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九十九章 观花灯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显握着他的手,再次勉励李俊好生主持丧礼,父皇身子不适,这几日的朝政也都托付给他了,李俊一一答应。昨晚这件事一出,他也有了准备,一向身子虚弱的李显,碰上了这样的糟心事,肯定是没办法再处理朝政了。

    喧嚣过后,一切都恢复平静,李重福得到了他应得的待遇,提早躺到了李显为他准备的陵墓之中。

    死者长已矣,活着的人,还要打起精神,继续奋战。

    真正的战斗,这才要展开。

    洛阳城中,元正过去,接下来,人们又紧锣密鼓的为下一个重要节日做准备。

    虽然主人不在,洛阳东宫也早早的开始制作花灯,小厮侍女们也获得了难得的假期,人手一个,打算在灯会上好好神气神气。

    自从平安送出消息,这几日来,东宫内一片宁静,完全探听不到阴谋诡计的动静。

    裴恒和墨儿,因为共同的秘密渐渐靠近,时不时的可以站在一起,并肩说话。

    明眼人也看出来了,这两人有情况。

    谁也不会多嘴多舌,世上最难得的就是有情男女走到一起,谁会去搅散这样的好姻缘。

    倒是墨儿自己,常常因为自己是个奴籍,对他们这一层关系抱有谨慎态度,不敢让自己陷得太深,唯恐将来不能走到一起,白白伤心。

    但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回绝裴恒的好意,这不,今天要用的花灯就是裴恒亲手制作的。

    天色渐黑,灯会也即将开始,东宫里的小厮侍女也准备出去观灯,可这东宫不能没人看守,所以就想了个公平合理的办法。

    现在所有当值的小厮,婢女和侍卫们都凑在一个小陶罐之前,紧紧盯着黑幽幽的洞口。

    个个摩拳擦掌,那里面装的东西可是能决定他们今夜生死的,极为重要。

    众人目光灼灼,谨慎的将手伸到陶罐里,这个时候还能反应人的性格,有的粗豪人士,只一瞬就随随便便的抽出一个纸条,有的可没那么容易,伸手的时候就犹犹豫豫,等到手伸到罐子里,还不死心,手指头不停搅上几圈,等到后面的人都不耐烦了,他才堪堪拿起一个,还很不甘心的样子。

    纸条都抽好了,个人都把自己的纸条摊开,只一个动作之间,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有了彻底的改变。

    那抽中画了横杠纸条的,自然喜笑颜开,今晚的花灯他们是瞧定了,不由分说,已经去收拾打扮,一刻也等不及。

    那些抽到空白纸条的,也无可奈何,都是天意使然,你没抽中,这就说明,老天爷也让你今天留在府里,不得出去闲逛。

    墨儿此刻的心情,说不上是好还是坏,她的手里攥着纸条,却没有挪动步子,眼神时不时的飘向那惦念的人。

    裴恒爽朗的将纸条扔到一边,迎着她的目光走了过来。

    “你是抽中了吧!”

    “快去吧,机会难得,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

    他拿过她手中的花灯,重又端详了一遍:“墨儿啊,不是我自夸,我的手艺真是不错。”

    他这一说,墨儿更觉无地自容。

    羞红着脸说道:“你不去,我也不去!”

    自他打开纸条的那一刻起,墨儿的眼光就一直追随着他,见他扔掉了纸条也就有数了,他没抽到能出去的纸条。

    她忽然觉得意兴阑珊,早就期待的灯会,也难让她兴奋,她一直不肯承认,但到了这一刻,内心真实的想法,骗不了人。

    她对裴恒的在意,早就超出了一般朋友关系,很多事情,都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的。

    “你两个不去怎么成,这花灯也做好了,佳人也凑成对了,是吧!”

    这过来打趣的,是个年轻侍卫,名叫秦无双,算得上是东宫侍卫里资历最少的,年纪也最小,现在也不过十七岁。

    整个卫队里,就属他能说会道,逮着什么都能调侃一番,这回又找上了裴恒,上来就是这种嬉闹的言语。

    “你莫要拿墨儿娘子取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小侍卫嘴角一歪,嗤道:“哟,这还没过门呢,就维护上了?”

    “裴参军,以往看你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啊,怎么着,到底是嫂子说不得吧。”

    墨儿脸色更红,却又不能反驳,着急的拧着袖管,裴恒亦怒气上涌,正在场面即将失控之时,秦无双取出个小纸条,正当中一个大大的墨迹横杠。

    “拿着吧,用我的去,保证能出门。”

    他把纸条塞到裴恒手里,裴这才明白过来,他特地跑过来挑事,是为了什么,不觉有些惭愧。

    “这就不必了,谁抽到了就是谁的,再说,上元灯会谁不想去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就是,你年纪轻轻的,赶快去玩。”墨儿亦帮腔道。

    秦无双咧嘴一笑,满眼都是狡黠,裴恒直觉,他又要乱说话了。

    还没来得及拦,就听得他说:“墨儿娘子,裴大哥没抽中,这才不去的,我看你明明抽中了,怎的还在这里,人家别的娘子,早就去梳洗打扮了,你再不行动,可就要晚了。”

    他一边说,灵活的眼珠子,不时在二人的脸上转来转去,弄得他们都不好意思起来。

    目的达成,秦无双双手叉腰,神气的很。

    “你俩也别装了,我早就看出来了,这花灯是裴大哥做的吧,拿着人家做的花灯,却不和人家一起去,那成何体统。我年轻,赤条条光棍一个,就是上街,也没人陪我看花灯,你俩要是再不去,小心我变主意。”

    既是人家的一番心意,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只得成全他了。

    上元灯会可以说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节日,以朱雀大街为中心,延伸到东西两街,到处都是悬挂的花灯,姑娘小伙提着自家的花灯上街,还可以将它们随手挂在横杆上,供人欣赏。

    这挂花灯也是为了讨个好彩头,许多花灯上都写着灯谜,就等着有缘人破解。

    花灯都是公共的,各式各样,争奇斗艳,在这一日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比赛。

    这一日,上街的百姓,手里都会备着一个小花签,个头大小都大同小异,这花签可是有大用处的。

    等到夜幕降临,花灯渐次点上,这花签就派上用场了,老老少少擎着花签上街,见着漂亮的花灯,就把花签黏在灯上。

    等到这一夜结束,明日一早雍州府的官员就会上街,把这些花灯回收,顺便清点花灯上拈着的花签,哪一家的花灯得的花签多,就能得到雍州府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