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死因调查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你是说那些东西,全都被太子发现了?”

    闻听此言,宗楚客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一次,他是当真坐不住了。

    一直到刚才,他都没有说实话,其实,武三思的一系列活动,他都清楚,就算两人没见面,互通的书信也一直没断。

    他初期的计划,宗楚客全都知晓,不必挑明,他也知道,宗爱柔口里所说的东西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不能说。”

    她拒绝的很干脆,没给她老爹留一点面子。

    这可就不好办了,据他所知,这次武三思分派出去的东西,可不止一两件,太子究竟是抓到了什么把柄?

    这里面有鬼啊!

    宗楚客脑筋一转,正对上女儿狡黠的双眼,他们这对年轻人,肯定已经挖好了坑,等着他往里面跳,爱柔一定握着消息,却不愿都透露给他,他能明白他们的心态,却还是有些气恼。

    “不说罢了,你们也别妄想老夫会和你们合作。”

    “阿耶,言尽于此,您自己想想清楚,爱柔倒也不怕,大不了走错一步,就一起完蛋。”

    真是冥顽不灵,爱柔一听这话,气呼呼的起身,都到了这个节骨眼,还要充大,到时候,船沉了,一起掉河里就是了,她也懒得管了。

    宗楚客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士,面对这样生死抉择的大事,他根本没有办法马上做出决断,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

    如今,爱柔这样要求他,也是强人所难了。

    不过,他这厢拖上一拖,自然有人看不过去。

    轻车简从的来到醴泉坊,这是李俊第一次踏入这间里坊,也是第一次来到谯王府。

    听说这座破落宅院,原先曾是前朝官员之宅,由于面积比较狭小,朝廷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分派,经年累月下来,它就越来越荒芜,越来越破败。

    看到它的断砖破瓦,谁还会想得起,这里也曾经是一座气派的官宅呢?

    而这里被称为谯王府,也不过短短十几天的时间,甚至于,城中的不少百姓,都并不知道这座破宅子已经是谯王的府第。

    如今,葬礼都已结束,谯王之死,也定性为自杀,当然对外还是声称暴病而亡。

    不管是体面的葬礼也好,丰富的东园秘器也罢,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关于谯王之死,皇帝李显仍然无法释怀。

    于是,他特别派出太子李俊,负责彻查此事,他总是认为,李重福之死,不是一时想不开那么简单。

    或许,他是被人谋害的也说不定。

    他实在无法相信,如此年轻的儿子,会这样轻易的就抛弃自己的性命。

    接了这项任务的李俊,专程到此,并没有清简自己的仪仗,都是因为他有皇帝的谕旨。

    他正要进门,恰好碰到了太平的小侍女晨阳,她急急从院子里跑出来,裙裾摇摇,成功获得了李俊的注意,而后,就搀扶着太平出来。

    李俊打眼一看,豁,这是又要开始表演啊!

    太平一出来,就拉住了他的手,勉励他一定要好好调查,还福儿一个公道,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之类。

    李俊一一应下,心里却升起了疑惑。

    听太平的意思,她十分希望李重福不是死于自杀,而是被人害死的最好。

    从她的言语判断,她应该是心虚了。

    听闻这几日,她夜夜都睡不安稳,时常梦魇缠身,那些传说中的道士,这一次可当真派上了用场,纷纷做法驱魔,可惜的是,效果并不明显。

    他略作考量,也许太平认为,如果李重福是自杀的,那么她对他的挤兑,一定是促使他弃世的原因之一。

    而如果李重福是被人害死的,那她就放心多了,可以得到解脱。

    严格来讲,她虽然讨厌他,可也没有恨到想弄死他的地步。他的仇人另有其人,只要李俊能够帮他昭雪,他也许就不会再缠着自己了。分析到了这一层的意思,李俊答应的更加殷勤了些。

    哎,一把年纪了,天天做恶梦,也是有点可怜。

    护送太平回府后,李俊带领姚逵,进入谯王府。

    在这里,只剩下崔、何二位长史留守。

    按照一般的处理规定,既然两位长史服侍的大王已死,他们也就不必再返回封地,就留在长安,等候几个月之后,朝廷有了缺职,就会再次分派职务。

    原本李显是想处置了二人的,爱儿惨死,他们两个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更没有对他采取任何的救治措施,就任凭李重福在他们眼皮底下丢了性命。

    就算重福生前并不是李显钟爱的儿子,可这并不妨碍他死后成为父亲怀念的人物。

    也不妨碍李显把两个长史拉出来,出出气。

    二人能够免死,要感谢的,还真不止李俊一人。

    他们能够活命,都是韦皇后的功劳,要不是她雷利风行的处置了李重福的那些小厮丫鬟,让他们去给谯王陪葬,这两人的下场可就说不定了。

    等到李显怒气渐消,李俊从旁说和,言明利害关系,他看在已经有人为李重福殉葬,也就饶了他们一命。

    不过,他二人以后在长安城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好过,恐怕官职就要从低阶的做起。

    对二人来说,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他们没有任何不满。在没有重新安排官职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们就暂住在这谯王府里,老老实实的给谯王守丧。

    就连现在,他们也还是缟素加身,每日唉声叹气,不知有多伤心。

    李俊进入府宅,先和二人会面,他这次来的意图也很明确,调查李重福究竟是怎么死的。

    不要怀疑,对于谯王之死,他和李显的意见是一样的,到底是一位皇子,他们绝不相信,他会这样轻易的就捐弃性命。

    “你们两个说说,谯王真是自杀吗?”

    “千真万确。”崔长史答道。

    “当日正是元正,这府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谯王心情十分低落,他原本还想趁着元正观礼,能够进宫面圣,求得陛下原谅。可殿下也知道,陛下并没有允许大王进宫,大王失望极了。”

    “这么说,是因为丧失了最后的机会,所以才会想不开的。”

    “应该说,自从在朝堂上受辱,大王就一直心绪不宁,惶惶不安,他总是惧怕陛下会处置他。”

    他原来是在惧怕李显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