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相救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然而,双拳难敌四脚,更别提他们有无数只脚,而这些壮汉也好像是在故意玩弄裴恒一般,并没有立刻取了墨儿的性命,而是饶有兴致的和他对打,看着他渐渐体力不支,这才慢慢转向他身后,长刀向墨儿刺了过来。

    墨儿手无缚鸡之力,眼见着长刀逼近,费劲全身力气,也只能躲闪一招,而那些武林高手,根本对她的反应不屑一顾,紧接着,又一刀就径直劈了过来。

    墨儿被土块绊倒,重重的栽在裴恒的身上,她这才发觉,裴恒的肩上,背上都有血痕渗出。

    赤红的颜色,骇人至极。

    “裴参军!”

    “你们别害他,既然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好了!”

    事到如今,墨儿也渐渐明白过来了,这些人既是冲着她来的,那就只能是那人派来的。

    她自问,成长至今,从没得罪过什么人,更别提是恨她恨到想谋害她的地步。

    她只是东宫的一名小小婢女,丢在人堆里都没人注意,怎至于如此招人怨恨。

    只有那人,只有他,不想让她好活。

    一人做事一人当,裴恒和那人没有任何关系,怎能让他被自己的连累。

    裴恒捂着胸口,手还是不肯放开,墨儿拼命挣扎,想要脱离他的掌控,跟那些歹人拼命。

    一把钢刀,闪着寒光,径直向墨儿的脖颈刺过来,电光火石之间,不知从何地窜出一白衣青年,大袖一挥,瞬时洒出铁珠若干,几个奔上来的壮汉,登时立在原地。

    不动弹了。

    锦袍青年不明就里,还上前查看,只略微推了一推,几个壮汉就犹如轰然倒塌的大厦一般,渐次倾倒,再探脉搏,根本就没有了起伏。

    全死了。

    青年震惊不已,在裴恒和墨儿的身前,站立一个白衣少年,身量纤纤,那人正是骆绎。

    裴恒认得他,墨儿好像也有印象,他是太子的人。

    平时见他身子单薄,面容俊秀,还以为是个只管出主意的谋士一般的人,今日一见才知,原来是真人不露相,他居然身怀高超武艺。

    锦袍青年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街巷之中已经横躺了数具尸体,而同行的杀手,只剩他一人还喘着气。

    骆绎不疾不徐,看到裴恒身上的累累伤痕,眼神略有惊讶,随后,从坊墙上又跳下来几个高手,说着就把锦袍青年逮住。

    锦袍青年自知大限将至,立刻要紧牙关,谁知身旁的壮士,伸手一点,就让他的关节动弹不得。

    他眨巴眨巴眼睛,心道,这下完蛋了。

    骆绎回身,扶起裴恒:“裴参军,还撑得住吗?”

    “我没事,那青年是来杀墨儿的,一定要留活口。”

    “我明白,你放心。”

    几个人从小巷里走出来,宽广的街道上,热闹的庆典仍然在进行着,到处都是人们的欢声笑语,成串的花灯,将浓黑的夜照的亮堂堂的,眼前的喧闹繁华,不禁让人产生怀疑,怀疑刚才那生死之战的真假。

    几人正处西市之中,不由分说,自然是前往无名酒肆暂且避难。

    进入内室,无名子一看裴恒的伤势,亦眉头皱起。

    “不是让你去帮忙了吗?怎么还会伤成这样!”

    骆绎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看向裴恒:“这不能怪我,我这也是给裴参军一个表现的机会。”

    “美人在侧,裴参军殊死拼杀这才能让美人倾心,我若上前帮忙,没有一招半式歹人就被收服了,哪还能抱得美人归啊!”

    他说的头头是道,墨儿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裴恒为了救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人一身武艺,却只冷冷旁观,看他们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才赶过来帮忙。

    若是歹人下手快些,他们说不定早就一命呜呼,根本等不到他的帮助。

    “这位郎君,墨儿感谢你出手相助,可你的作为也让人不齿,你这样做,岂不是眼看着我们在死路上徘徊,若是一着不慎,我们丢了性命,你也无所谓吗?”

    她的声声质问,也让骆绎汗颜,他这次着实冤枉,他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逼入小巷,厮打了一阵,他立刻就扑上去帮忙,还是让裴恒受了伤。

    现在这样说,不过是看他们二人情投意合的样子,顺嘴调侃,看来,他这样少言寡语的人,还是继续保持沉默比较好。

    他连连道歉,说明真相,墨儿渐渐消了气,大敌当前,现在不是顾忌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裴恒身上的伤,看似狰狞,其实并没有伤到筋骨,简单包扎之后,就可以控制住伤情。

    几人坐在一起,开始梳理今天的事件。

    一切都和李俊的料想并无二致,当他甩出苦桃这个包袱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样做的风险性。

    武三思不是傻瓜,一旦苦桃的事情捂不住了,他很快就会联想到,这人在洛阳兴许就死了,如果她已经死了,或者人身受到控制,那么,那谎称苦桃前往长安的书信,必然也是造假。

    信是假的,那信是谁送来的,是墨儿。

    墨儿是他亲自安插到东宫的线人,他一直非常信赖她,他还记得墨儿当日的说辞,她说苦桃和她是认识的,互相都知道彼此的身份,苦桃急着去长安,无法出宫,所以委托她来送信。

    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个相当拙劣的谎言,他当时居然就信了,还把这书信转交给了武延秀,安定了他的心情。

    这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如果当时他能识破这个谎言,就不会让太子得了先机。而且,更令他惶恐的是,墨儿手里的铜符。

    那可是一举击败太子的法宝,是他亲手交给她的。如果,当初的信是假的,那毫无疑问,墨儿已经是太子的人了,真是可恶,他预料到,那铜符也已经到了太子的手。

    他内心恼怒的愤怒可想而知,哪能想到,自己聪明一世,最后竟然会栽在一个小娘子的手里。为今之计,只有先杀了她祭旗。

    于是,赶着上元灯节,男男女女都能上街游玩的好机会,歹人打算趁乱出手,却怎知,他们的行动早就被太子意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