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黑锅随便发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最后,终于在花园后面的石灯笼旁边,找到了李俊亲手安排的痕迹。

    他指着泥土地上的几列车辙印,喊道:“快看,这是什么!”

    自从昨天到了东宫,姚逵就一直没回去,反正他是东宫常客,就是天天住在这里也没人会怀疑。

    唱戏没有搭台的怎么行,他立刻上前,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还装模作样的拈起一撮泥土,放在鼻子边上嗅嗅。

    李俊一看,立时瞪了瞪眼,这人简直是戏精,比他还能演,早知道他有戏瘾这么大,就多给他安排几场了。

    姚逵站起身,严肃的对李俊说道:“殿下,这是车辙印啊!”

    “属下没有认错的话,这是双辕推车留下的。”

    “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李俊明知故问,长耳朵的小厮婢女也凑了过来,远远听着。

    他故意放开声量:“属下认为,这是谋害苦桃娘子的歹人留下的车辙印。”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有人进来了?”

    “何方神圣,竟然连东宫禁地也敢闯?”

    “就是,不要命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没听说,城郊兴起一伙盗匪,都是武艺高强的,专抢达官贵人的家庭,从上个月开始,只报案的就有好几家了。说不准啊,他们是看元正要到了,就想抢一伙大的,这才盯上了东宫。”

    “你真是信口胡说,这东宫的守卫能和普通官员的府宅相比吗?我们这里岂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来的,要我看,这个凶手,还是出在东宫的宅院里头。”

    下人们的议论,声声传进李俊的耳朵里,刺的他生生的疼,这些人真是,发散思维是好的,也是他希望的,可谁让他们又把注意力转移回东宫了。

    方向都弄错了,没办法了,还是得他亲自出马。

    “欢儿,你说京城里闹劫匪了,这是怎么回事?”

    欢儿听到李俊提问一时手足无措,她原本是东宫里负责洒扫的小侍女,平日里连近前都靠不近,这一下,还被李俊点名,怎能不紧张。

    她拽着披帛,手里扭啊扭的,低声道:“禀太子殿下,奴婢也是听了传闻,做不得准。”

    “这无所谓,你说来听听即可。”

    说来,这件事也是歪打正着了。李俊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件新闻。

    这些日子,掩盖在喜庆过年气氛之下的,是偷盗事件频出,已经大大影响了京城内的秩序。

    雍州府的各位老爷,也高度紧张,唯恐这伙人在元正的一系列庆典之中找不痛快。

    然而,你既然捉不到人家,又怎么能控制住他们不出来搅合,欢儿时常上街采买,又擅嬉笑,一来二去的,在街市的老板娘那里听到了不少新闻。

    原来,这一个星期以来,雍州府难得的没有接到报案,大小官员弹冠相庆,还以为这伙人也知道过年了,要放放假。

    现在东宫出了这样的恶性事件,欢儿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伙人不是休息了,而是觅上新的高枝了。

    因为他们接连偷盗了七八个长安贵戚之家,受害的家庭总是被侵扰之后,才发现家里值钱的东西丢了不少。

    来无影,去无踪。

    官府衙门根本没有捕捉到他们一丝一毫的踪迹,于是,好事的长安市民就编排出了无数故事,将这些匪徒描摹成神乎其神的人物。

    再加上他们只骚扰豪富之家,对平民百姓秋毫不犯,普通市民更对他们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情绪。

    自觉争相传颂他们的事迹,是以,欢儿认为,东宫遭殃,很有可能就是这伙人捣的鬼。

    “你的意思是说,这伙人是盗匪,只偷不抢?”

    “对。”经历了长篇大论,欢儿说话的底气足多了,可以沉着应对李俊的问题。

    “受害的都是达官贵人之家?平民百姓没有遭殃的?”

    真是难以置信,在这个年代,传奇事件频出,妖魔鬼怪也大行其道,难道,真有这样的世外高人聚集在一起,为非作歹?

    经了他们神乎其神的讲述,李俊险些相信,他这东宫是真的被盗了,丢东西,死人都跟他没有一毛关系。

    多亏姚逵从旁怼了怼他,这才让他回到了现实。

    “殿下,刚才搜查的时候,属下发现,我们也丢东西了。”

    他眨眨眼,给李俊提醒,他抖擞精神,终于醒悟。

    对了,他也丢东西了,他立刻认定,这破事就是这伙盗匪做的没错,他的府库里也丢东西了,那先皇御赐的贝母七宝胡床就丢了,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前朝旧物,就连他平日里也不敢多用,大多数时候,都收在府库里。

    现在倒好,这样宝贝的东西,居然让几个小小匪徒给偷走了,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规矩。

    他立刻当众宣布了自己的推理结果,这伙人入侵东宫,所图的仍然是金钱,他们瞄准了东宫储存珍宝的府库,极有技巧的进门,马上就瞄上了镶满金宝的胡床。

    这胡床原本是个坐具,并不是用来睡觉的那种,个头不算大,只能两人对坐。

    它的坐席是象牙编织的,座位中间的小桌是纯金镶嵌云母猫眼石,绿松石制成,金光闪耀,价值连城。

    只要偷了这个东西,足够这伙盗匪在长安城体体面面的生活好几个月了。

    经过清点,除了七宝胡床,东宫境内就没有再丢失其他的东西,这也就是说,匪徒们一开始瞄准的就是这个目标。

    为了不引人侧目,匪徒们特意使用了架子小的双辕推车,他们将宝床放到架子上,再趁着夜色推出去,这样看来,匪徒至少应该有两个人。

    苦桃具体遇害的时间不能确定,究竟是盗匪得手之前遭遇到她,还是正打算逃窜的时候,偶遇了她,谁也说不清。

    于是,这口惊天大黑锅就顺势扣到了横行长安城的这伙匪徒的脑袋上。

    面对这样的结果,东宫众人不是没有疑问,可终究也不敢提出来,事件就按照李俊的说辞定性。

    假冒的苦桃予以厚葬,李俊还特地站在她的棺材前面掉了两滴眼泪,以示哀思。

    苦桃是没有封位的御女,明日又是元正,举行葬礼是不可能的了,李俊安排了一辆犊车,送她出门,一路向长安郊外驶去。

    在安化门外,有长安城面积最大的一片义冢,苦桃就被安置在那里,无碑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