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正当崔长史顺利进门,穿过照壁,正要拐进小路的时候,一个堂皇的声音叫住了他。

    “崔长史,你要去干什么?”

    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正一点点向崔氏逼近,没错,那人正是谯王李重福。

    崔长史一时错愕,这位荒唐少年,这个时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去给太平公主赔罪吗?

    “殿下!”他躬身一揖,并不惧怕。

    身后的何长史,这时也跟了过来,两人眼光一对,何长史就明白,太子那边的事情办妥了,有了太子托底,有没有成功跑路,他也不是那么在意了。

    “你怎么回事,刚才找你,你还不在。”李重福语气焦急,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崔长史心想,就他这点道行,说点谎话,肯定就能蒙混过关。

    遂道:“回禀殿下,下官有些拉肚子,许是水土不服。”

    眼睛一挑,李重福又问:“既是拉肚子,你穿戴这么整齐做什么?”

    喔呀呀,一会不见,这娃娃的脑子怎么变聪明了,崔长史颇觉棘手,沉吟片刻,何长史上前解围道:“殿下有所不知,与均州相比,长安实在是有些寒冷,我们这些随从,年岁大了些,多少都有点不适应这边的天气,这一两日都是和衣而卧,唯恐夜凉。想来再过几日,才能一切正常。”

    他说的头头是道,一气呵成,李重福转向崔长史:“是这样吗?”

    “殿下,正是如此。”

    李重福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居然就信了。

    两位长史忽觉胸中一口恶气,顿时泄出,这一关总算是闯了过去。

    “崔长史,既然你也在,不妨和我们一起商议。”

    “今晚的行动,你也知道吧。”

    李重福的语气神秘兮兮,可表情却还理所应当。

    提起这个所谓的行动,崔长史就哭笑不得,都是因为这个小子任性妄为,说不定,他们的老命,都要葬送在这里。

    他不敢说知情,也不愿意说不知情,只冷静的等待李重福接下来的说辞。

    “宋林他们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想不是被太平抓了,就是被她杀了。可是,她也没有派人过来交涉,这让我很担心,不知道太平会如何处理此事。”

    “你们两个现在是我最得力的助手,过来帮我出出主意。”

    原来,深更半夜的在庭院里转悠,就是为了这件事。

    谯王啊谯王,你既然现在知道害怕,当初为何还要那么做?

    太平公主是什么脾气,你不知晓吗?

    找我们出主意,我们又不能阻止你,你也不会听我们的,事到如今,没办法收场了,你倒是想起我们来了。

    真是可笑。

    心中怨恨,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大王不必心急,何不问问德静郡王的意思。”

    “如今,大王即将和郡王联手,在这个朝廷上,能和公主对抗的,只有郡王。只要郡王决定保护大王,那下官想来,就算是公主想发难也没有机会。”

    想比何长史,崔长史还是有几分胆色的,是杀是剐,明日就能见分晓,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还不如把事情挑明了。

    李重福与其来求助他们,还不如去找武三思想办法,他不是要着力培养谯王吗?

    现在谯王闯了祸,正是他表现的好时机。

    此人神通广大,又在皇亲国戚之间最吃得开,逼他出手,才是上佳选择。

    “千万不能告诉武三思!”李重福一听就急了,他千防万防,就是为了躲避武三思的阻拦。

    他很清楚,如果武三思知道他的心思,一定会极力劝阻,这件事就要泡汤。

    所以,他一早就断了知会武三思的念头,就算是现在,事情都告完结,他也不希望让他知道。

    “可是,殿下,现在能保护殿下的就只有郡王,郡王现在也进城了,如果明天公主在朝堂上发难,郡王还可以帮殿下抵挡一阵。”

    李重福忽然板起了脸孔,正色道:“我是让你们帮我想办法,如果我想去求武三思,还用得着你们吗!”

    两位长史同时噤声,既然他不愿意去找武三思,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等着公主出招。

    按照太平和谯王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谯王是一定会被碾压的,恐怕他心里也知道。

    这便是人性的一种,一部分边缘性冒险狂,不会顾及那些显而易见的实力差距,还要拼命作死,最后的结局也一定会遂了他们的心愿。

    “可就算是殿下不告诉郡王,明日,郡王进宫也一定会知道的。”何长史说道。

    “公主一旦抓到实证,绝对不会轻易罢手。”

    “是啊,以公主的脾气,不会善罢甘休。”

    “最近陛下的心思也捉摸不定,自从我们从均州返京,陛下对大王就很冷淡,如今又出了这个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混过去的。”

    崔、何二人一唱一和,李重福居然处于弱势地位,一句话也插不上来,他们的话,让小娃娃李重福一时不知所措,在场院里转圈,两位长史看他这副样子,变本加厉,将太平和武三思的狠毒夸大百倍。

    李重福不相信太平,更不相信武三思。

    现在要想活命,只能靠自己了!

    “要不然,我们现在就跑吧!”

    呆瓜李重福思来想去,居然想到了这样的妙计,等到二位长史反应过来,他都已经跑出好几丈远了。

    “殿下,殿下!”

    “万不可如此啊!”

    两人拔开老胳膊老腿,径直追过去,岂知李重福根本就不听他们的,居然一路小跑,奔到了马厩。

    马厩之中,只有一架马车,骡马还正在安睡,听到李重福的脚步声,只略微抬了抬脖子,睁开眼睛一见是这个狂人,便又合目安睡。

    “快,崔长史,你骑术精湛,过来驾马。”

    “何长史,跟我上车!”

    他大喝几声,就先一步跳上了马车,还一个劲的向车外的长史大喊大叫。

    长史们好不容易追上了他,无奈摇头,死活不上去。

    “殿下,现在已经宵禁了,我们根本出不了城。”崔长史将实际情况摆在了他的眼前。

    “出不了城,我们就去楚国寺,去平康坊,总之要躲起来,不能让他们发现!”

    殿下现在不只是狂妄,简直就是疯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在这皇城里能跑到哪里去。

    不跑说不定还有个转圜的余地,跑了,太平肯定会揪着他的错处大做文章,不把他褫夺了官爵都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