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欣慰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晚上,大概十点。

    程烟一整天都没有去学校,连旷两节课,今晚也在宾馆住。她已经上楼了,这会儿不是在自己房间睡觉就是在程云房间偷窥小萝莉。

    殷女侠依旧趁着程云值班时坐在前台玩着英雄联盟,玩得津津有味。

    她玩的剑姬上单,目前已经十六连杀,而对家……已经挂机了。

    程云发现殷女侠基本都只玩近战,尤其是拿刀拿剑的,比如锐雯、亚索、剑姬剑魔之类的,大概是她特别能从这些英雄的外貌中找到某些认同感吧?但她却不爱玩重装战士,更不喜欢半天打不死人的坦克,似乎她对机动性和输出有一定执念,大概是这样她才能更好的用她的操作藐视全人类吧?

    一局很快结束,殷女侠又升了个段位。

    第二局,系统将她调配到打野位置,于是她选了个以前从未玩过的剑圣,因为她觉得无极剑圣易大师这个名字很霸气。而对家则颇有些针对的选了个贾克斯。

    在程云的指导下,她迷迷糊糊的开始了刷野与gank的全新节奏。

    程云一直让她避免和对家打野在野区碰撞,即使遇上了也掉头就走,但在二十分钟的时候,对家武器大师却主动来蹲她了。

    对家线上有优势,她和对家打野发育差别不大,而之前还拿了双杀的殷女侠何其自信,于是一边嚷嚷着‘江湖中人怎么能畏惧挑战’一边开着大冲向了对家贾克斯……结果就是她终于体会到了很久没体会过的被单杀的感觉,连跑都没跑掉。

    看到眼前的屏幕渐渐黑暗下来,殷女侠双眼有些呆,片刻后才扭头看向程云:“站长你不是说这个剑圣单挑很厉害的吗?”

    程云很无奈:“我也给你说了不要和对家这个胖矮子单挑啊!”

    “为啥?”

    “你觉得呢?”

    “我觉得这个英雄砍起来也很爽啊,刚才在河里砍死整整两个人呢,为什么会打不过这个小矮子呢?”殷女侠有些懵,又问,“我砍他好像没有用,这是什么神功啊?”

    “金钟罩铁布衫……”

    “那现在咋办?”殷女侠觉得这个英雄太简单粗暴了,她几乎没什么操作空间。

    “你打起来又不听我指挥……”

    “我听!!”

    “那为什么我叫你别打你还打……”

    “我……我可是江湖人,江湖人畏惧挑战的话,那一生名气可就全毁了。”

    “无脑上吗……”程云扯了扯嘴角,顿了顿,又问,“那这个英雄的技能你熟悉了吗?”

    “技能……差不多了吧……”殷女侠犹豫着道,“要不我再看一遍?”

    “算了,你知道他的第一个技能可以躲别人的攻击,第二个技能可以回血就行了。”程云说着,看殷女侠点头表示她知道,便又说,“同时你要知道当那个胖矮子用他的烧火棍儿在头上转圈的时候你就没办法攻击他了,反而他可以打你,而在最多两秒后他就会把你打晕。所以你明白了吗?”

    “唔……”殷女侠稍作思考,便点头道,“明白了,所以当我打不到他,我就用第二个技能回血,算准时间用第一个技能躲开不让他把我打晕?”

    “每到打架的时候你就变聪明了。”

    “两秒……”殷女侠微张着嘴巴,“就是数两下,对吧?”

    “差不多吧。”

    “这样就打得过他了?”

    “这样可以多活一两秒……”程云扯了扯嘴角,“他d都快减满了,还在做金身,几乎就是瞄准你来出的装。你想要打得过他,最好去线上积累优势,要有很大的优势,做出足够的暴击和吸血装,最好再出个水银,才有可能打得过他。”

    “……这个英雄不好玩。”

    “是啊,操作空间一点也不大,你不该玩这个英雄的。”程云说,“你想赢的话就不要试图和他单挑,剑圣虽然单挑也很强,但除非有装备优势,否则绝对是很难打得过他的。你还是让你们的团队经济优势发展起来吧,到时候大家一起捶死他,否则你们很难赢的。”

    “哦……”殷女侠有些遗憾的道。

    正当殷女侠准备去上路帮那个长着狗头的人打一波时,宾馆的门忽然被粗暴的推开了。

    一群有些痞气的男人挤挤嚷嚷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钢管甩棍之类的东西,一阵吵闹的声音传进程云和殷女侠的耳朵——

    “就是这?”

    “嗯,拆了这尼玛宾馆!打断他腿!”

    “算了算了,把这个地方砸了,再打一顿,让他赔点钱就算了,不要闹得太大了。”

    程云和殷女侠抬头一看,顿时都是一愣。

    只见这群人大概五六个,不说长得凶神恶煞,至少此时都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而昨晚上被程云打了的那男人赫然就在人群中,手中提着一根建筑工地上的钢水管瞪着他。

    他们还在不断说着什么出气、赔钱、不能简简单单就算了之类的话。

    那男人当先走了出来,他脸上还是淤青的,一把将钢管往前台柜台上一砸,说道:“朋友,昨晚上我说了会回来找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程云抿了抿嘴,默默把手机的录音打开,然后才抬头看向这个男人:“记得,只是我看你昨晚滚得那么狼狈,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男人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怒意,拿着钢管在柜台上又使劲一砸,说:“我要是你,现在就赶快跪下来,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该喊爷爷喊爷爷,说不定还能保住你那两条腿!”

    同时他的同伴们也各自表情不一。

    有人给他壮声势,死死的盯着程云。

    也有人嗤笑,轻蔑的看着程云说:“可以,脾气不错,到现在还这么硬气,年轻就是好,不知道天高地厚……”

    殷女侠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鼠标,可耻的选择了挂机,接着转头凑到程云耳边,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悄问道:“站长,这些是不是来闹事的啊?”

    程云点了点头,也当其他人不存在似的,对殷女侠说:“是啊,昨晚上有人来闹事,我把他打跑了,没想到今晚上他带了一群人来找场子。”

    “哦!”殷女侠表示了解了,“那怎么办?报警吗?”

    程云听见这话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殷女侠初来这个世界是何等张狂的一个江湖人,能随随便便把不给她发工钱的老板摁河里淹死,但现在遇上有人来砸店第一想法居然是报警!

    程云感到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