳝汤,我都看到黄鳝的尾巴了!”她说着,拿起唐清影的碗,又拿起勺子,“来,夭夭,我给你盛一碗,很补的!”

    “……”唐清影皱眉看着她,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如是想着,她立马摇了摇头,伸手想将自己的碗抢回来:“不用了,我自己盛!”

    “在你姐夫这里别这么客气!”程烟严肃的皱眉。

    “那我等下再喝,现在先别盛。”

    “都盛了半碗了,多喝点,对女孩子好。”程烟不由分说,硬是给她盛了满满一碗的汤,还有好几块‘黄鳝肉’,“不光要喝汤,还得吃肉。”

    唐清影看见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大碗汤,疑惑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嘟囔道:“黄鳝?黄鳝哪里对女孩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