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隔空对战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这样的乐事,怎能自己一人独自品尝,很快她就把平日里亲近的贵妇人尽数邀请到府里来。

    准备了几样小菜干果,又有蔬果自取,几人围坐在阁楼上,端看着谯王李重福在破宅子里上演杂耍戏。

    其间爆发出阵阵大笑,终于被谯王府的人发觉,告知了李重福。

    李重福站在屋脊之上,很快就发现了姑母的身影,他仿似是哭着喊着要饴糖吃的小孩子,迎风叫骂。

    “姑母,天气寒凉,您的身子骨怕是受不住,侄儿奉劝姑母,还是尽早下来为妙。”

    太平被簇拥在几个贵女之间,脸上泛着笑意,手里捧着瓜子,正看的热闹,忽而看到一锦袍少年蹿上屋顶,眼见的妇人立刻叫道:“公主,快看,是谯王殿下!”

    太平嘴角未收,不一刻,李重福的叫骂就忽忽悠悠的飘了过来。

    “那小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

    眼尖的贵妇人连忙凑到她的耳边,将李重福的叫骂复述一遍,逗得太平咯咯直笑。

    “小獠儿还真是有趣。”

    “福儿,新宅院住的可还舒坦?”

    “缺什么东西尽管和姑母说,姑母帮你添置,别客气。”

    她将声调提高了好几成,务必让李重福听得清楚。

    李重福昨天吃了瘪,本来这心里就恨得牙痒痒,听了太平的话,更是心肝脾肺一块疼了起来。

    他在屋脊上来回行走,脚步焦急忙乱,好几次都差点跌落下来,孙福禄停下手里的活计,仰头观看,也被他吓得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公主殿下也真是好精神,谯王都已经落破成了这副样子,她还有心情拿他寻开心。

    这不是戳他的肺管子,逼着他狗急跳墙吗!

    “殿下,莫要气恼,快下来可好?”

    “这里还有许多赏赐,需要殿下一一核对。”

    谯王府有限的几个小厮,站在院子里卖力央求,孙福禄眼见正事停顿,也跟着一起努力,力图将李重福请下来。

    当然比起那些小厮真心实意的为李重福着急,他心里还是幸灾乐祸的情绪更多点,只是嘴上说得好听。

    其实,他还是估算的太乐观了些,这整座院子里,皇宫里的加上谯王府里的所有人,根本没有真心想让李重福停止作死的。

    大家都是演戏,只不过,有人演技更加逼真而已。

    却见这是,两腿大开,揣在屋脊上的李重福,向对面大喊道:“姑母,莫要欺人太甚!”

    “福儿虽小,却也不会任人拿捏,姑母今日的好,福儿都记在心中,绝不会忘记。”

    “好侄儿,姑母的好,你记着就行了。姑母不过看看风景,你莫要想太多。”

    太平公主从来都不是一个在言语上落下风的人,两片薄唇,轻轻一碰,就把年轻气盛的李重福戳的暴躁冲天。

    “不如赶快收拾停当,也好进宫面圣,皇兄想你!”

    “你!”

    “你!”

    昨日,在思贤殿跪了半天,又被李显羞辱,最后被打发到这种破地方,各种愿望全部破灭。

    太平的讥笑,进一步刺激了他,他只觉热血上涌,太阳穴突突的疼,一股天旋地转之感,瞬时袭来。

    连连戳中李重福的软肋,太平嬉笑够了,就在贵妇人的搀扶之下,慢慢走下了阁楼。

    李重福脚下一软,竟然从屋脊上跌落。

    小厮们看到他栽倒的身影,连忙跑过来,还好他们眼疾手快,几人合力,组成人肉垫背,这才让李重福没有被地上的青石砖照顾。

    “这个老妖精,真是令人作呕!”

    “呸!”

    李重福丧失理智之前,还吐出了这几句狠话,他在醴泉坊的生活,注定要鸡飞狗跳。

    一场闹剧,轰轰烈烈的进行下去,主演们各自使出绝招,绝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东宫,消息来源自然是孙福禄。

    他本人还在谯王府留守,派来的小太监也是个机灵会办事的,三言两语之间,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的清清楚楚。

    “这么说,今日之事,是公主殿下起的头了。”李俊放下手中的书信,随意说道。

    “殿下说的是,谯王殿下被安排在醴泉坊,那里的宅院相当荒芜,本来就气不顺,还被公主一顿讥讽,现在已经昏厥过去。”

    这个太平,果然是宝刀不老,居然能把这样年轻气盛的皇子气昏过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力,当真令人生畏。

    “既是如此,赶快找个太医去给谯王诊治,兴许还是旅途劳顿,气血不畅造成的。万不可耽搁,不过,千万记得,不要说太医是我找的。”

    “奴记得了。”

    消息带到,小太监没多说一句话,就规规矩矩的走了,李俊望着他的背影,心道,这个孙福禄还真是个人物,这是要冲着执掌后宫的大太监方向发展啊。

    自己的嘴巴严实,带出来的人,也是个懂事理的,不简单。看来,他一定能成为李显身边存活时间最长的太监了。

    “殿下,若是武三思回来,局势恐怕会更加错综复杂。”

    放在桌上的书信,正是讨武小队在各地的眼线送来的消息。

    很多时候,这样的书信都是平安信,没有多少有用的讯息,只不过,这次的信当真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明日夜里,武三思就可以到达长安,信中特意提醒李俊,这次武三思的行程非常快,在驿站几乎没有做多余的停留,几乎是快马加鞭的赶到西京。

    似乎有十分紧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联想李重福在长安的种种行径,李俊不禁为这位权臣捏了一把汗,这样不成器的东西,真的能帮他掌握朝政吗?

    即便他成功操控了李重福,可以这个小子的心智,绝对坐不稳大位,说不定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武三思也算是官场老人了,他就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吗?

    又或许,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掌控的傻瓜,至于他能不能把位子坐稳,让他获得更多的利益,他并不关心。

    如今,这老贼既然已经回来了,事件的发展速度,必定会加速,李俊这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待着迎战。

    他决定先发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