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神秘访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在苦桃已死的消息还没有传出东宫的时候,太子就已经派出骆绎,回到洛阳接应裴恒等人。

    骆绎与裴恒相识,且上次见面之时,他已经将墨儿的安危托付给了裴恒,看他的意思,答应的十分爽快,只要骆绎能接触到裴恒,就一定能保护墨儿。

    兵贵神速,就只是早了一天,骆绎就赶在歹人之前赶到了洛阳,他先是和无名酒肆的人接头,将最近长安城中的异动说明清楚,而后,就着力跟踪裴恒和墨儿等人。

    原本他也打算先知会二人一声,让他们有个防备,可转念一想,这样做,恐怕会打草惊蛇,那些打算暗害他们的歹人,说不定就要隐藏行迹,蛰伏更久。

    按长安形势的发展,大决斗几乎就是一触即发的事了,他们没有时间迁延,只能放任墨儿他们随意行动,以期尽早引蛇出洞。

    这样做的套路是对的,谁知火候拿捏的不准,竟然让裴恒受了重伤,骆绎也是追悔不已。

    好在大家都是敞亮人,不至于为这些事情就撕破脸皮。

    裴恒也终于明白,这伙人的来意是什么了。

    这样看来,也是自己最近沉迷情爱,居然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身边徘徊,更没有发现,就在不远处,还有人日日监视。

    要不是骆绎及时赶到,他真的难以保护墨儿,墨儿一直聆听着他们的对话,对局势有了一个通盘考量。

    在整个事件之中,她是关键一环,现在,武三思摆明了不再相信她,那计划的其他部分还会实行吗?

    再者,看现在这个情势,武三思一定会等到杀手分队平安回到长安,确定墨儿已死,才会开展行动,非此,这整盘计划,恐怕就有全部浪费之嫌疑。

    她明白,这次武三思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调动无数人脉,打算搞一个大事件的,如果,从她这里就出现破绽,他很有可能就彻底龟缩回去,再也不启动计划。

    “可是,我没死,杀手却死了,再过几天,武三思一定会意识到行动失败了,到时,我们怎么办?”

    无名子端着肩,亦陷入沉思,这也是他为难的地方,他们到底不是武三思本人,谁知道,他会如何处断此事。

    是冒险行事?

    还是彻底放弃?

    他们不能把赌注压在这样摸不准的事情上。

    “以你对武三思的了解,他会不会冒险行事?”无名子思忖片刻,问道。

    “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当时他将铜符交给我的时候,模样非常认真专注,似乎对这个计划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想,在当时来看,他一定对这个计划信心十足,希望能一锤定音。”

    “而且,据我所知,这个计划的安排非常庞大,如果直接放弃,武三思恐怕不会甘心。”

    “可是,事到如今,武三思这边还当真不好处理。”

    墨儿的话,无名子相当认同,这样一件件事情做下来,太子等于是把武三思的所有阴谋都一一破解了。

    在武三思看来,苦桃已死,那诅咒人偶之事,他恐怕就不会再提起,他无法确定人偶是否还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而且他也失去了直接的策动人,无法掌握东宫之内的活动。

    铜符是经由墨儿的手递出去的,虽然也有一部分的铜符是另找了其他人,安排在个个地方,可最重要的一枚,还是交给了墨儿。

    如今,墨儿已经被怀疑是太子的人,那这枚铜符就算是废了的了,墨儿肯定已经把涉及到这方面的谋划,一一告知太子,这一计又走不通。

    最后还有武攸绪那边,火药倒是个极好的发现,也算是他计划之外的收获,如果能把这些火器按到太子身上,然后再添油加醋的描摹一番,或许就可以给太子治一个阴有二心的罪名。

    可李俊已经提早将火药公之于众,并且讲明了他的用途,等于是先一步堵住了武三思发难的机会。

    这样一通操作进行下来,完全是一箭三雕,将武三思的全盘计划彻底打乱,他要想重新整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然而,机会也还是有的。

    毕竟,明面上的危机都被李俊化解,可暗地里的呢?

    武三思在朝廷耕耘多年,门路众多,他根基深厚,肯定还有不为人知的后手,这才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

    由骆绎传达的,太子的要求与无名子一开始料想的完全不同,他居然想主动出击。

    在墨儿遇险之前,无名子还略有迟疑,不知武三思那边究竟是什么心态,现在看来,他确实已经被太子逼到死角,几近于困兽犹斗了。

    如此,采取主动也未为不可,毕竟,他们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布置,提早实行也不是不具备条件。

    计划已定,无名子派出酒肆的各路人马,分别前往各大府衙,发出警示。

    另一边,监察御史姚绍之府上,也迎来了一位老朋友。

    姚绍之从内室走出,看到张延祖,立刻迎了过来,此人正是武三思身边的重要谋士,平日里,只负责给郡王出谋划策,很少露面。

    这次,他亲自前来,姚绍之马上就心中有数,计划要开始实施了。

    “绍之兄,别来无恙啊!”

    姚绍之略一拱手,两人见礼,张延祖说的没错,他两个自从上次一别,足有两年都没见过了。

    这次,还真是久别重逢。

    “延祖,郡王近来是如何计划的,我这里奏章都写好了一沓,就等着郡王一声令下,就奏报朝廷。”

    他信心十足的看着张延祖,却见他的脸上难得的闪现了为难的表情。

    张延祖叹了口气,只得将这些日子长安城发生的那些糟心事一一讲来,他越讲,姚绍之的脸就越阴沉。

    按照这个情势发展下去,郡王的局势不妙啊。

    众所周知,自从武皇驾崩,武氏一族的势力就大大减弱,如今,要想重整河山,只得从下一代入手。

    在现在的情势下,推出一个姓武的皇帝,简直是想都不要想,如此,继续扶植李唐皇族之中的傀儡,就成了唯一能走得通的道路。

    李显糊里糊涂,也是极好控制的,可是他的身边,还有野心勃勃的韦皇后,以及她代表的那一部分势力,就算韦氏得势,也会扶持他们韦家的人,绝对不会倾向姓武的。

    这是一个现实问题,随着李重福的死亡,这条路便走不通了,况且,看李显的身子骨,这些年来也很坚挺。

    上一次当太子时候落下的那些病症,居然一点一点全都康复了,如今又白又胖,除了懒病,浑身上下是一点大毛病也没有。

    这样看来,再坚持个十年二十年不成问题,如此,在继承人这件事上,变数就大大增加。就连现在占着太子之位的李俊,今后还会不会一直坐稳这个位置都是说不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