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苦桃”死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元正的前一天,皇宫各处都洋溢着愉快欢乐的气氛,元正当日要放的花灯也被运了进来,各大宫殿的房檐上,纸灯笼都专门换了喜庆的大红色。

    宫女们也换上了上鹅黄,下橘红的衣衫,脸上的胭脂都厚了几分。作为后宫最重要的两位嫔妃,韦皇后和上官婉儿,也不遑多让,日子一到,就把此前备办的各种摆设都陈列了出来,力图让自己的宫殿成为皇城里最耀眼的所在。

    论宫殿的大小,飞仙阁和中宮正殿自然是没得比,然而,上官昭容也是不甘落后的人。

    大小比不上就拼审美,上官从小在宫廷之中长大,历经几朝,又饱读诗书,对美学很有自己的见解。

    在她的指挥下,飞仙阁整座宫殿都变装暖橘色,显得既温馨又喜庆,还与众不同。

    皇宫里热热闹闹,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而和皇宫几墙之隔的太子东宫,气氛却是罕见的凝重。

    所有该展开的节日布置都没有开始的征兆,宅院里的宫女小厮忧心忡忡,大年间的,出了这样的祸事,这对于东宫来说,可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

    今早,有人在后宅花园的深处,发现了一具女尸,脖颈上一片青紫,显然是被人扼死的,她穿着华美的衣裙,面目却已辨识不清,长安东宫这边,根本没人认识此人。

    最后,还是通过她腰带里缠着的一块玉佩,才确认了她的身份。

    她就是太子新近的爱宠,苦桃。

    当然,东宫的其他人是不可能认出她的,跳出来辨认她的正是太子自己。

    既然太子自己都确认了,其他闲人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只能抱着遗憾失望,可能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散了散了。

    侍女之间的流言也是有的,各人都在怀疑,这位太子的爱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怎么以前从来也没见过。

    几个小侍女在灶间谈论的欢快,咯咯笑个不停,她们猜测,也许是苦桃没眼力,被太子厌弃,才遭了这样的横祸。

    这事情肯定发生在她们刚刚抵达长安的时候,如此,就能解释为什么没人见过她了。

    亦有人怀疑,太子到长安已经快一个月了,这要是一到东宫,人就死了,尸体怎会还如此新鲜。

    完全没有发臭,也没有变成白骨,这怎么可能,她们虽然没有智识,可常识总还是有的,疑惑纷纷冒了出来。

    正讨论到兴奋处,雪青一脚踏了进来,看到雪青的身影,小娘子们立刻闭紧了嘴巴,再也不敢言语。

    雪青表情严肃,不由分说的走进灶间,向她这样等级的侍女,当然不必亲身到这里来,可这次,情况却不同。

    按照李俊的吩咐,她和阿城要时刻注意侍女和小厮之间的动静,凡是风言风语的,一定要严词制止。

    到了这里,这场戏还没到可以结束的时候,因为女子是被扼死,李俊扬言,这府宅里不安全,一定是有人将她谋杀,故而,在广阔的东宫里展开了一项搜查活动。

    是以,什么新年的准备布置也都停下了,李俊早就想好了,这场戏要是一时唱不完,他这东宫明天也不搞娱乐活动了,干脆上书李显,号召节俭过节得了。

    说不定还能讨得封赏。

    这女子,当然不是苦桃,苦桃还在洛阳疯着呢,她就是昨夜由李俊精心挑选的奸细雨铃。

    武延秀的书信一来,他就陷入困境,该怎么办,他一时想不到好主意,姚逵这个机灵鬼来了之后,果然带来了好办法。

    苦桃疯了,绝对是不能让她露面的,而武延秀的书信还要求的很急,不只是命令苦桃立刻给他回信,而且还约定休沐的第二日就要和他在平康坊见面。

    苦桃原是风尘女子,约在平康坊倒也正常。姚逵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按住武延秀,让他不能轻举妄动。

    一开始,李俊想,或许可以找个小娘子冒充苦桃,给武延秀回信,拖延一阵,不出去见面。等到大事办成,这些无关紧要的谎言,也根本没人计较了。

    李俊到底还是太过温柔了,姚逵一听这个主意,就摇摇头,如若这般,东宫之内就要日日防备着武延秀的刺探。

    要知道,他安插苦桃进入东宫,那是带着任务来的。现在联系苦桃,肯定是打算启动计划,所以,不达目的,他不会罢休。

    之前,在洛阳,他们还可以虚晃一枪,可现在,按照情势的发展,恐怕是拖不下去了。

    如果,不给武延秀正常回复,甚至是赶快和他见面,他一定会狗急跳墙,找机会再派人将计划进行下去。

    他们都知道,武延秀的计划是什么,现在那些东西都在无名子的手上,早就按照李俊的安排,到了它该去的地方。

    诸事安排妥当,就看李俊想何时起事了,既是如此,还不如主动出击。

    这个李代桃僵的计策,就是他贡献的。

    在武三思安排的众多奸细之中,有两名侍女,李俊亲自查看过后,发现其中雨铃和苦桃身量相仿,就连脸型也很相像,当即决定用此人代替苦桃。

    当然,是扮演已死的苦桃。

    李俊给她换上了宫廷命妇的华服,之后就命令侍卫们动手,对此举,他没有多少愧疚,他发现,随着他在大唐混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心也越来越硬。

    短短半年,他见识了太多的厮杀。死亡,并不稀奇,尤其是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朝廷。

    再者,这些人都是武三思的仆从,如果放任他们,最后倒霉的还是李俊自己。

    在女子断气后,他就把自己的玉佩摘下一块,放到她的腰带里,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这块玉佩会跟着她一起入葬。

    女人的问题解决,他开始迈出第二步。

    得找个凶手啊!

    他在东宫的院落之间装神弄鬼,不时看看这,瞧瞧那,好像真的要找到什么东西一样。

    其余的小厮也忙活起来,在各个殿堂,厢房之中检查,很快,就有了发现。

    府库之中的一架价值连城的七宝胡床没了踪影,众人似乎意识到,这女子的死和什么有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