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谁来收留李重福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皇兄,绝不能让谯王住在醴泉坊。”

    “这是为何?”

    太平是个聪明人,之所以没有当场翻脸,也是因为在想合适的借口,她要体体面面的将李重福轰走。

    她绝对不给自己留隐患。

    “皇兄,醴泉坊中,大部分都是我的宅邸,只有一小片院落,现在没有主人。可是,那里早就年久失修,荒废的很。谯王难得回来一次,怎能委屈在这样的地方。”

    “依我看,长安城中有的是庭院规整的大院落,或者,就让谯王住在皇城里也不错啊,还可以多亲近皇兄。”

    “对了,谯王哪里去了,皇兄病成这样,怎的不见他的人影。”太平转向韦氏,一脸天真的发问,韦氏心知肚明,以太平的消息网,她应该早就知道谯王的所在,可还是认认真真的答道:“在思贤殿。”

    “怎么会在那里,我去把他叫过来,跟他好好商量一下,给他换个住处。”

    “不必了!”

    李显带着愠怒,打断了妹妹的喋喋不休。

    “就让他呆在醴泉坊,破院子收拾收拾就成!”

    “别让他来烦朕!”

    太平眉头一跳,不知所措。

    游娘之事发生时,她还天天和一沓情郎混在一起,许多内情知之不详,她原本的意思只是撒撒娇,让李显把李重福送到别的地方,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没想到,却让自己吃了个瘪。

    心中不服,说什么也不肯走,嚷嚷道:“皇兄,谯王也是你让他回来的,你就忍心让他住在那样破落的地方?”

    李显沉默着,脸上怒气未消。

    皇后挪挪身子,帮腔道:“公主有所不知,这次谯王回来,不过是为了参加太子的大婚之礼,等到典礼结束,自然要返回封地,醴泉坊不过是临时住处,凑合着用就是了。”

    “皇兄,谯王还要回均州去?”

    “你不打算留他了?”

    她紧张的看着李显,见他面容严肃,不带一丝笑容,这与太平熟悉的那个皇兄有天壤之别。

    猛然回头,看到李俊正在帷帐的边缘处站着,遂向他投去问询的眼神。

    没想到,游娘的事情,对李显的触动竟然这样大,以至于,他竟然会改变主意,把多年未见的儿子再轰回去。

    真是不可思议。

    李俊琢磨着,现在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好在这时李显发话了。

    当然,口气还是很不爽。

    “太平,关于谯王,朕自有安排,朕知道,你在醴泉坊清静惯了,不想和他同住。先暂且让他住在那里,你也不必管他,那宅院让他自己看着办好了。”

    “你记住,不必帮衬他,也别给他一颗铜板。”

    原来,李重福一直在思贤殿。

    那里是皇族子弟面壁思过的地方,看来,李显突然发怒,把李重福也吓得够呛,也不知是李显打发他去的,还是他自己主动去的。

    各怀鬼胎的探望结束,几人纷纷走出宫殿,李俊回望大明宫高高的檐角,这样想到。

    照样和安乐寒暄几句,亲眼看着她登上马车,这才反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俊儿!”

    随着软绵绵的一声喊,安乐的马车也开动了,她撩开窗帘,正看到,太平迈着急切的步伐,靠近李俊。

    果然,她还是好奇。

    “姑母!”李俊给她行了一个礼,大概猜出她想干什么了。

    太平满脸笑意的来到他面前,说道:“俊儿,你可知道陛下这是怎么了吗?”

    李俊思忖片刻,给了个不痛不痒的回答。

    “俊儿认为,姑母完全不必想得太多,就按照父皇的吩咐做就行了。谯王年幼,且多年在外地,礼数上或许有缺失,还请姑母多多包容。”

    “只是欠缺礼数?”

    “我看他是根本就没有礼数,你难道忘了他小的时候是怎么欺负你的了?”

    还有这事?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最近关于过去的记忆逐渐模糊,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听了太平的话,他不禁涌出几分气恼。

    李俊啊李俊,你白长的人高马大的了,居然会被李重福那种臭小子欺负。

    他虽然想不起那些过往,可也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前任讨回公道。

    “姑母,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再者,谯王现在也长大了,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顽劣。”

    “说得轻巧!”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猎场的树林子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是改好了,还会那样对待你!”

    “姑母,俊儿会小心的。”

    “你知道就好,我可提醒你,这谯王入住醴泉坊,有他好受的,你们都不要多嘴多舌!”

    李俊将这位美艳的姑母上下打量一番,一开始并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等到太平都已经走远,他才渐渐意识到,太平这是要修理李重福啊!

    谯王啊,谯王,早就说了,没事在均州老实呆着不就得了,非要野心勃勃的到长安来。

    这回可倒好,不需要他出手,就有人替他代劳了。

    他静静的看好戏就可以了。

    “皇后,谯王还在思贤殿吗?”

    “是啊!”韦皇后转过脸来,端看着李显,就怕他一时又要心软。

    “让他出来吧!”

    “陛下的意思是……”

    “现在就让他收拾行李,搬去醴泉坊。”

    “可是,谯王还等待着陛下的接见呢。”

    “吩咐下去,朕没时间见他,让他先去醴泉坊住着。”

    “一切的安排,都按照大王的标准来,多余的要求不要答应,这些你都会办。”

    韦皇后喜滋滋的将旨意传下去,在武三思还没有到来的这几日,她成功将李重福这恶心人的东西,按到泥地里了。

    她就不相信,武三思还能把他捞出来。

    另一边,宗楚客府上。

    一只锦盒,平放在桌上,宗家女爱柔,正看着它发愁。

    这是一对价值连城的臂镯,正是上官昭容相赠。

    上官婉儿的掌事宫女竹青,破天荒的来到宗府,在和宗楚客寒暄几句过后,就径直赶到宗爱柔的厢房。

    客套话都没有讲多少,就神神秘秘的拿出了这个宝贝,她将锦盒小心的打开,其中光灿灿的玉镯,把见多识广的爱柔都惊到了。

    真是一对稀罕物,可她着实不敢收。

    她再三推让,说自己是晚辈,受不得这样的大礼,可竹青完全当没听见一样。

    放下玉镯就走了,这可让宗爱柔犯了难。

    她心知,以上官婉儿的地位,这一对玉镯来的实在蹊跷。她作为还没正式册封的太子妃,上官根本不必向她示好。

    可她却偏又这样做了,只能说,这是做个姿态,给李俊看的。

    争权夺利!

    这是宗爱柔最厌恶的一种行径,可她又无可奈何的被搅进了漩涡,既然昭容的心意如此,她也不能将此事隐瞒。

    她坐在窗前,借着即将西斜的日光,奋笔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