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东宫地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穿过游廊,进入一扇普通大门,面前出现一间小小的厢房,打扫的很干净,基本摆设也都齐全,即便现在就要住人,也完全没有问题,姚逵擎着风灯走在前头,李俊稍稍在后,进入厢房,又向里间探了进去。

    姚逵脚步稍停,等到李俊走到他前面就举着风灯,殷勤等候,李俊揽住衣衫,在排列整齐的青石砖块之间,定睛一看,马上就找到了那块花纹略有不同的。

    姚逵把风灯又向下照照,李俊扣住青石砖的边角,略一使力,整块青石砖连同周边四块都一起掀开了来。

    面前赫然出现一条楼梯,显然这是一条密道,楼梯下方有淡淡的烛火,通向哪里还不知晓。

    要想突破这里,着实不容易,别看这厢房普普通通,一眼就可以望见,周围没有任何遮挡,其实,它的守卫都藏在厢房的二楼,从那里他们正聚精会神的监视着门外的一切。

    他们都是李俊精心挑选出来的侍卫,忠诚可靠,意志坚定,被编排成五班人马,划分不同时间段,负责地牢的守卫。

    为了保证他们的隐秘性,二楼的小窗都被改造的很小,外面罩上影影绰绰的纱窗,只有守卫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窗外的情况,外来的人,几乎发现不了他们。

    今夜,李俊驾临,众人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就连不当值的侍卫都出来应付,唯恐出问题。

    房内,李俊和姚逵依次走下楼梯,经过一条长长的甬道,眼前赫然出现一片开阔地,开阔地两侧建立了许多监牢,一排已经住满了人,另一排还空着。

    东宫的奸细并不多,这是值得李俊欣慰的事情。

    实际上,这条密道,并不是他的作品。

    早在他入住长安东宫之前,这条密道就已经存在了,告知他这个消息的,还是左羽林将军李多祚。

    那时,众人还在大非川战场上厮杀,难得有空闲的时候,谈及当初李显登基时候的许多往事,他状若随意的提起东宫还有一条密道,那是李显还在做太子的时候建造的。

    那时,女皇苛待儿女,心狠手辣,让身为太子的李显弥不自安,终日浑浑噩噩,没有个精神的时候。

    后来,在张柬之的指点下,李显在东宫暗角开掘了一条地道,直接通往外城,也就是姚逵现在居住的光宅坊。

    在李显还当太子的年代,这里居住的正是侍中桓彦范,也就是说,李显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开掘了这条地道,为的就是能够在女皇要危及他生命的时候,顺利逃脱。

    现在,李俊就身处这密道之中,不觉感慨万千,想到后来,李显和张柬之等一班老臣离心离德,就不免心伤。

    好在有自己的保护,这些人暂且性命无忧,他回头看看姚逵,这人现在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和当初认识的时候,没多少差别,他真的希望,他和姚逵的关系能一直这样和谐。

    虽然他知道,在天家里寻求感情慰藉是最荒唐可笑的事情,可还是不免这样想。

    也许,最终他和这些拥立他上位的重臣,最后也要走向一样的道路,但是,他依然期望,这一天能够来的越晚越好。

    这样看来,这条密道也不是很隐秘。至少在这个朝廷上,张柬之等功臣团体还有皇帝李显对它都很了解。

    不过,在李俊和李显没有撕破脸皮的时候,这条密道,以及这个小小的暗室,还是安全的。

    如今,那几个被武三思派到东宫执行秘密任务的小厮侍女都被关押在这里,李俊原本想把他们都隔离开来,不让他们相互影响,可细想起来,这些人原本都是认识的,即便隔离了视觉,还有听觉,只要听到说话声,他们就会迅速意识到,同党都被抓进来了,如此,隔离就没有任何作用,便作罢了。

    几人看到李俊的身影,反应也各异,有匍匐哀嚎,喊救命的,有威武不屈,誓要效忠武三思的。

    更有甚者,对李俊破口大骂,已然丧心病狂。

    李俊挥挥手,就当没看见也没听见,这些人最后也是活不了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他又何必被他们影响。

    姚逵走在后面,听到这些污言秽语,连忙上前阻拦,呼喝了几句,接着他们就被看管的侍卫拔刀相向,昏暗的烛光下,陌刀闪着凛凛寒光,一看这个东西,他们立刻就闭紧了嘴。

    这个东西的厉害,他们都亲眼见识过,就在他们被关进来的第三天,一个小厮就因为企图逃出去,被侍卫发现,当场抹了脖子。

    他们一个个的警惕又惶恐的仰头看着李俊,谁能想到,那个鲁莽没脑子的,整天嘻嘻哈哈的太子,居然还有如此狠毒的一面。

    自从进入地牢,李俊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当他决定关押这些奸细的时候,当他决定再次踏入地牢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视线在两个小侍女中间逡巡一圈,挑中了那个身量更娇小的,抬手让侍卫带出来。

    那小侍女看到李俊要带她出去,登时吓得昏死过去,他不置可否,晕了也好,待会还能少受点痛苦。

    他忽然想起,他连这个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小娘子叫个什么名?”他瞥眼问道。

    身后的侍卫应道:“雨铃。”

    另一边,彻夜未眠的桓国公武延秀,没有收到苦桃的回信。

    这在以往简直是不可相信的,苦桃钟情于他,对他的一切要求,从来都是不假思索的答应。

    这回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真的被太子收服了?

    变了心,不再为他所用?

    他不相信,他和苦桃厮混也有两年了,这两年来,他就从没见到苦桃忤逆自己,从来都是菟丝子一样缠在他的身上,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呆在一起。

    这样沉迷情爱的女人,怎会被太子蛊惑,还是说,女人最终也都是贪恋权力的东西,见到更有权势的太子,就抛弃了他这位国公,若是如此,就算今天他栽在了她的手里,他日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他心中的愤恨也越来越炽烈,同时,一阵恐惧也涌上心间。

    苦桃不回话,武三思那边要怎么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