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各路神仙齐到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翌日清晨,天还没亮,陛下要早朝的消息就依次送到了各大朝廷要员的府宅。

    人们纷纷惊奇,懒鬼李显前两天还说了,元正之前,不开朝会,这一会子,时间越来越近,他怎么还变卦了?

    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只能说是帝王心,海底针。

    无可奈何,各位大臣只能放弃已有计划,换上朝服,浩浩荡荡的去上朝。

    因为事先并没有准备,朝廷散发的通告,时间也都相差不远,故而,官员们赶着出来上朝的时间也都差不多。

    马车队在朱雀大街上相遇,按照官职大小,排着队等着进入皇城,颜色不一的马车,鳞次栉比的排在一起,拥挤异常,好在都是官家人,基本的礼节还是懂的。

    人虽然多,秩序还可以。

    尤其是其中的不少官员,自进入长安,就一直没有见过面,如今在这条笔直宽阔的大道上相见,更是一见如故,有说不完的话。

    德静郡王的马车,停在队伍的前方,他是这次朝会,除了太子以外,官职最高的人。

    自然要早早的排在队伍的前方,此时早就已经进入宫城,等候在太极宫殿前。

    他端坐在马车内,一动不动,也不和同僚寒暄。

    心中气愤至极,却也无处诉说。

    这气愤,一是来自自己被轻视。二是因为李重福的不中用。

    这是他进入长安皇城的第一天,按理说,像他这样的贵戚,早就应该准备欢迎仪式,羽葆鼓吹,护送他进城。

    紧接着,朝见,宴会都是必不可少的。

    结果,今日一看,这所有的一切礼遇,一个都没有。

    二则是,别人不知道,他却早有预感。

    今日这突如其来的上朝,肯定和李重福有关,八成就是太平兴风作浪。

    他带着武延秀,宗楚客一同来上朝,打眼一看都是实力派。

    前方,武延宗和姚逵簇拥着太子李俊,个个精神抖擞,充满着少壮派的激情。

    他们目光灼灼,并不惧怕和武三思对峙。

    倒是武三思这边的干将,各自怀揣着心思,没法和德静郡王站到一条战线。

    武延秀是个浪荡子弟,比起权力,他更加热爱在风月场里打转,如今,也对武三思那一套振兴家族的说辞并不在意。

    他如此卖力参加密谋,不过是气不过安乐公主弃他而选择武延宗。

    在他看来,美名在外,能歌善舞,嘴巴抹蜜一样甜的他,绝对比那个木头疙瘩要强百倍。

    通过多方打探,他终于知道,武延宗和李裹儿走到一起,完全都是太子李俊牵的线。

    这位奴婢之子,呆头鹅,不知为何竟然走上了权谋的道路,开始玩弄权术。

    竟然想通过男人,还是他们武家出身的,笼络李裹儿。

    不论这个想法是否异想天开,但是它依然触动了武延秀敏感的神经,他开始将矛头对准太子。

    借打击太子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现在,他并不关心武三思的计划,而是一门心思扑在苦桃身上。

    前一阵子他人在洛阳,对长安的情况无法掌握,苦桃又一直跟随在太子身边,无从接近。

    现在好了,他也到长安来了,自然要想办法和她取得联系。

    武三思的计策,他约略有些了解,他认为,那样的手段实在太过复杂,能不能达到一击即中的目的还不一定。

    他暗自思忖,还是他的计策更有可行性,还直接戳到了李显的痛处。

    另一边,宗尚书的心里,还有一番计较。

    几人之中,地位最有利,进退有度的就数宗尚书了。

    他的女儿现在是太子妃,占据着这样良好的位置,投靠太子是应有之义。

    另一方面,他又镇守着兵部尚书的职位,武三思对他是既忌惮又合作的关系。

    在这个小团体的内部,他的位置也是举足轻重的。

    他不需要搞什么阴谋诡计,也不需要做提前的准备,只要他的女儿还是太子妃,他就拥有直接接触李俊的渠道。

    当然,如果李俊被武三思推倒,他也没有多少遗憾,儿女他还有很多,宗爱柔只是其中一个,实在不行,舍弃也是必须的步骤。

    大明宫前,朱紫一片,因为是元正之前最后一次朝会,凡是长安城能叫得上号的达官贵人全都到场。

    大臣们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议政,他们掐指一算就知道,这朝廷上又要有热闹可看了。

    因为,今日一连串的重磅人物都要汇聚一堂。

    武三思,太子,谯王,关键还有一个专司挑拨是非的太平公主,这些人加到一起,场面想不热闹都不行。

    大家聚在一起,叽叽喳喳,殿门牢牢关闭,没有上殿的旨意传出,人们的脸上表情各异。

    欣喜的,焦虑的,疑惑的,忠实的反应着他们的所思所想。

    一架车辕镶满菩提金箔的马车,姗姗来迟,辕马通身毛色柔亮,身上盖着色彩绚丽的毡毯,嘶叫着从人群中穿过。

    大臣们一看这马车的架势,就自动避让,没有人有异议。

    马上的车夫,技艺精湛,奔驰的骏马,来到太极宫门前,眼看就要冲到殿前的廊芜上,他略微勒紧缰绳,猛力一收,马儿就被他一手掌控,停止了奔跑。

    待到马车完全停稳,车帘打开,晨阳搀扶着太平,缓缓而出。

    众臣纷纷上前,礼貌问好,太平也展现了十足的友好。

    如此,重要角色全部到齐,好戏可以开锣了。

    不知是不是李显也在等待着这一刻,太平刚刚从车上下来,走到李俊身边,殿内就传来旨意,朝会开始,殿门打开,各位大臣马上按照既定顺序,排排站好,徐徐入殿。

    人们压抑着激动的情绪,不时偷瞄最前方的几位贵戚,今日的厮杀,正要在他们之间进行。

    其余闲人,只要保持无言旁观即可,谁也不会没有眼力的,把自己往风暴眼里掺和。

    极自然的,太平与李俊走在一起,今天的这场戏,李俊不过是配角,只要随时发挥插科打诨的功能即可。

    他向队伍后面望了一望,便与太平耳语道:“姑母,谯王还没到。”

    太平调皮的眨眨眼,笑道:“太子别担心,他会来的。”

    哎,看来,谯王这次真是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