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楚国寺密会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晋昌坊,西南角,楚国寺。

    衣着鲜丽的壮年人,端坐在寺内厢房之中,他穿的是绫罗绸缎,带的是金银饰品。

    周身奢华的姿态,和楚国寺寂寥清修的状态完全不符。

    楚国寺的方丈,出自西域都护府,龟兹别种,一双灰褐色的眼睛,透着诡异,头发微卷。

    他身穿明黄袈裟,双手合十,恭敬的样子,让你无法想象,年轻时候,他是何等的凶悍残忍。

    他永徽年间入唐,现今早就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然而你从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中,完全看不出他真实的年纪。

    他的胸中,好似有燃烧不尽的激情。

    “郡王,别来无恙。”

    “长宽方丈。”武三思举起双手,亦做一佛礼。

    两人谈话随意,不必说,自然是一对老相识。

    长宽略顿了顿,乃道:“郡王,人到了。”

    武三思微微颔首,长宽退出,又一浓眉少年,迈着大步进入,二人擦肩而过,长宽再次将少年打量一番,嘴角轻弯。

    “郡王,有什么事,不能回宫再说,还要到这种地方来,真是麻烦。”

    谯王李重福,自从进入楚国寺,就抱怨一大堆。

    他早就知道,武三思明日就要入城,根本不愿意再出城折腾,无奈这老贼不知是脑子不正常了,还是害了什么毛病,非要让他出城相见。

    他赶着大月亮,不情不愿的来到这里,一进门就不停拍打座位两边的尘土。

    “谯王殿下,老夫听说,这两日你在长安城里过得并不安生,可有此事?”

    一提起这事,李重福的新仇旧恨就一并涌起,什么叫不安生,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还不都是因为太平那老妖妇,要不是因为她,本王也不会处处受制。”

    “殿下,三思奉劝你一句,太平公主,你最好不要招惹。”

    看来,这次提早相见,完全是正确的选择。

    多年未见,李重福果然还是像武三思料想的一般,十分不成器,根本没有成大事的可能。

    他这次星夜兼程,从洛阳赶到长安,除了食宿基本就没有停歇,他已经不年轻了,身子渐弱,却还是如此行事,根本原因,都是因为他预料到了李重福无法独自应对长安的复杂局势。

    他刚刚进入长安城,就听说了李重福的诸多作为,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小娃娃才刚回来,就招惹上了如此难缠的女人。

    太平公主,这是一个令武三思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她在大唐,能有今日的威势,绝不只是因为她的父母都是皇帝,哥哥又是现任皇帝这样简单。

    自从则天一朝,她就在武媚娘的培养下,逐渐接触政治,她的朝堂经验,心机手腕一个不缺。

    别看她平时只知享乐,关键时刻,她的态度,绝对能决定李重福的生死,可怜这个小娃娃,正是在猛虎头上作死,还浑然不觉。

    “不过是个老妖妇而已,有什么可怕的,父皇身边尽是这样的恶毒女人,等本王恢复过来,迟早要把她们全都铲除!”

    “不可如此!”

    “殿下难道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郡王这是何意?”李重福十分不屑,在他的心里,就从没有把太平,韦皇后这些个女流之辈看成是威胁。

    这些人,不过是牝鸡司晨,日子长不了,也就是父皇这样唯唯诺诺的男人,才会让她们得势。

    “殿下,公主历经三朝,阅历,地位都不可小觑,殿下刚刚返京,切不可四处树敌。”

    “郡王有所不知,”说到这里,李重福还委屈起来:“不是我要与她为敌,是太平她不愿意放过我。”

    “我受尽苦难才从均州过来,父皇不知为何,偏偏不让我住在皇城,却要把我送到醴泉坊居住。”

    “那醴泉坊的大半都已经被太平霸占,我只分到了前朝礼部尚书的宅院,那宅院有唐以来,就一直荒废着,早就破落衰败。郡王没有看见,太平的庄园是何等的富丽堂皇,穷极奢丽,本王的小宅院兀自在那里荒芜,是何等的心酸。”

    “本来我的心气就不顺,太平还要纠集贵妇人,在自家的阁楼上嘲笑我,我若是不发怒,我还是个男人吗!”

    武三思脸上泛着冷笑,太平那人的刁蛮乖张,他何曾不知,她做起事来,从来都是只照顾自己的心思,别人的想法,从不关心。

    按照她的心性,李重福搬到醴泉坊,别说李重福自己不乐意,就是太平的心里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公主不过是给你出点难题,可殿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以后是有更好前程的人,不能因为公主的一点挑唆就乱了方寸。”

    “殿下刚才也说了,处心积虑给殿下设埋伏的,不只是太平公主一人,那人是怎样对待殿下的,殿下心中有数。”

    韦皇后,这又是一个可恶的女人,一想到她,李重福就感到窒息,他连连叹气,不知如何是好。

    见他态度有所松动,武三思再接再厉。

    “殿下本就有很多敌人,而公主对殿下并没有特殊的仇恨,不过是开开玩笑。如果殿下能够大度一些,照样尊敬公主,想必公主玩笑够了,就不会再为难殿下。”

    “如果,殿下能够顺势给公主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说不定,以后在朝堂争斗上,还能多一个帮手。”

    太平公主?

    他的帮手?

    李重福脑袋虽然不太好使,可也不是个傻瓜,他越想越不对劲,就凭着太平早上嘲笑他的那副刁钻的模样,她根本就不会把他当个人,怎么会帮助他。

    只要能不给他找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总而言之,这一段时间,你尽量不要招惹太平,小心连你自己也折进去。”

    “本王记得了。”

    嘴上说得好听,可看他的眼神,武三思心里就犯嘀咕,这个娃儿靠得住吗?

    可现在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李重茂年幼,李俊又是正牌太子,不可能受他的钳制,只能委屈自己和傻蛋李重福联合。

    他更清楚的是,选择李重福就代表着和太子决裂,太子绝对不会容忍他,而他也要着手把太子拉下马。

    李重福欲言又止,特意长了个心眼,说到和太平保持良好关系,他倒是想,可现在他早就是剑已出鞘,无可追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