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圈套真相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贼臣,宋氏兄弟是如何指使你们陷害灵武军将士的,快快从实招来!”

    两兄弟如何敢说,说了,他们就没有活路了。

    然而,就算是顶住压力,今日恐怕也是有来无回。

    唐大眼的手劲越加越大,两人几乎站立不住,身后也汁血淋漓。

    “说,还是不说!”

    “大兄,我看,我们还是招了吧,弟弟实在是受不了了。”

    路远终究年轻,已经渐渐支持不住,哼哼唧唧的,打算就范,路长咬紧牙关,还在勉力支撑,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只是强弩之末,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沙坨老汉,我两兄弟也是受人指使,你明明知道是谁派我们来的,为何还要为难我们!”

    “够胆量的,何不直接去和那首恶对峙!”

    沙坨愤怒至极,无名子挺身上前,对付这样的泼皮无赖,当然还是他的招数更合适。

    “你二人别以为自己不说,我们就无法知道真相,宋氏兄弟做这样的局,并不只是为了陷害沙坨将军,他们真实目标另有其人。”

    不疾不徐的声音,却透着莫名的蛊惑力量,路氏兄弟瞳孔收缩,显然,无名子的话戳中了他们的心思。

    他们自以为这差事办得天衣无缝,又时过境迁,早就没人察觉,却不知面前的邋遢男子,早就已经洞悉了真相。

    “你,你莫要血口喷人!”

    “我们和宋光禄没有关系!”

    “哦?”理了理脏兮兮的袖口,无名子微微一笑,死到临头,还要嘴硬。看来还是苦头吃的不够。

    他给唐大眼使了个眼色,大眼暂时将双锤卸下,两人登时觉得背后一轻,鲜血忽悠悠的淌落下来。

    路长路远趴伏在地,不愿和沙坨等人对视,被铁蒺藜刺穿的腰,钻心的疼。

    两人如今万分后悔,早知就应该听从光禄卿的建议,老老实实的躲在家里。

    如今落在这些恶煞手里,不知还能不能有逃脱的机会。

    却见,嘴角拈着笑的无名子,手里擎着一张薄薄的纸,依稀能辨认出上面有不少字迹。

    “这是赌坊老板的亲笔供述,你二人与宋光禄的关系,写的是清清楚楚。”

    薄纸卷飞到二人眼前,两人和宋之逊的渊源,一五一十的都写在上面,确认无误,正是赌馆老板的手迹。

    “你们可还有疑问?”

    “要不要我把你二人的经历再念一遍?”

    “究竟是谁说出去的?”

    “是不是你!”路长气急败坏,怒而转向路远。

    路远连连摆手,腰上的伤口,丝丝拉拉的疼的厉害。

    “真的不是我,大兄,你要相信我。”

    没过一刻,莽汉唐大眼就回来了,且看他手里握着两根比手指头还粗的麻绳子,对路长路远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森森白牙毕露,好像还带着血,吓得两兄弟哆嗦成了一团。

    陈芳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立刻前来帮忙,两人将绳索绕到房梁上,说着就要来拿人。

    “慢着!”

    路长大喝一声,唐大眼收住脚步。

    只要把二人倒吊过来,甭管是用皮鞭子抽,还是凉水灌,二人就只有受着的份了。

    与其受这样的酷刑,还不如就自己招了完事,看这几个人的架势,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

    终究都是一个死,还不如少受点折磨。

    “想明白了?”

    路长低低的应了一声,唐大眼和陈芳,默契的将麻绳收了起来,真是没骨气,枉他还以为,这次能把他们打的皮开肉绽。

    背上还在渗血,两兄弟就开始了诉说。

    这个刁钻轨迹的开端,源自一年以前,那个时候,新皇登基不久,马上就把宗亲宗楚客调任了兵部尚书。

    谁都看得出来,这样动作的背后,是武三思的授意。

    宋氏兄弟原本也是武三思一党,可他们更想发展自己的力量,但在武三思的手下,他们的位置,永远要居于宗楚客之下。

    更何况,宗楚客又得了兵部尚书这个实权之职。

    本着同党原则,在武三思的安排下,宋氏兄弟也各自升任了要职,可他们并不满意。

    说到底,姓宋的和姓武的,不是一路人。

    他们在武三思的手底下混,总是惧怕受到排挤怀疑,虽然武三思从来没有这样对待他们,可他们还是弥不自安,总想脱离武氏的安排,在武三思的幕僚团体中,占据首要地位。

    基于这样的目的,他们开始把宗楚客视为眼中钉,打算把他拔除。

    下手并不难,宗楚客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兄弟看成是个威胁,甚至于,他根本不会想到,在他的周围,同一个团体之中,还有想要陷害他的人。

    于是,宋氏兄弟信心十足,因为没人会发现他们的计划。

    这时,还远远不到路氏兄弟登场的时候。

    主要制定决策的,正是宋之问。

    此人心思缜密,门路广泛,关键是他的手,比之他弟弟要狠毒十倍。

    为了将宗楚客牢牢套在其中,宋之逊制定了周密的计划。

    首先,他把路氏兄弟引荐给宗楚客,为他们谋求官职,当然这官职不会太高。

    这个时候,宋之问并不会出现,他是通过其他的途径绕了个弯,把他们送到宗楚客眼前的。

    不止如此,他还细心的为路氏兄弟编造了虚假身份,依托在那些常年没有变更户籍登记的流散人口之上。

    只要能把路氏兄弟和宗楚客联系到一起就可以。

    宗楚客交代任务,也总是喜欢从身边的人之中,选择得力干将。

    路长路远身负重任,自然表现十分积极,一连几次都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很快就得到了宗楚客的信任。

    当然,这种信任和把他们当做心腹不可同日而语,只能说,他们已经在宗楚客面前露了脸,可以算作是自己人了。

    在宋之问的计划当中,路氏兄弟的身份,不能只囿于宗府之内,在街巷上,两兄弟也极力吹嘘,自己是为宗楚客做事的。

    等到时机成熟,宋之问就把陷害宗楚客提上了议事日程。他忽而想到,宗楚客曾经和突厥人有联系。

    就在两年以前,唐军曾经俘虏了一名突厥小汗,这人虽然在突厥帐中,位置不高,可也确实统领着一个小型部落,时常骚扰边境居民。

    按照大唐律令,理应斩首示众,可他却没有死,最后还被慈悲的皇帝李显放还回突厥大漠。

    造成这样结果的幕后主使,便是宗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