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重量级人物悉数到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在三五个侍女的搀扶下,妆容素淡的太平公主,步行前来吊唁,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她家和谯王府不过几墙之隔,总不至于还乘坐马车过来。

    却见她红着眼眶,一进门就直奔向李重福的棺材,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她站在棺材前,凝视着谯王灰败的面容,说一点不害怕那是骗人,昨晚她因为害怕谯王变成厉鬼来索命,彻夜都抱着法器,才能勉强平稳心绪,一直到天已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睡着。

    可现在,她已迅速调整好心态,正对着这张曾经让她厌恶的脸,一副痛心疾首状。

    口里福儿福儿的喊着,心啊,肉啊,肝啊的叫着,好像她真有多伤心似的。

    这一通表演,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他们其中的很多人都是那一日朝堂争斗的见证者,那天太平咄咄逼人的模样,大家可还都没忘记呢。

    要不是她的挤兑,谯王也不会被逼上绝路。现在人也死了,她还来哭嚎,不免给人惺惺作态之嫌。

    好在太平身份尊贵,即便他们有怨言也不敢当面指责她,而她,也不是把别人的指责,听进心里的那种人。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下,太平完成了她的全套表演,李俊见她擦干了眼泪,亦迎了过来。

    就算他也认为太平这事办的不厚道,可到底是长辈,他不能对她视而不见。

    “俊儿,这个朝廷以后就都靠你了,你说,福儿他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说着她的眼泪又涌了上来,李俊忙上前搀扶住她,感慨道:“姑母,不要太过伤心,保重身体要紧。”

    “姑母知道,可姑母还是伤心啊,我就住在隔壁,可我一点迹象也没有察觉,如果早点发现,说不定,说不定福儿就能得救了!”

    她期期艾艾,再次垂泪,身边的侍女不停安慰她,李俊也不免说了几句劝勉的话,在众人的劝慰之下,太平终于止住了哭泣,缓缓返回自家宅院。

    在她到访之后,众人屏气凝神,等待着下一位大神的降临,那便是帝后夫妇。

    谯王自刺,按照今天的安排,李显并没有剥夺他作为大王的丧礼待遇,既是如此,他肯定也会到王府吊唁,只是时间问题。

    送走太平,李俊在院子里逡巡一阵,他在观察,也在等待,直到现在为止,武三思还没有来凭吊,也许是他也有一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脸来见李重福。

    至于皇帝和皇后,作为亲生父亲,李显是一定会到的,变动因素在于韦氏,她本来就不是他的亲妈,又恨他恨得要命,李俊估计,她八成不会过来。

    伴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宾客来而又去,李显御用的马车,终于出现在门口。

    孙福禄搀扶着李显下车,李显换上了一身石青色的素服,近似丧服。他当然没有为儿子守丧的义务,不过,他还是穿上了颜色素净的衣衫,看来,李重福的死,让他悲痛万分。

    没看到韦氏的身影,李俊表示很满意。看来,她也不想面对这种尴尬的场面。

    为了让自己呆在这里具备合理性,他也给自己找了个差事,说到底,他也算是谯王的哥哥,葬礼进行到这里,来吊唁的宾客越来越多,总要有一个能压得住阵,做得了主的人,在这里守着。

    李重福没有婚娶,妻子儿女也根本不可能有,于是,他就自告奋勇来承担这项责任。

    看到李显,他觉得,他仿佛瞬间就苍老了十岁,那终日温和恬淡的表情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化解不开的忧愁。

    “父皇!”

    “俊儿,你在就好,照应好福儿,缺什么就直接和孙福禄说,一定不要让你弟弟哀荣有亏。”

    “是父皇,儿臣都会照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规矩来办的,父皇放心。”

    一句话就将李重福的身份定位,还是大王,更是李俊的弟弟,这话也是在警告李俊,你身为太子,对亲弟弟不要太苛待,该让他享受到的都要备办到。

    这些事情,原本不必李显再来提醒,李俊不是薄情寡义之人,更没有一副小鸡肠子,怎么会和死人计较。

    在他的搀扶下,李显渐渐走近棺木,短短几十步路,他走的却异常艰难。

    又一次,他需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场面,他这一生已经亲手送走了好几个儿女,这样的事情,他再也不愿经历一回。

    白皙的肌肤,似乎还有弹性,英武的眉眼,就在昨天还生机勃勃,而现在,却冷却灰败,成为了一具尸体。

    苍老的父亲,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昨晚清醒之后,李显就再也无法闭上双眼,他想立刻赶来看看谯王,皇后无论如何也不允许,他体虚气弱,受不了寒凉的夜风,最后也只得作罢。

    直到这时,当他真的看到躺在棺材里,冰冷的尸体的时候,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福儿真的走了。

    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他年轻时,在皇宫里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什么样的罪没有受过,无数的磨难都没有让他心灰意冷,撒手人寰,可福儿却如此轻易的就抛弃了自己的生命。

    他扪心自问,确实对他冷淡了些,可那也是事出有因的,而且,他的待遇比他年轻的时候要强上百倍,为何还会选择这条路。

    “父皇,节哀。”

    李显的眼神落在李重福的脸上,许久,许久,李俊怕他有什么想不开,出言唤了一声。

    李显抬起手,从袖袋里取出一个描金的乌木梳背,他用那精致的梳背,在李重福捆扎的很整齐的头发上象征性的梳了几下。

    而后,他就把那柄梳背,放到了李重福的身边。

    看那梳背精细的做工,纤小的形状,李俊揣度,这应该不是理想日常用的。

    那又会是谁的?

    韦皇后?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立刻被他否定,理想不是不知道韦氏和李重福的仇怨,他怎么会把她使用的梳背放到他的棺材里,那不是给韦氏找霉头吗?

    难道是……

    他猛然抬头,正对上李显复杂的眼神。

    游娘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