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逼供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那光灿灿的日光之中,迎接他们的,是一张黑黝黝凶神恶煞的大脸。

    却见唐大眼,双手用力一提,就把二人从布袋子里解救了出来,顺势交给几个小厮。

    他们都是无名酒肆跑堂的,原本都是同路人,绝对忠诚可靠。

    路氏兄弟打眼一瞧,他们的周围没有多少熟悉的建筑,街巷前后,空空荡荡,正前方就是一座小院落。

    眼前的壮汉,看起来就是行伍之人,可他们却并不认识,反复思量,也想不起是在哪里得罪了这样的活阎王。

    “你们是谁!”

    “要干什么!”

    唐大眼嘿嘿一笑:“俺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你们若想知道,跟着进来就是了。”

    他做了个请的姿势,就退到二人身后,路氏兄弟隐隐感到,事情不妙,可七八个小厮,外加一个恶煞,将他们围在中间,他们根本没有逃窜的可能。

    更别提那壮汉脸上笑得欢,手里还轮着双锤,简直是来索命的。

    两兄弟只得先乖乖往前走。

    场院里很清静,两兄弟在小厮的包围下,徐徐进入正堂,只见,堂中有三个大汉,两人正对着前方,一人则背对着。

    那正对着两兄弟的,正是无名酒肆老板和临淄王帐下参军陈芳。

    无名子笑道:“陈参军,人带到了。”

    两兄弟一看那可恶的死鱼眼,立刻就明白过来,他们是上当受了骗。

    “怎么是你!”

    “你果然是骗子!”

    无名子不置一词,根本懒得搭理他们。

    陈芳早把两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他原本不认识路氏兄弟,也只能点点头,请正主出来辨认。

    路氏兄弟小心的微低着头,那背对着他们的大汉,回转过身,两兄弟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知道,这回真完蛋了。

    两人战战兢兢,就连嘴唇都在抖,末日即将到来,就连宋氏兄弟,说不定都难逃此劫。

    那方头正脸,气宇轩昂的大汉,就是沙坨忠义。

    他鬓发花白,面容如风霜残剑,有凛然不可欺的气势,那是多年征战的礼赠。

    尤其令两兄弟难以忘怀的,就是他的眼神。

    那是能看穿一切阴谋诡计,荡涤所有罪恶的眼神,望之,令人不寒而栗。

    不消细看,沙坨就认出了他们。

    朗声道:“你兄弟可还认得老夫吗?”

    两兄弟哆哆嗦嗦,根本不敢开口,今日,开口就是死期,他二人再清楚不过。

    彼时,几人已经入座,酒肆小厮仍是看管着两兄弟,在他们的背后,还有随时都要吃人的猛人唐大眼。

    今日这一趟抓捕行动,正是无名酒肆代表的太子李俊和陈芳代表的临淄王李隆基,共同合作完成。

    这些日子,唐大眼和陈芳通力合作,共同看护沙坨忠义,在两个强大势力的协作之下,身处险境的沙坨,一直安然无恙。

    自从得了张和的消息,无名子就着力搜寻路氏兄弟的踪迹,无奈,这两兄弟自知做了伤天害理的恶事,犹如冬眠的蛇,不知躲到了哪一个巢穴中,根本不露头。

    然而,冬眠终有期,他们是人,不是严格遵守物候节律的动物,根本管不住自己。

    无名子的眼线遍布东西两京的地上地下,这一次,无名子将视线主要放在那些不那么正经的地方。

    他断定,这两兄弟从宋之逊那里得了很大一笔赏赐,好几年都可以吃穿不愁。

    以他们身上背的罪过,那些正经的店铺,像是酒楼、鞍马店,他们是说什么也不敢去的。

    可这两人既然能做出这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无名子笃定,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肯定有什么不易发现的恶习,是绝对改不了的。

    日日搜寻,终于逮着了他们的狐狸尾巴,这两兄弟,躲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耐不住寂寞。

    再加上宋之逊的赏赐实在是太多,放在他们手里,就是逼着他们去挥霍啊。

    几天不赌,就双手发痒,这都一个多月没赌了,兄弟二人简直憋得要挠墙。

    终于还是忍不住,窜到生财赌馆,试试手气。

    他们的身影一出现在赌馆就立刻被眼线捕捉,迅速报告无名子,无名子决定先按兵不动,观察几天。

    毕竟,这两人既然敢到赌馆来,肯定以为市面上风平浪静,没有危险了。

    他时常化妆成赌客,跑到生财监视,就是要亲眼见见这两个陷唐军于不义的恶徒,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从赌局上也能看出人品,据无名子判断,这两兄弟的心性不过如此,一旦被捉到,肯定会一泻千里,把宋氏兄弟做过的恶事,秃噜的干干净净。

    凡是赢钱赢得顺手了,两人就自吹自擂,在席间呼呼喝喝,不知道有多大的本事,好像整个洛阳城都放不下他们。

    要是一着不慎输了钱,那可好,保准骂天骂地,骂人出老千,骂生财风水差,总之不会承认是自己手气有问题。

    看赌客和龟公对他们的态度,两人以前肯定是常客了,从来不叫他们的大名,都是以大郎、二郎称呼。

    这一次,他们定好了计划,同时也知会了陈芳,才终于将二人擒住。

    现在,沙坨发了话,陈芳和无名子都放了心。

    这说明,在灵武战场,出卖唐军的正是此二人。

    唐大眼是个莽撞汉,可弄不来那些漂亮姿态,路长只觉腰间一紧,正是大眼的一柄大锤,径直插在了他的腰眼上。

    “将军在问话!快说!”

    “大兄,你怎么样!”路远双眼暴突,焦急道。哪知唐大眼根本就没打算饶过他,只是懒得理他。

    他这一说话,唐大哥的另一柄大锤就抡过来,正顶在他的肋下。

    “他不说,要不你说?”

    “不壮士,壮士饶命,我什么都不知道。”

    唐大眼的双锤上可是带着铁蒺藜刺的,就算不发动攻击,威力也不一般。

    两兄弟抵死不从,唐大眼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争得了无名子的同意,手上略微使力,双锤就拧了个圈,扎的两兄弟哇哇乱叫。

    “壮士,壮士饶命!”

    自从认出了二人,沙坨忠义就一直静静的站在前方,没有说话,两人的恶形恶状,在他眼前逐渐显现。

    卑鄙小人,出卖灵武军数万官兵。

    他们是如何骗的沙坨的信任,如何在关键时刻,打开城门接应突厥军队,这些事件,沙坨不会忘怀。

    怎么也不会想到,出卖唐军的,竟然出自宋光禄的门下,是正经的唐人。

    就算两兄弟诡诈多端,为了争权夺利,不惜一切,可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的将唐军推入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