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活腻歪了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晚上九点,外面依旧灯火璀璨。

    前台柜台内总共有两张椅子,两台电脑。此时程云就坐在主要负责监控的那台电脑前,目光却直直的看向旁边。

    他边上坐着裹着长款羽绒服几乎看不到腿的殷女侠,正在电脑前玩着英雄联盟。

    她打的排位,从吃过晚饭后就一直玩,玩到现在。平均三十分钟一局,她已经打了好几局了,到目前为止一直没输过。上一局她玩的女刀,上上局玩的锐雯,都是上单,但这一局她选了个亚索中单,对面是劫。

    “嗷~~”殷女侠打了个呵欠,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等待着游戏的开始。

    程云也默默的等着。

    之前殷女侠玩上单一直带闪现点燃,这意味着‘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把对面打通关,不会支援’。而她也确实把对面打通关了,无论对面是什么英雄,技术如何。锐雯那局他们中下两路都被对家压得很惨,每当殷女侠将对家上单虐得不敢补兵,对家上单就传送到下路去拿人头助攻,以至于下路一度对她表示不满。但殷女侠心态很好,因为对家那已经只比buff贵一点点的上单拿了人头后立马就又值钱了,又能充实她的小金库了。

    事实证明唯有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当殷女侠在对家上路高地塔前各种秀操作,一挑三拿了三杀之后,她家e就再也没坑过声,辅助则在一局结束后默默发来了好友邀请。

    看了这么久,程云似乎找到了几年前在宿舍看联赛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又和隔着屏幕有很大不同。大概是因为殷女侠就真真切切的坐在他边上,裹着又长又厚的羽绒服,缩着脖子握着鼠标呆呆的盯着电脑屏幕打出这一串让人震惊的操作,而且他还可以给殷女侠实地提意见,让殷女侠去草丛蹲着或者嘲讽一波对面……

    两人往往会合作出一些很贼、很阴、很贱又非常秀的操作。

    在程云看来殷女侠对英雄的操作已经到达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了,即使那些世界闻名的大神,所谓的世界第一锐雯、第一女刀如果和殷女侠sl,很可能都只能被她压着打。只不过殷女侠的缺点也非常明显,她只是操作好,好到了一个极点,像是开了挂似的,所以她对线很强,强到爆炸。但她的大局观却只有白银水平,团战意识要好不少,但也远远没有她的操作技术那么惊艳。

    所以她一般打游戏都是唐清影带着她打,她需要唐清影在旁边指导。

    今天没有唐清影了,但有了个程云。

    不是程云吹,虽然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玩过这个游戏了,但也就是不太熟悉而已,水平再怎么降也比唐清影好不少。

    于是程云的大局观加上殷女侠的非人操作,组成了一个终极开挂模式。

    “对面劫是钻石啊!”程云提醒着,“剑豪前期不好打劫的,但你只要不被压死,后面就很好打了。特别是后期团战,劫和亚索的差距很大。”

    “没事!”殷女侠十分自信,“我也是玩过那个人的,我觉得我能打。”

    “开始了。”

    “看我拿第一滴血!”

    “咳咳,可以适当保守一点。”

    “不行!”殷女侠皱着眉,“打这些弱鸡都要保守的话,传出去江湖上不知道怎么看我!”

    “……”

    殷女侠很快点了初始装备,也不参加一级团,直接就到线上站着了。

    队友给她打信号让她参团她也不理,就自顾自的站在那吹笛子。最终她的队友也只得虚晃一波,放弃了一级团的打算。

    当双方开始出兵,劫也到了线上,在前方大笑嘲讽她。

    殷女侠本身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但此时听见那大笑声她却也忍住了,默默等待着兵线的到来,同时嘴里念叨着:“笑吧笑吧,待会儿我站在你的尸体上笑,让你0-0不知道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程云则抽空看了看监控,发现有一对情侣站在二楼走廊上打闹,明显打情骂俏的动作虐得他一脸血。

    就在这时——

    first-bld!

    程云扭头一看,殷女侠的亚索丝血站在对家劫的实体上,而她正低着头在键盘上费力的寻找着,左手按住trl键,右手则在空中晃啊晃的找不到该按哪儿。

    他不由提醒道:“trl+2是嘲讽,+4是大笑,另外,你再等打野就来了。”

    “哦。”殷女侠有些不舍的走回了塔下,默默的记下了这几个键,虽然她知道自己睡一觉就会把它们忘掉,但起码这局还能用得上……吧。

    殷女侠拿了优势后更加激进,而对面劫似乎也知道了她的技术,选择暂避锋芒。饶是如此,在五级的时候他也再次被殷女侠单杀。之后对家打野来了一次,但也就一次,送了双杀和一塔后对家劫在线上几乎便已经废了。

    殷女侠就不断嘲讽着对家劫,同时扭头对程云道:“唉,又是无聊的一局。站长你想出什么有趣的套路没,不然不好玩了都。”

    程云扯了扯嘴角:“我还在想……”

    钻石劫打黄金亚索被打爆,这估计能在那哥们心中留下不小的阴影了。

    而程云早已对殷女侠的操作有了个清晰认识,所以并不吃惊。毕竟殷女侠用的这个号是唐清影以前技术还很差的时候用来混一区的小号,当她发现一区不太好混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提过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号。而殷女侠能用这么一个号定位定到黄金,也几乎没有上限空间了。

    正在这时,前台的门却突然开了。

    接着,一道穿着风衣的高挑身影走了进来,背着背包,手中还提着几样东西。

    程云顿时一愣:“你怎么回来了?”

    程烟直接走到前台停下脚步,斜瞥了他一眼:“怎么?有意见?很吃惊?”

    她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是纯白的高领毛衣,有着雪白的脖颈和脸蛋,五官清冷精致,色彩对比分明。而她下身穿着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和中靴,在衬托得她身材越发高挑窈窕的同时也多了不少青春气。

    程云有些疑惑:“你不是有晚自习吗?”

    “你怎么知道我有晚自习?”

    “作为你的家长我当然要对你的课程表有一定了解咯。”程云理所当然的说着,顿了顿,又补充了句,“反正也就下个超级课程表的事。”

    程烟翻了个白眼,也停顿了下,这才犹豫着说,“我想着程连心在这,她这么小,肯定需要人陪,而你又不可能晚上照顾她,所以晚自习下课就回来了。”

    “晚自习下课就回来了?晚自习不是八点四十结束吗?现在都……都九点半了啊,你走过来不用这么久吧?”

    “……我走得比较慢。”程烟说着,又说,“我先上楼了!正好明天早上没有课,我不急着去学校。”

    “嗯?明早没有课吗?”程云连忙摸出手机看了下,逐渐皱起了眉,“有一节啊!”

    程烟脸色逐渐变得有些尴尬,刚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什……什么课啊?”

    “马原。”

    “这种课上不上无所谓的,马原毛概毛选我早就读过了!”程烟说着,又补充了句,“还是照顾程连心重要。”

    “没关系的。”程云认真的道,“程连心昨晚挨着女侠和俞点她们睡的,今晚上她也挨着女侠睡,她们玩得挺开心的,你不用担心。”

    “是……是嘛……”程烟脸色有些难看。

    殷女侠闻言,连忙点头,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说道:“是啊,我准备给她再讲两个故事。”

    “可我回都回来了……”

    “哦。”程云这才点了点头,“回来了就算了吧!对了,你提的什么啊?”

    “没什么!”程烟摆手。

    程云皱眉看了看,“唔,有肉诶!”

    “我……我正好路过一家店,就给你的猫买了点鸡胸肉回来。”程烟一边说着一边不自然的将手中提着的东西往背后移。

    “那这个口袋里的鲨鱼玩偶也是给它买的?”程云又指着一个口袋问道。

    “……你眼神怎么这么好了!”程烟怒瞪了一眼程云,说,“这只是我室友不要了的玩偶而已,我秉持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带回来给它做个伴。”

    “哦。”程云点了点头。

    程烟不再理他,转身就准备走,可正在这时她又听见程云的一道声音——

    “这根棍子是逗猫棒吧?也是你室友不要了的玩具吗?”

    “……”

    程烟加快了脚步上楼。

    正在这时,殷女侠拿了个四杀,对家也成功被团灭了。

    她还很不高兴的感慨着:“好无聊啊……”

    程云没有说话。

    没多久,程烟又气冲冲的下来了,盯着程云道:“为什么我喂它吃东西它不吃?”

    “啊?”

    “我喂它鸡胸肉它为为什么不吃?你是不是在它面前说我坏话了?”

    “……你昨天不还说它听不懂人话么。”

    “……少废话!”

    “可能是它不太敢和你接触吧。”程云扯了扯嘴角,思考了下,说,“小动物很有灵的。”

    “有灵?”

    “是啊,它们总能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长得好看谁长得丑。”程云拄着下巴说着,“你倒是可以把鸡胸肉留下,玩偶和逗猫棒也留下。虽然你用不着,但我用得着啊。”

    程烟愣了愣,随即不怒反笑:“三天不打,上房揭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