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官娘娘的消遣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一双云头履出现在眼前,抬眼一看,正是上官婉儿出来迎接。

    堕马髻松松垮垮的垂在颈项间,眼角一点玫红,更显娇态。

    骆绎天资聪慧,在别的方面,脑子都相当好使,唯独对这男女情事,不甚了了。

    现在站在这里的,若是换成李俊,一看上官这个造型,马上就能明白,这位妇女朋友心里想的是什么。

    无奈啊!

    骆绎这个懵懂少年,一心只有公事,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关心,甭管她把嘴巴乐成一朵花,骆绎也没什么反应。

    “昭容娘娘。”她恭敬的唤了一声,上官脸上笑意未减,故意从他身前走过,给他留下了一缕香风。

    小太监上前,给骆绎看座。

    骆绎看到那蒲团,心下疑惑,不是说让我来领人的吗?

    就不必坐了,赶紧把人交给我就好了。

    安排骆绎来迎回替身,是李俊的神来一笔。

    新罗女丢给卢向之,将几人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由骆绎寻到的替身女自然也就没有用处了,上官婉儿不会留着这样的人,需得李俊自己接回去。

    在考虑这个迎送的人的时候,李俊的眼前闪现上官婉儿艳羡的眼神,那眼神是看向骆绎的。

    只一秒钟,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情场老手,就秒懂了。

    呵呵,真是人人都爱小鲜肉啊!

    既是如此,他就做个人情,让骆绎去做这件事,也算是给上官婉儿创造机会。

    反正,对于骆绎,她也顶多是看得着,吃不着。

    “昭容娘娘,太子殿下吩咐下官过来领人。”

    “不急,不急。”

    “先坐一会。”

    竹青端来浓茶一盏,其上漂浮着一些甘草末,骆绎盯着褐色的液体,无可奈何。

    这一会,他也明白过来了,非是他忽然开窍,实在是上官的眼神太过热烈,让人忽视不得。

    他就是个傻子,也看出来了。

    灼灼目光逼视下,他只能垂着眼睑,尽量不与上官对视,这样的回避,惹得上官甚为不满。

    反倒不愿意轻易把女人交给他。

    “这是我特意让人准备的新茶,你尝尝看。”

    骆绎老老实实的喝了一口,说实话,这茶不怎么样,可他嘴上仍是赞赏不断。

    “你叫骆绎,是不是?”

    “现在东宫当个什么差,以往怎么没见过你?”

    “多谢娘娘关怀,下官现在东宫做参军,因的是新人,以往没有机会见到娘娘。”

    上官有些遗憾,原来只是个参军啊,真是可惜了。

    这通身的体统,怎么说,也得弄个太子宾友当当啊!

    她哪里知道,就是为了不太引人注目,才让他屈居参军之职的。

    之后,上官又问了许多不痛不痒的问题,诸如哪里人士啊,多大年纪啊,何时入仕啊,骆绎均一一作答,这些经历,自然都是假的,是一早就和李俊商议好的。

    这样说,无论如何都不会露馅。

    闲话说完,四目相对无言,上官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搭讪的了,骆绎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温文尔雅,不失气度,从哪里都找不出错来。

    怎么样,到了这个地步,她该满意了吧,炯炯的目光,凝视着上官,让她老脸渐红。

    拍拍两掌,唤来竹青,让她把那女替身叫来。

    不一刻,就看到竹青身后带着那女子到了两人跟前,女子恭敬行礼,而后就等待着自己的安排。

    “怎么样,完好无缺吧。”

    “娘娘说笑了,有娘娘照看,自然是她的福分。”

    “如果娘娘没有别的吩咐,骆绎就告辞了。”

    上官莞尔,挥挥手,将他放走,她可不是韦皇后那样的老妖妇,对这些勾勾搭搭的事情,很有分寸。

    不会为了取悦年轻男人,就死皮赖脸,当骆绎的脚步走到殿门前的时候,忽而,身后响起一阵呼唤。

    “骆参军,以后大可多和太子过来飞仙阁坐坐。”

    骆绎闻言,心下一惊,连带着脚步也停了下来。他反身向上官又行一礼,未发一言,沉默离开。

    这个时候,当然还是无声胜有声的好。

    而另一边,这难堪闹剧的始作俑者,太子李俊,正在东宫寝殿里幸福的翘着二郎腿。

    在他的手边,有他新近发掘的秘密武器,如果一切顺利,今天它就能发挥效用。

    阿城贼兮兮的走过来,一看就没安好心。

    “殿下,骆绎还没回来。”

    “是啊!”李俊的回答,尾音上扬,阿城马上揣测到了他的心思,啧啧,就知道殿下是故意的。

    阿城作为李俊的忠仆,事事以李俊为先,骆绎他们出现在东宫,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怀疑,相反,他很快就接受了他们。

    并且,为了让他们很快融入东宫的氛围,他还积极向同僚引荐,帮他们把谎话说的更圆。

    相比以往见过的那几人,这个骆绎可真是一个堂堂的俏郎君。

    所以,当李俊派遣他去飞仙阁接人的时候,阿城马上就偷笑了,殿下的目的真是明晃晃的。

    就在说话间,骆绎就回来了,看到李俊脸上诡异的笑容,不觉也有些尴尬。

    “殿下,人我已经送回去,她也承诺,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很好,你派人盯着点她,万一有个多嘴多舌,就不必留着了。”

    理所当然的语气,让骆绎心凉,原来帝王家的人,做事情都这样不讲情面的。

    看来,以后在此处当差,还应当更加小心谨慎。

    暮色笼罩上来,阳光从大明宫檐角的异兽上渐渐下退,在明与暗的交替之间,太子李俊乘着马车,欣然到来。

    马车才行到玄武门,远远就看到了安乐的马车。

    马车车辕上镶嵌的金菩提,在所剩无几的阳光照射下,仍然泛着光辉。

    来的还挺快的。

    照理来说,这次约会,应该是李俊先到,他的东宫,正位于宫城内部,距离大明宫不远,而安乐的公主府却只是在皇城之内,路程要远得多。

    两架马车停在一起,随从也都站在一起,安乐看到李俊到来,马上从车上跳下来,兴冲冲的跑过来,裙裾飞扬,仿佛是穿越时空的少女。

    李俊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要不是以前作风实在彪悍,像她这样的美人,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名声也不会落得这样坏。

    “俊哥,怎么想起找我一起进宫。”

    “当然是有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