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食物是永恒的信仰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不要玩游戏了!”程云沉声道。

    “啊?”殷女侠又愣了下,抬头看向他,虽然并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还是很听话的停下了双手的操作。

    “我在问你,你渴望更强大的力量吗?”

    “啊?”殷女侠继续愣愣的答道,眨巴着眼睛盯着他,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什、什么更强大的力量?三、三项吗?还是黑切?”

    程云摇了摇头:“你真是玩游戏玩傻了。”

    殷女侠有些不乐意了:“不许说我傻,说多了会变成真的的!”

    程云:“……”

    停顿了下,他用通俗易懂的话说:“我准备给你一种秘籍,你只要学会了,就能变得很厉害。”

    殷女侠闻言却更愣了,瞥了眼屏幕上那个在不远处犹豫着不敢上前来的鳄鱼,继续打量着程云。她怔了会儿,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站长大人,我没听错吧,你要给我一种秘籍?让我变得更厉害的秘籍?”

    “嗯。”程云点头,“怎么?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不、不是!我相信你!”殷女侠连忙道,但说完她就陷入了犹豫,表情十分为难,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可是……可是现在不是我在教你吗?”

    “你觉得我没有那种秘籍?”

    “不不是!绝绝对不是!我怎么敢怀疑神通广大的站长你呢!?”

    “你觉得我是弱鸡??”

    “更更加不是!站长你可别污蔑我啊!我我什什么时候这样说了?”殷女侠有些慌乱,话都说不清了,像是生怕程云一不高兴就不让她玩游戏了似的。

    同时她不断用余光瞄着电脑屏幕,发现对家那名被自己打爆的鳄鱼似乎已经确认眼前的剑姬此刻处于无人操纵状态,于是他朝殷女侠的剑姬走了过来。接着,他身后跑出了一个狼人。

    殷女侠顿时咕咚咽了口口水,捏着鼠标的手微微用力,但面对着此时站长大人皱着眉似乎十分严肃的脸,她终究还是没有妄动。

    于是她只能默默瞟着自己的剑姬被对家终结,音响里传来的声音让她十分揪心。

    程云继续凝重的盯着她,好半天才说:“我要给你的不是武功秘籍,而是比武功秘籍更厉害的秘籍,你要学吗?”

    殷女侠又瞄了眼屏幕,扯了扯嘴角,说道:“啥?啥秘籍?”

    “可以飞来飞去的那种秘籍。”

    “我早已经退出江湖了。”殷女侠瘪着嘴道,她心想站长大人你赶快走吧,别耽误我重新超神。

    “听说那种秘籍练到最后可以吹一口气就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可以变出金子和鸡腿,你难道对这种厉害的本事一点向往都没有吗?”程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啥?吹口气就能把房间打扫干净?那我岂不是每天下午都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上分了?”殷女侠眼睛一亮。

    程云抿了抿嘴,十分无奈:“你怎么不想想当你可以变出金子和鸡腿后,完全就不用做保洁了啊,你可以买个房子天天打游戏。”

    殷女侠一愣:“是哦!”

    “那你要学吗?”

    “要!”殷女侠毫不犹豫的道。

    程云点了点头:“很好。这把游戏就不要打了,挂机算了,我带你上楼。”

    “为什么?”殷女侠一愣,“就不能等我打完这把吗?唐夭夭姑娘说挂机可是很可耻的!”

    “偶尔挂一次机没什么!”

    “可……可是这是我的晋级赛……”殷女侠终于吐露了真实心声。

    “嗯?什么段位了?”

    “宝石还是4来着……”

    “都上钻石了么?你上周不才定位定到黄金么?”程云有些愣。

    “没办法……总是赢嘛……”

    “别管钻石还是大师了,这个要紧!反正你经常都是赢,就算晋级失败也用不了多久就打回来了。”程云说,“快点起来,有人还在楼顶上等着我们呢!”

    “谁?”

    “那位大统领。”

    “它在楼顶上干什么?我们……我们不是已经吃完了吗?”殷女侠愣道。

    “它要传授我们那种秘籍。”

    “它?我们?就是那种变鸡腿的秘籍?”

    “嗯,我们一起学。”

    “我还以为是你传授给我呢……”殷女侠一眨不眨的盯着程云,表情十分呆滞,她似乎发现了某个说不通的地方,“可如果它会这种秘籍的话……它为什么还要站长你给它买饭吃?”

    “嗯?”

    程云有些惊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抿抿嘴道:“天天吃鸡腿会吃腻的。”

    殷女侠眨巴了两下眼睛,长长的哦了一声,又点头说:“异界人就是娇气,要是我,鸡腿吃一辈子都吃不腻!我以前要是知道现在天天都可以吃一个鸡腿,说不定也就来不到这里了,因为我十几岁的时候就笑死了哈哈哈哈……”

    “……”程云抿着嘴看着她,淡淡道,“很好笑。”

    “……”殷女侠默默的站起了身。

    程云往楼顶上走去,殷女侠则规规矩矩的跟在程云身后,只是在走上楼梯时她不禁面带愧疚的回头看了眼电脑。

    楼顶,灯光将鲜花盛开的花坛照得影影绰绰,雪地之王统领依旧站在护栏边等着他们。

    它似乎没那么多耐心和殷女侠详细解释,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直言道:“我会给你一颗力量种子,它将是让你得以修行的唯一钥匙。你在今后的修行过程中要好好守护它,可不要睡觉梦游的时候把它给掐灭了。”

    殷女侠完全摸不到头脑,愣愣的,本能的回头看向程云。

    程云小声说:“没关系,你记着就是了,等下回去我会给你解释……抱歉我忘了你记性不是很好,我会帮你记着的。”

    殷女侠呆呆的点了点头:“哦。”

    接着只见雪地之王统领将眼睛微闭,再一睁开时双眼已经变成雪白,让殷女侠不寒而栗,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又看向程云。

    程云对她微微一笑,让她放下心来。

    雪地之王统领仔细的打量着殷女侠,却不知为何皱起了眉头:“奇怪。”

    殷女侠感受到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像是身上这件羽绒服在雪地之王统领的目光下毫无遮挡力,于是她下意识的将手放进口袋,攥紧了口袋中那几张零钱票子。

    程云则问道:“怎么了?”

    “这种体质很奇怪。”雪地之王统领眼中满带惊奇,“关于资质。”

    “怎么奇怪了?”

    “我从未见过她这种规则。”

    程云沉默了下,才说:“看得出你是第一次离开盘玉世界来到一个新的世界,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对所见的所有奇怪的事都报以平淡之心,这样可以显得……不那么土包子。”

    雪地之王统领闻言也沉默了下,这才继续扫视着殷女侠:“我能看见能量从她体内穿过且停留,这证明她并非与能量毫无交集。但她却无法主动感知、触碰能量,更无法操纵这种能量,只能被动的容纳。要我来描述的话,就是规则给了她触碰能量的权限却只给了一半。”

    “嗯?”程云睁大眼睛,过了会儿才道,“这有什么影响吗?”

    “我暂时不清楚,但我认为至少不会有负面影响。”雪地之王统领说着,依旧十分惊异的看向殷女侠。

    殷女侠则满脸的茫然,像是一只站在街上的羊面对着两个讨论它毛发的人类,她茫然的看向程云:“你们在说什么?”

    程云很温和的答道:“没什么。”

    “哦。”

    雪地之王统领也无视了殷女侠的话,指尖他微微伸出手,刹那之间,他的指尖竟诞生了一抹光芒。

    这抹光芒在他手上变化万千,但细看便能发现它其实并未停留在它手上,而是悬浮在它的指尖,距离指尖有一点距离。光芒时而拉长成一条模糊细线,时而凝聚成一颗微小却很亮的光点,时而弯曲扭动,时而变大变小……

    殷女侠睁大了眼睛,凝视着那抹光芒,瞳孔好似也有了光亮。

    雪地之王统领淡淡的看着她说:“因时空主宰的荣光,我将把它赐予你。从今往后,你与我便有了牵连。但我终会离开。”

    殷女侠茫然的看向它。

    雪地之王统领抿了抿嘴,随手一挥,那抹光芒便向殷女侠飞去,只在夜空中一闪,便撞进了她的身体里。

    殷女侠完全没来得及闪躲,她甚至没反应过来,只得呆呆的看向程云:“怎、怎么了?他对我做了什么?那个东西怎么朝我飞过来了?”

    说完,她又忙不迭的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是不是甩我衣服上了?我的新衣服!可别被你弄坏了!”

    程云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的看向雪地之王统领。

    雪地之王统领对他理解的笑了笑,说:“她可以在最基础的修行中为阁下指路,但再往前走,她的智力便会成为她的阻碍。不过我总归是会离开的,这个世界也不是盘玉世界,她再怎么样也不会令我蒙羞。”

    殷女侠闻言疑惑的抬起头来,皱着眉看向他:“你在说什么?什么智力什么让你蒙羞的?你可别以为我听不懂啊!”

    雪地之王统领没有理她,只淡淡道:“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这两天中你必须一直寻找它的存在,两天后,你要告诉我它在哪。”

    殷女侠表情又茫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