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是时候证明你雪地之王的身份了!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26号早上。

    仅仅过去了一夜,亚丁便变成了冰雪世界。

    大雪铺积的路面格外危险,景区临时关闭,不再对外开放,但还是有大巴车将景区内的游客接出去。

    航班也还没停。

    中午时分,程云一手提着猫包一手提着小萝莉从出租车上下来,接着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大编织袋,这才把后备箱关上。

    嗡!!出租车启动离开了。

    程云手一松,小萝莉顿时落到地上。一人一兽对视一眼,这才看向宾馆。

    坐在前台内的似乎是……程烟。

    程云扯了扯嘴角,一把将编织袋抗在肩上,提着猫包走向了宾馆大门。

    推开门,程烟果然坐在前台。

    “我回来了!”

    程烟抬起头平淡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肩上扛的编织袋和背后跟着的小萝莉,淡淡道“怎么,还从乡下带了些土特产回来?”

    程云点头道“是啊,你今天没去上课吗?期末老师不是要点名吗?”

    忽的,收银台内又冒出一个脑袋,有些惊喜的看着程云“站长你回来啦!”

    “是啊。”

    “有带什么好吃的东西吗?”

    “没有。”

    “哦!”

    殷女侠立马又把头低了下去,收银台将她挡得严严实实,只有靠近了才能看到她的半个脑瓜子。

    程烟盯着小萝莉,却是淡淡问“吃午饭了么?”

    “没呢,你们呢?”

    “我们吃过了。”

    “吃的什么?”

    “外卖。”

    殷女侠又骤然抬起脑袋,兴致勃勃的说“吃的一个火锅,叫海底什么的……”

    程烟看了她一眼,又转头对程云道“现在才到,饿了吧?”

    程云点头“有点,早上只吃了几个馒头。”

    “要我去给你做点什么吃吗?”

    “额,做点什么……是指泡方便面吗?”

    “也不光是方便面。”程烟淡淡的道,“冰箱里还有速冻水饺和馄饨,你可以自由选择,不勉强。”

    “还是算了吧,等下我自己去弄点东西吃。泡方便面这种事,我自己也能做,只是可能没你那么熟稔就是了。”程云摇了摇头,又低头看了眼蹲在地上等自己的小萝莉,“其实我倒是还好,飞机上有吃的,这小东西应该饿坏了。”

    “哦?还坐的飞机啊!”程烟有些微讶的点点头,说,“看来还是长途跋涉啊,没有晕机什么的吧?”

    “没有。”

    “我记得你一直以来都爱晕车来着。”

    “今天虽然也坐了车,但倒是没有晕。”程云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程烟这淡然的语气,他总觉得有点怪。明明她是在关心的问,他却觉得像是在面临一场审问。

    大概是因为……这丫头平常也不太会关心自己吧?

    程云如是想着。

    程烟点点头,又微微抬起头,看着他放在地上的编织袋,问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土特产,临走的时候朋友非要塞给我的。”程云张嘴就来。

    “嗯?”

    “就是山里的野货什么的。”

    “野货?”程烟倒是来了兴趣,起身走了出来,看了看编织袋上印着的‘尿素’两个字,又掀开口子往里一看,顿时怔了怔,“这是……鹿?还有野兔?这是什么?野鸡么?你那朋友该不会住大兴安岭吧!?”

    程云讪笑了下,说“都没吃过吧?”

    “没有。”

    “我先收拾一下,放冰箱,晚上拿来弄一弄,给你尝尝鲜!”

    “嗯,好……”程烟点了点头,又道,“这些都是野生动物吧?所以……你朋友家开自然保护区的么?”

    “额……”程云扯了扯嘴角,“都是前两天他们进山打的。因为婚礼嘛,喜庆,他们那边的年轻人也比较爱玩,就一起进山打了一整晚。到我走的时候他们非要让我带点,我想着你又馋嘴,又没吃过这些,就厚着脸皮多带了一点。”

    “哦!那你脸皮的确够厚的。”程烟点了点头,抿抿嘴,转身径自往收银台走去。

    这时,殷女侠的脑袋忽的又从收银台后面冒了出来,露出半张脸,不断的对程云眨巴着眼睛使着眼色“站……站长你是不是记错了啊,哪有什么婚礼啊!我们不是说好了是葬……你不是给我说是葬礼吗?”

    程烟脚步一怔,嘴角咧开一抹笑容。

    她也不走了,转过身,看程云的反应。

    她心想我本来是想放过你的,结果你的队友非要把你扶起来继续挨枪子儿,那就怪不得我了!

    程云怔了怔,看了看正不断对自己使眼色的殷女侠,又看了看好整以暇的程烟,表情逐渐僵住了。

    但他也反应得很快,很快便恢复自然,无视了殷女侠对自己使的眼色,反而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道“什么葬礼?你该不会听错了吧,我明明给你说是婚礼啊!”

    殷女侠呆了呆“啊?”

    程云又看向程烟,抿了抿嘴说“你可别听她胡说。”

    程烟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点了点头“嗯,殷丹姐记性不太好,记错很正常。”

    殷女侠也反应了过来,说“啊~~没错,我是傻子!你不要相信我说的话!”

    程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嗯,就是差点闹了个笑话!”

    程烟又笑了,说“我倒是挺想看看你朋友结婚的照片的……你肯定没有拍,是吧?没关系的,我知道以你的性格是不爱对着别人拍来拍去的!不过结婚这种事呢,有的是人拍照片,你点进你朋友们的朋友圈,不愁找不到照片!”

    “……”程云表情很尴尬。

    殷女侠还微微探出头来,透过收银台桌沿打量着程云,目光中有些幸灾乐祸——看吧,让你不顺着我的话讲吧!现在露馅了吧!

    当程云朝她看过来,她又倏地一下将头缩了回去,收银台完美的将她挡住。

    程云很无奈,只得弱声对程烟说道“有别人在呢,给我点面子,好吧!”

    殷女侠忽的又冒出半个脑袋,瞅了程云一眼立马又缩了回去。

    小萝莉蹲在地上,仰起头看着他,它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是该在这里等着这只人类一起上楼呢,还是自己先上楼呢?

    好烦啊,这只人类又不理它!

    “我本来就没打算问下去的,是你挑选的好队友,非要跳出来插一句,这才引起了后续的话题,可不是我给你难堪。”程烟自顾自的走回收银台,坐了下来,但依然平静的看向他,“我也没想管你要去哪,毕竟你已经成年了,而且还比我大。理论上说,你才是我的监护人,我是没资格管你的。”

    “……实际上我也是你的监护人。”程云弱弱的补充了一句。

    程烟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又继续说,“只是毕竟我们的爸妈都死了,骨肉至亲就剩下你和我两个,我当然不希望再收到一笔遗产。所以你大晚上的一声不吭就撂下店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还撒了个谎,完了扛一袋子不知道是不是野生保护动物的东西回来,于情于理,我总得过问一下吧?就算只是装个样子,我也得担心一下吧?”

    “应该的,应该的……”程云连忙认怂,扛起编织袋,又对她说,“那您看……我是不是……先把这些东西拿上去?”

    “下次呢?”

    “决不再犯!!”程云拍着胸脯保证。

    “去吧。”程烟挥了挥手。

    “好嘞!”程云长长呼出一口气,扛着编织袋健步如飞,三两下就跑上了楼。

    看着他的背影,程烟这才叹了口气。

    “唉。”

    她转头看了看低头盯着手机屏幕的殷女侠,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过去摸了摸殷女侠的头,轻声的喊道“殷丹姐。”

    殷女侠顿时抬起头,一脸茫然“啊?”

    程烟说“下次那个家伙再让你和他合起伙来骗我,你可不要再干了。”

    殷女侠顿时装傻道“啊?什么……什么合起伙来骗你?哪有!”

    程烟又叹了口气“殷丹姐你和他合伙的话,其实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啊!”

    殷女侠却是一愣“啊?”

    得益于最近打游戏学到的知识,她居然听懂了这句话。

    随即她皱起了眉头,嘟囔道“程烟姑娘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明明我都是照着站长讲的做的!而且我很聪明的,你看我都学会办入住、退房的手续了!”

    程烟又摸了摸她的头,从旁边拿出一罐雪碧,说“好吧,这是奖励!”

    殷女侠“……”

    程云特意去二楼检查了下,发现鹰神已经回来了,这才回到自己房间,将编织袋放在地上。

    大冬天的,实在找不到什么猎物,但他们昨晚的收获依然不小。

    程云挨着挨着将编织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头鹿,两只野兔,还有两只野鸡。

    但节点空间里他还放着一条蛇,还有一头大野猪,以及在稻坝县买的十来斤牦牛肉。

    很快,地上便摆满了东西。

    程云不由犯起了难——这些玩意儿该怎么保存呢,冰箱也放不下啊!

    小萝莉走进客厅,像是回到了家似的,轻巧的跃上沙发,一翻身便趴了下来,一眨不眨的看着程云。

    没多久,程云也扭过头,与它对视。

    一秒、两秒、三秒……

    小萝莉有些懵了,直直的盯着他。

    这只人类干嘛一直盯着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