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出奇制胜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大家,谯王此行是为了参加太子的大婚之礼的,这婚礼还没到,就把他打发回封地,是否不妥?”

    “再者,那日在太极宫的事情,臣妾也有所耳闻,只凭几个小厮的言辞,臣妾觉得,不能就此定了谯王的罪。”

    “谁知他们是不是为了脱罪,故意陷害谯王。”

    “皇后,你怎么也替这逆子说话,朕早看清了,他就是个人伦不通孽畜,早没希望了。”

    李显能有如此觉悟,韦氏就放心了。

    以防万一,她还要进一步把谯王锤死。

    “陛下的意思是,您不打算下圣旨了?”

    “对,朕懒得理他,寄奴,这件事交给你处理,用中宮旨意给他一个处置。到底是父子一场,朕不忍置他于死地,革除他的一切官职,让他回均州养老。”

    李显这一番话说的很平静,韦氏心中有数,这说明,几天下来,对于谯王的处置,李显早就有计划了。

    不过,谯王还不到二十岁,就要去养老,还真是有点可怜。

    “那谯王的待遇该怎么定?”

    “还有什么待遇,能维持生活就够了。”

    如此,韦氏心里就有数了。

    谯王李重福,现在是彻底完蛋了,再也没办法蹦跶,别说是出门嫖妓,就连行动都已经被控制了起来。

    一切都等着元正休沐过后,韦皇后就会一脚把他踢回均州。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各种下场之中最好的了,然而,到了他这步田地,早就是生死不由己,就是这样的待遇,他也八成是得不到。

    另一边,皇城里,东宫。

    太子李俊面临新的难题,非常棘手。

    自从他在长安站稳了脚跟,就着手整治宅院,府里的上上下下,从小吏到普通跑腿小厮,都调查了一个遍。

    武三思能够在洛阳东宫安插眼线,长安东宫怎能幸免,清除奸细的行动进行的很顺利,不到五天,他就逮到了形迹可疑的小厮并侍女四人,这些人都是李俊刚刚被册封为太子的时候,就安排到了东宫,因为李显登基之后,就常住长安,身为太子,李俊也时常陪在身边,这长安东宫,很长时间之中,都属于闲置状态,这边的眼线防备也很松懈。

    在洛阳和他们缠斗了许久的李俊,经验丰富,几个行动布置下去,三两下的就把奸细们揪了出来。

    自从清除了奸细,李俊神清气爽,很是逍遥的生活了几天,他的那些小计策,大谋划,也都可以在东宫进行,完全不必担心。

    然而,今天的一封飞书,打破了他的得意,在他这个东宫的上空,还有武家人的阴影徘徊,而他,居然把这一抹乌云给忘记了。

    昨夜,正当李俊沐浴更衣,准备入睡的时候,阿城匆匆忙忙的进殿,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

    昏黄的烛光下,李俊一看就愣了。

    他明白阿城那副急火火的模样是因为什么了。

    “殿下,这可如何是好?”

    “这是刚刚收到的?”

    “正是,东宫周围,十八个点位,都按照太子殿下的指示,安排了哨尉,前些日子,一切都很平静,没有截获任何消息,今夜,一只灰鸽跃上了后墙的角门处,哨尉立刻发现异动,把灰鸽捉了下来,果然发现了这封密信。”

    武延秀胆子还挺大的,李俊就坐镇东宫,他居然还敢传密信进来。

    不过,他这个大胆的行动,确实给李俊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因为,他想找的人,根本就不在长安,毋庸置疑,那个人就是苦桃。

    这人,他上哪给他找去?

    早就疯了,而且据墨儿传过来消息看来,苦桃的疯病虽然有所好转,可依然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显然不能应付武延秀。

    关键是,她人在洛阳,如何能让她来见武延秀?

    李俊这次当真意识到,什么叫自己挖坑自己跳,苦桃在长安,这可是他自己对外吹出去的风,现在武延秀要找人,当然也得他来解决。

    可他能怎么办?

    飞书就在眼前,最慢明天一早也要回信,时间不多,如何才能想个周全的对策,应付过去。

    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脑细胞不是那么够用,需要找人商议,这个时候,最佳选择,就是住在光宅坊的姚逵。

    光宅坊正处于东宫的西侧,此处距离东宫最近,而且还可以躲开掖庭直接进入皇城,当初,李显将这里的宅院颁赐给姚逵,也是让他方便和太子走动的意思。

    姚逵坐着单辕小马车,急匆匆的来到东宫,路途不远,可他也没有忘记观察四周,谨防有人跟踪,好在李重福的事件,将众臣的视线全都引向了谯王府,太子这边,现在算是神隐状态。

    他赶到的时候,李俊已经穿戴整齐,在偏殿等候了,他恭敬行礼,而后,在太子对面坐下。

    今晚的情况,他已经知晓,李俊的难处,他也都清楚。

    “殿下,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出奇招了。”

    “看来你已经有主意了。”

    姚逵嘿嘿一笑,主意他当然有,他这个人正经学问一般般,邪门歪道的东西却最擅长,不过,这主意行不行得通,还得看李俊的想法。

    他将计策详详细细的跟李俊说了一遍,李俊起初眉头紧锁,十分怀疑,后来,倒也同意了,于是,两人联手赶忙将计策付诸实施。

    丑时已过,最善权谋的阴谋家也潜伏回了地底,暂且休息,东宫之中,一场好戏却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月光时隐时现,东宫西角落,从正殿穿过两节游廊就可以来到这里,与前院气派恢弘的殿堂,山水不同,这里阴暗潮湿,孤独寂寥,就连东宫主人,太子李俊都极少踏足这里。

    西角附近,在东宫里算是一片荒芜之地,府苑里的小厮侍女也从来不到这里当差,看起来,完全是没人打理的破落地方,人们不会想到,实际上,这里是东宫守卫最森严的地方之一。

    只因这里有一处小型监牢,东宫里那些形迹可疑的人,一经抓获,都会被押送到这里,进行系统的调查。

    从现在的战绩来看,进来的人,还没有活着出去的,所以,安全性完全不必担心,东宫里知道此处秘密的人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