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我是不是把路给走窄了?

作品:《幻符

    “我知道,他那时候肯定很讨厌我,觉得我刁蛮任性无礼,比起姐姐差太远了”白瑟幽幽的说着,脸上浮现出一抹完全不应该有的苦笑,又继续道

    “但我那年才15岁,就和你这般大,身边所有人都在夸我,全天下的人都在夸我而我为了维持这份虚名,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修炼,对待人接物,人情世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坐在对面的肖柏不太敢搭腔,关于自己小姨的各种传说他可是听过太多了,正所谓世间仅见的修炼天才,一直生活在赞誉和恭维之中才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没想到饶是天才如白瑟这样的人物,也会被几本账簿难倒?

    看来即使是天才也是有局限的?

    而且自己老爹,或者说那时的肖言,居然会过得如此凄苦?可在他自己说过的那些故事里,哪个主角不是刚刚穿越便能混得顺风顺水?

    或者他是真的没有当主角的命吧?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当时没有叫住他的话,一切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白瑟突然感慨了一句,似乎很后悔当年和肖言的主动接触?应该是很讨厌他吧?想想也是,明明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美人,却至今未嫁,恐怕是真的恨到极点了吧?

    “你,过来!”

    那年还很年轻的白氏二小姐趾高气扬的说着,还很没礼貌的指着傻二的鼻子,质问道“就是因为养了你这样的人,才让我们客栈年年亏损!”

    大小姐连忙拽了拽她的胳膊,想要制止妹妹的无礼举动,可正儿八经的深闺大小姐,又怎么敌得过名震天下的少年英才?二小姐完全不理会姐姐的劝阻,蛮横无理的继续说道

    “我们白家不养没用的闲人!”

    傻二愣了一下,心头有些委屈和窝火,他辛苦一个月的工钱,不过才一个银元,还时不时被各种克扣,最后到手的往往就几十个铜子,而自己被掌柜收留也不过才3个月,这里若真是因为多了自己便要亏损的话,那怕是早该倒闭了吧?

    他为了保住这份唯一的饭碗,不得不第一次抬起头正视对面那位气势汹汹的年轻女孩,沉声说道“我会算账。”

    “你又说什么疯话?你个连算盘都打不来的东西!”掌柜一下子急了,大声骂道。

    “因为我不需要算盘。”傻二不知不觉间挺直了腰,声音也稍微抬高了几分,“几张纸,一支笔即可。”

    说着,他便望向了那位很温柔很好说话的大小姐,鼓起勇气继续说道“若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清点账目。”

    周围听见这番话的人都有些惊讶的扭头望了过来,在这个遍地文盲的年头,算学真不是什么廉价简单的知识,账房先生还算个技术型的体面行当,而一位落魄的小厮放话说自己能清点账目?这已然算是口出狂言的举动了。

    “你懂算学?”二小姐微微眯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认真打量了一番傻二,嘴角挂上了一抹轻蔑的讥笑。

    “比你懂。”他低声答道。

    二小姐一下就炸毛了,她最讨厌或者说最怕听见的,便是谁谁谁比自己强,她一直努力让自己永远不要再听见这种话,却没想到一个傻愣愣的小厮居然敢触动自己的逆鳞?

    “好!既然敢口出狂言,那便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懂!”二小姐赌气似的把一本账簿拍在桌上,随手翻开其中一页,咄咄逼人的问道“你来算算,这一页是多少?若是算不出来?就莫要怪本小姐狠辣了,对付江湖骗子,我一向是打断双腿再丢进衙门的!”

    说罢,又对着掌柜的吩咐道“他不是说只需纸笔便可算吗?给他找来!”

    “不必了。”傻二突然开口道,“已经算好了,这一页合计26个银元,零8个铜子。”

    写账簿的人书法不错,字写得龙飞凤舞的很好看,但代价便是一页纸只能记下寥寥几笔,很是浪费,不过倒是便宜了傻二,瞟一眼就能把这个位数的加减算出来。

    这客栈的生意只能算一般,金额也都不大,进出的条目自然也不多,还只是些十位数的加减,别说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傻二了,连小学生都能轻松算出来。

    只是因为交易笔数稍微多了点,会显得很乱,如果平时不怎么接触这个,也不懂一些科学计算方法的话,算起来很容易出现错漏。

    这与智商和知识储备没啥关系,无非就是个耐心和细心的考验罢了,让傻二这种人来做,其实是有些屈才了,只是这会已经落魄到谷底的他根本没有嫌弃的资本。

    在大小姐的支持下,他坐进了柜台后面,抱着三年积累下来的账簿就开始了计算,每一页都是随便瞟两眼,便在纸上写下一个别人不认识的符号,也就半柱香的功夫,一年的账便清点完毕了。

    “这一年借33金60银43铜,贷10金5银7铜,盈23金55银36铜,再除掉工钱和一些杂项开销,净盈利10金整。”傻二报出了一连串的数字,这一刻,他的眼神不再麻木,脊梁不再佝偻,声音也不再低沉。

    账簿上显示出来的金额其实是没有亏损,反而有点小赚,只是数额实在太低了,白氏根本都懒得收,索性留着作为第二年的成本了,等于是没赚到钱。

    没赚,就等于亏。

    虽然很没缘由,但与他相处了三年的掌柜突然发现眼前这傻子突然换了个人,不再是那条自己心血来潮收留下来的丧家犬了。

    一旁的二小姐也听得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怎么会?居然和家里算出的数额一致?而且还这么快”

    白氏主家里养着的账房先生,肯定早就已经算过这本账,给出了一个权威的正确答案,和傻二的一致,却和二小姐的有些偏差。

    说明她算错了,而且傻二算得比她快了很多

    “他算对了?看来真的是位通算学的账房先生呢?”一旁的大小姐笑了笑。

    “也有可能是蒙的”二小姐有些不服输的嘟囔道,又把第二年的账簿拍在他面前,凶巴巴的说道“我不信你能蒙对两次!”

    傻二的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像是在说你对数学的力量一无所知

    “那时我真的好傻好天真,以为自己便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了,所有人都不如我。”白瑟自嘲般的笑了笑,“直到我遇上了他那天我丢了好大的脸,也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输给别人。”

    “呃我爸就是这样认识了你和妈妈,攀上了高枝?”肖柏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哪有那么容易?我和你妈妈可是名门闺秀,而他呢?充其量一个账房先生罢了,他这番出头,非但没能攀上高枝,反倒是给自己惹来祸事”

    “那李掌柜是个精明人,做假账自然也不会出什么纰漏,他后面算出来的几个数字,都是家里先生一样,都算对了,还很快,他在算学这块果然是比我强很多的。”白瑟说着,又望着正在一旁煮茶的白苒,补充了一句“你妹妹就跟他学了一些,想来也是比我强的吧?”

    “后来呢?他既然出了个风头,怎么又摊上祸事了?”肖柏连忙追问道。

    “那是因为他找到了李掌柜做假账的漏洞啊,我们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对这些琐事根本不会去管,那自然是账本上写多少就信多少”

    “但他不一样,他在店里什么活都干过,知道什么是掺了假的,一一指出来后,李掌柜自然就藏不住了,当场承认了自己贪污的事,事情水落石出,也把他暗暗记恨了下来”

    “姐姐很开心的赏了他几十枚银元,那可是他好几年的工钱了”

    “可我却不肯承认失败,一边哭一边跑了,姐姐忙着追出来哄我,也就把他忘在一旁了”

    “那李掌柜不是啥善茬,被他戳破了自己的丑事,当晚便找来几个街头混混,胖揍了他一顿,钱也被全抢走了”

    “以后我们便好长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他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眼看着姐姐要和墨家联姻的时候”

    白瑟简单的描述了一番事情经过,并没有说出具体的细节经过,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肖柏倒是通过老爹的笔记大概了解了一下后面的事,被打残之后的肖言并不服输,跑去唆使那些同样可怜的佃户长工,想搞个大新闻,结果被人打个半死,或者说直接被打死了?

    但再后面线索就断了。

    肖柏想了想,旁敲侧击的问道“他和我说过,他后面遇上了一个叫蜉蝣仙子的老奶奶,被她救了一命,但之后就什么都没说了。”

    “那蜉蝣仙子,可不是一般人。”白瑟在听见这个名号后,神情一下子便严肃了起来,“她是云仙余孽的最后幸存者,蛊惑人心的老妖怪!总之,你以后要千万小心,不要和云仙余孽扯上关系。”

    不难看出,白瑟对这位蜉蝣仙子的印象极差,还有种莫名其妙的仇恨?而且对所谓的云仙余孽也没个好脸色。

    对不起,不但扯上关系了,甚至还成为了他们的头目小姨你不会一掌劈死我吧?肖柏有些心虚的想道。

    不过为什么大海胆和小姨都一口一个余孽呢?搞得云仙门当年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恶组织似的,但从小妖那边的描述来看,当年的云仙门不是声名显赫,万众来朝吗?而且就自己和几尊甲人的接触来看,除了有时候手段稍微过激了点之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黑深残的东西啊?

    肖柏在那边暗自琢磨着,突然感觉到脑海里涌入了一大股信息,来源正是阵眼,它像是以前给肖柏传授使用方法那般,直接将一段知识记忆印进了他脑中,应该是乘着他昏迷的时候做的?

    这种直接灌输进来的记忆,如果肖柏不去回忆便不会察觉,只有他回忆这方面内容时才会涌现,而他刚才正好在思索云仙余孽的事,这段多出来的记忆便随之涌上来了。

    原来,那个大海胆的学名叫做潜龙天尊?来自一个叫做天道守护者的黑恶势力;原来,当年云仙门的覆灭便是这黑恶势力的手笔?

    这票黑恶势力有妖也有人,一共九名成员,每一个都和大海胆的实力相当,负责保护所谓的天道奥秘。

    严格来说的话,这票黑恶势力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神仙,是得到了正规认证的,可以使用更高一层次的力量,与民间所谓的仙人、妖仙这些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肖柏想到这里,头皮不禁发麻,他可是直面过大海胆,知道那东西有多厉害的,结果现在像它那么吊的还有八个?

    原来,云仙门不是云修仙,而是作死式修仙?他们擅自窥探天道奥秘,引来了天道守护者的惩罚,要求他们全派自尽以谢罪?

    云仙门当然不会从了,直接开怼,凭借着星象宗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居然成功怼死了那头天道守护者,还把它的骨头喂给阵眼了,在作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于是黑恶势力倾巢而出,八尊和大海胆一样实力的天道守护者齐出,一口气就把云仙门给摁死了

    这便是大海胆给肖柏安的那三个罪名的由来了,盗天之贼,违逆之徒,云仙余孽,因为窥探天机,所以是贼;因为不肯乖乖自杀,所以违逆;最后余孽这个更是不用说了。

    难怪风剑香和白瑟都劝他不要和云仙门有关联,也难怪阵眼先前一直不肯告诉他当年的经过,这种事,是一般人能掺和的吗?

    得亏肖柏当初还觉得白捡了个门派美滋滋,以为自己在主角之路上更进了一步,可这哪里是什么主角之路,根本就是作死之道啊!

    想到这里,肖柏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了,自己可是才弄死了一头大海胆啊!这要是八头一起涌过来怼自己,怕不是神仙难救?

    哦不对,神仙就是想他死的,本来就不会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