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又拉又打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韦氏这个女人啊,还真是善于插刀。

    李俊终于知道,她为何提起这个遥远的名字了。

    李重福出生不久,游娘便死,李显向他本人隐瞒了生母的身世,同时,严令宫廷中人都不准谈论此事。久而久之,这件事也就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无人知晓。

    有些事情,总要在适当的时候,跳出来,提醒你,它就在那里,不曾改变,无法被抹杀。

    游娘之死,就是如此。

    即便所有人都遗忘了这件事,韦氏绝不会忘记,因为,这本就是她一手操纵的。

    李显对游娘的钟爱,也许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可作为旁观者的韦氏却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这个女人还一举夺男。

    这以后,若是让此女在内宫得了势,韦氏还有好日子过吗!

    她果断出手,牺牲自己,将游娘拉下水。

    不必怀疑,这一切包括椒果的藏匿地点,掺有椒水的豆饼都是韦氏的杰作。

    而送糕饼这项任务会落到游娘身上,也少不了她的安排。

    她这样做,也是吃准了游娘的性格,是个倔强不服输的,不会用合理的方式为自己辩解,争宠。

    事发之际,肯定也少不了皇后的煽风点火,李俊完全可以想象到,韦皇后拖着虚弱的身体,靠在床上,用微弱的声音对李显抱怨的神情。

    这真是一个一石二鸟之计,既利用了游娘的性格缺陷,又将李显的一腔深情挖掘的干干净净。

    今日,当着李显的面,她又提起这个人,其用意,无外乎就是以几之矛攻己之盾。

    用李重福的生母击倒李重福。

    斯人已逝,对她再多的攻击,也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唯一会受到影响的,只有李重福。

    只要抓着他这位无法为自己辩解的母亲,就能让李显足够讨厌他,这就够了。

    而另一边,说好的醴泉坊的宅院也先放到一边,野心勃勃的谯王殿下,只被安排在了大明宫的一处偏殿。

    成功狙击他的韦皇后,现在得意非常,小娃娃,想跟我斗,你还嫩点。

    在韦氏心里,她从没把李重福看成是个威胁,她只是担心,武三思那边的动向。

    李显这人是个天生的软耳朵,最是心慈手软。前次,他下定决心,疏远武三思。

    那个时候,韦氏还没有打算彻底和武氏决裂,等到怒气平息,还是替他说了不少好话,以至于,在年关之前,李显又把他招了过来。

    李显的决定,早就在武三思的意料之中。

    于是,刚接到圣旨,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这件事,当然已经传到了韦氏的耳朵里。

    武三思回来,就是为了帮衬李重福的,若不然,就凭那个榆木脑袋,非得有进没出。

    如果等到他们两股合流,再想对付李重福,困难指数就会大大增加,是以,趁着这个空当,韦氏下了一剂猛药,誓要把这个小娃娃打入万劫不得超生的阿鼻地狱。

    如今,在皇后寝宫,她悠然的品着香茶,端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卢向之,这新罗女还真是有福气了,这样的好郎君指派给她,还不千恩万谢。

    殿下的卢向之,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实则恶心的肠子都要青了。自从陛下的圣旨传到卢家,他就再次成为家族中的大笑柄。

    他早就已经搬离本家,独自生活,这一两年间,耳朵根子清净不少,再也不用理会那些流言蜚语。

    一道圣旨,把他多年的努力全部摧毁,这些天,他早已冷落的门庭,可是热闹的很。

    从本家专程赶过来,恭喜他的客人是一波连着一波。

    说是恭喜,可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他怎会不知,个个都是等着看他笑话的。

    堂堂世家子弟的卢向之,居然沦落到迎娶异族新罗女子为正妻的地步,善心的人,大多唏嘘,更多的人,是落井下石。

    而且,因为是圣上赐婚,想反悔的可能都是不存在的,卢向之就好像是被一泡屎击中,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近来,他投靠皇后的事情,也渐渐被外界所知,当人们得知,正是他倚仗的皇后,给他指了这门好亲事的时候,更是心情复杂。

    她这不就等于把卢向之打包卖了吗?

    卢向之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是以,当韦皇后向他发出邀请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过来了。

    他心中一腔愤懑,定要向皇后讲明。

    “向之,那新罗女我已经见过了,确实是国色天香,万里挑一的人物,你有福了!”

    她笑的越欢,卢向之心里的气就越烈,为了前程,还得强忍着,一个劲的吹捧韦氏,当她是再生父母。

    韦氏笑呵呵的听着他的吉祥话,内心毫无波动。

    与卢向之相比,她的朝堂经验实在是要丰富的多了。

    不必他说,他的那点小心思也全部掌握,管他心里怎么想,她用人一向信奉又拉又打的策略。

    在给好处的同时,也要让他明白皇后的厉害,压着他,不让他作乱。如今,这一套组合拳下去,效果不错。

    她拖着华丽的裙摆,来到卢向之身边,吐气如兰。

    “向之啊,我知道,和新罗女成婚是有点委屈你了,不过,这女人说到底是一份国礼,你把她娶到手,陛下也不会亏待你。你看,现在不就进了工部做侍郎。”

    “这以后,逐步升迁,绝对少不了你的。至于那个女人,听说她精通汉语,沟通是没有问题的。”

    “以后,能好好相处就相处下去,相处不下去,就晾在一边,你也吃不了亏的。”

    “皇后娘娘教育的是,向之谨记。”卢向之低下头,应和道。

    “这就对了,年轻人,机会多的是,切不要为一时的得失蒙蔽了双眼。”

    韦氏给他递了个眼色,卢向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纱帐层层撩开,他跟在皇后身后,亦步亦趋的进入内殿……

    另一边,飞仙阁。

    上官昭容这里也来了个绝世美男子。

    为了迎接骆绎,上官从猎场回来就特地沐浴更衣,换上了一身粉嫩艳丽的衣衫,就连脸上的粉都敷的厚了好几层。

    皱纹挡住了,脸色也不泛黄了,自己都觉得年轻了好几岁。

    骆绎在偏殿等候多时,时间久的,就连殿堂角落的几根蜡烛都数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