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谎言成真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太平早有准备,她知道,要对一位皇子治罪,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是绝对不成的。

    她既然能把这件事搞到朝堂上,就是想规规矩矩的解决这件事,若不然,直接跑到李显面前撒娇岂不是更省事。

    “陛下,臣妹认定谯王是主谋,还有其他的证据。”

    众臣齐齐看向太平,关注着她的说辞。

    “因为谯王一直对臣妹怀恨在心。”

    这又是什么意思?

    被她提及的谯王,也茫然不知。

    他只知这女人确实可恶,可从没对她恶语相向,也没有表现的多么仇恨她,怎的她现在却来倒打一耙?

    “臣妹从小身体就不强健,这陛下是知道的,为了能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选择醴泉坊,其中的原因,陛下也清楚。”

    李显频频点头,李重福呆了,怎么着,昨天的那些话,竟然不是太平信口胡诌,而是真实存在的?

    “自从谯王入住醴泉坊,臣妹就终日心绪不宁,夜晚还会看到邪祟。臣妹只能找来法师,多做了几场法事,还在宅院门口悬挂了法器,有了这些宝物的加持,臣妹的情况才有好转。”

    她说的头头是道,李显马上就相信了她。

    而这时,李重福大概明白太平的后招是什么了,奈何能给他提供帮助的武三思还蒙在鼓里,不知内情。

    德静郡王心中愤恨,李重福这个没用的东西,枉他昨夜还处心积虑的跟他见面,为他谋划。

    可这几天来他干的这些个破事,他居然一个字都没提。

    这下可倒好,白白将主动权都交到了太平的手里,看来,小娃娃这回是要任她拿捏了。

    武三思倒也不是忠心无二的人物,一看李重福靠不住了,马上就甩手不干,根本不打算帮他托底。

    太平掐算好时机,却又说道:“谁知,谯王十分厌恶这些法器,竟然把其中一件法器打坏。臣妹不得已教训了他几句,他就扬言要让臣妹瞧瞧他的厉害。”

    “姑母,你不能信口开河,污蔑侄儿啊!”

    “侄儿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李重福这说的都是实话,他完全想不起自己曾经威胁过太平,只觉得莫名其妙。

    他不知道的是,很多时候,为了争权夺利,是可以无中生有的。

    太平根本不搭理他,她的谈话对象从来都只有她哥。

    “陛下,臣妹当真没有说谎,事发当日,臣妹府中有贵女做客,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找她们过来,一问便知。”

    一双杏眼盈满泪水,正在眼角摇摇欲坠,耷拉的小脸,别提多委屈了,这哪里还能不信,当然是一百个相信,一万个相信。

    也不必找什么证人了,李显完全知道李重福是个什么德性。

    他就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忍耐的人,既然他和太平一早交恶,极有可能在白天吃亏的情况下,趁着夜色找补回来。

    可他动什么东西不好,偏要毁坏天堂。

    李显的表情越来越阴沉,李重福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深,他一个劲的央求父亲,企图唤回李显的怜悯。

    可一切都太晚了。

    此前因为游娘事件,他已经开罪了李显,虽然生母是谁,不是他能决定的,可是在这个微妙的时刻,这个人被重新提起,那些曾经对游娘的憎恨,全又浮上脑海。

    李重福不知内情,还在拼命闹妖,他的种种举动,已经给自己的前程宣布了死刑。

    “好了,福儿,你不必说了。”

    李显心念一动,深深的看了傻儿子一眼,到底还是念在骨肉亲情的面子上,不忍让他太难堪。

    “福儿年幼,不知体统,都是你们这些奸人作恶,挑拨姑侄关系。主谋三人处弃市之刑!”

    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大殿里没有一丝声响,众人的眼神也被黏住了似的,一动不动。

    脸上逐渐泛起笑容,李重福渐渐明白过来,他老爹这是放过他了。

    忙应道:“贼人听凭陛下发落。”

    “还有,今日回去,你就从醴泉坊里搬出来,去西内苑居住。”

    从醴泉坊到西内苑,等于一脚迈入皇城,这不是李重福一开始的愿望吗?

    竟然这样轻易就达成了,还是在太平公主逼迫之后,李重福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原来,李显还是在意他的。

    太平无所谓,只要李重福不在她的面前碍眼,管他去哪里住呢,都不是她关心的事。

    目标已经达到,她也就袖手旁观了。

    武三思和李俊罕见的眼神相对,这样的结局,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李显果然是长安城里第一糊涂蛋。

    既然要惩戒儿子,至少也应该免除一个官职做做样子,他怎的还把住在平民宅院里的李重福又接回了皇宫。

    这样的举动,若是被皇后知道,恐怕会鼻孔气歪。

    然而,李重福的轻纵妄为,必定要付出代价,而被他无辜拖下水的几名小厮,也不会放过他。

    此身已经被判定了死期,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陛下,草民有话说!”

    洪亮的声音传来,众人定睛一看,那声音正是出自即将被处死的宋林,只见他梗着脖子,一副威武不屈的模样。

    对于他来说,走到今天的地步,早就无所畏惧,他在意的是谯王的生死。

    忠诚的代价是什么?

    忠诚是否应该因人而异?

    至少,在他看来,谯王并不值得他如此忠诚。

    大殿中央,不需要朝臣们再去猜想,他要说的是什么,因为不必李显发问,他就已经将一切都和盘托出。

    要说为李重福办事的几个人之中,也就宋林还算对他忠心,也有办事的能力,其余两人不过是滥竽充数的。

    自从被太平捉住,他就一直咬紧牙关,没有吐露一个字。

    太平获得的所有信息,全是其余两个小厮说的。

    可就是现在,宋林说话了。

    “殿下,您是要弃我们于不顾吗?”

    他人虽然跪着,可头却仰的很高,目光咄咄逼人。

    好像没有意识到,他挑战的是一位皇子。

    李重福没搭理他,转而对李显发起了毒誓。

    “父皇,儿臣当真不认识这些人,如有谎言,天打雷劈!”

    我去!

    够狠的!

    李重福的誓言让李俊咋舌,这几人明显就是他的手下,他居然还敢发这样的毒誓,也不怕真的应验。

    转念一想,现在是寒冬腊月,根本不存在打雷的可能,这小子果然是诡计多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