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阴谋家蠢蠢欲动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那,殿下希望我怎么做?”

    宗爱柔定定的看着他,心知,在这场权力游戏之中,她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今天的选择,也许就会决定明天的命运。

    李俊长叹道:“我希望,令尊能够找准位置,不要和郡王为伍。”

    这只是他反复权衡之后的说法,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曾考虑,将铜符偷放到宗楚客府上,让他沾上一身屎,想甩也甩不掉。

    毕竟,这厮实在惹人厌,这几年在朝廷上也是坏事做尽,惩治他一点不冤。大不了,最后不治他的死罪罢了。

    不过,后来还是念在宗爱柔的面子上,放弃了这种想法。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让宗楚客自己迷途知返,不要做不知好歹的搅局者。

    他应该明白一点,在这个朝廷上,武三思代表的是一方力量,是把持朝政的权臣,可他宗楚客并不是。

    作为一个聪明人,他应当知道,及时与他解绑的重要性。通过此前的一些交往,李俊认为,这老爷子,不是那么不开窍的人。

    所以,他才转变的战略,主动出示铜符,希望在大战开始之前,就把这只老狐狸先按下去。

    这计谋能不能成功,还要看宗爱柔,看她在宗楚客的心里占了多大的分量。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看家父的种种做法,也不想和他再搅合到一起。”

    “爱柔,这可是说不准的事情。”他沉声道。

    “我认为,事情拖到最后,郡王还是要逼迫令尊出手的。至少也要让令尊保持中立的态度,不要碍他的事。”

    这句话倒是说在了点子上,爱柔点点头,表示理解。

    以她对父亲的了解,即便他不选择武三思,也不见得就会选择太子,除却胆小之外,宗楚客还很有些自负,与投靠某人相比,他更想成为各方拉拢的一方势力。

    这样他就可以对这些人予取予求,游刃有余,基于这种想法,他确实极有可能在今后的争端之中,采取中立的策略。

    “那太子殿下肯定不希望我阿耶不表态了。”她说。

    “这是自然的,别忘了,他今后可是我的岳丈,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我的对立面。”

    “这也就是说,如果阿耶这样做了,殿下就要处置他。”她做出合理猜测,在等待他的回答的时候,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李俊笑眼瞧他,握了握她的手,让她不要太紧张。

    “处置是一定要有的,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啊,不过,到底是爱柔的父亲,我不想让他难做。”

    “爱柔,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了。”

    “你要尽力劝说尚书,让他不要草率行事。”他循循善诱,提点着爱柔,却并没有明言,让宗楚客跟着他做事。

    这些事情,是需要她自己理解的,顺便也可以通过她的行动,揣测她真实的心意。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意料之中的,她也没有向他承诺什么。两人好像能心灵相通似的,当他们走出道观,笼罩在长安城天空的阴影似乎都消散了几分。

    然而,诡诈的阴谋绝不会因为李俊的极力阻拦就停止他的步伐,这张由武三思织就的魔网,他已经拼上性命去破解,可惜,武三思也不是吃素的,多年经营下来,他的退路很多。

    郡王府中,迎来了一位神秘客人,他就是楚国寺方丈长宽。

    多年来,他躲藏在楚国寺中,刻意避开长安城的繁华热闹,与清静修行的表象不同,他的胸膛时常炙热滚烫,总有冲动的情绪在引导着他,做一番大事业。

    作为当今世上最繁盛都市的居民之一,他感受到的却不是宁静与祥和。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没有缘由,没有目的的,就想参与到重大事件当中,指点江山的。

    我们暂且将他们称之为天生的阴谋家,破坏者。

    他们憎恨既定的秩序,世道越安稳,他们越愤恨。

    他们心中总有一些所谓远大的志向,他们深信一句话,乱世出英雄,清平盛世,自然是他们厌倦的。

    平静的生活,让他们无法找到缝隙去挑战现有的秩序,达到裂土封侯,坐拥一方山河。

    他们焦躁不安。

    这些年,长宽刻意结交武三思,也是看中了这人对皇位的觊觎,他的野心,会成为实现长宽愿望的良好跳板。

    这一天,他已经等待的太久。

    胸臆膨胀的难受,他拼命抑制,这是他第一次正式踏足郡王府,武三思能允许他出现在这个地方,只能说,他的内心亦相当焦灼。

    据他所知,之前的数个安排,都已经宣告破灭,也就是到了这样紧迫的时候,武三思才会求助于他。

    毕竟,像他这样,以虚假身份生活在长安城,终日躲藏在阴暗角落的歹人,绝对不是应该出现在王府里的人。

    郡王府内的建筑依旧气派十足,小厮婢女在府苑之中穿梭,手上的活计忙个不停,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变化,德静郡王依然是这朝廷上势力最强大的权臣。

    长宽置身庭院之中,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不安,不知是他自己的心态作祟,还是事实就是如此。

    难道,这次举事,将会迎来失败的结局?

    他的心中涌现这样的念头,却并不惧怕,是生是死,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这条命,本就是捡回来的,如今,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如果,能以他的渺小身躯,搅动风云,死有何惧!

    为了彰显对他的重视,长宽是穿着僧服,从正门进入的,朝堂上接连发生突变,特地跑来郡王府拍马屁的人也少了许多,他们在门前看到这僧侣打扮的人,不过是略微侧目,并没有过多的议论。

    这年头,大王都可以在家宅里自刺身亡,还有什么事不会发生,郡王结交僧侣也没什么稀奇的。

    或许是求个心安,也说不定。

    当然,长宽到此,也确实是以此作为伪装。李重福死后,武三思并没有多少愧疚,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会见长宽,对外也宣称是见到鬼怪作祟,心绪不宁,让长宽上门做法事。

    这理由完全正当,从哪里都挑不出错来,长宽在刘德昭的带领下,绕过前院,走向后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