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宫妃之死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游娘,”武延宗迟疑片刻,正对上李俊热情洋溢的看着他,便鼓足勇气说道:“是谯王殿下的生母。”

    “嗯。”

    “啊?”

    对于这个回答,李俊和姚逵的回应截然不同。

    游娘的身份,从李显的反应里,李俊就有猜测,现在只能说,是他完全猜对了。

    “你是说,游娘是谯王的生母?”

    “这样大的事情,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这本就是在宫廷贵戚中流传的秘闻,你不知道也正常。”

    姚逵撇撇嘴,对错过这个机会,愤愤不平。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武延宗将游娘的往事娓娓道来,这些当然是他老爹武攸绪告诉他的。

    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他还以为再也不会有人提起了。从这件事也可以反映出,只要有心利用,就是再沉的渣子,也有泛起的一天。

    游娘已经死了,这是显而易见的。

    游娘出身低微,原本只是大明宫里的一名露采女,在宫女里等级是比较高的,不需要做粗活,只要按部就班的干些杂事即可。

    说是宫女,其实到了她这个位置的,一般都是皇帝后妃的预备队。

    能选到这个队伍里来,游娘本人当然是很有点姿色的,她不是那种热烈明放的美人。

    拥有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眼尾下垂,两片薄唇,时刻紧抿着。

    倔强的模样,仿佛攀援在岩壁缝隙里的牵牛花。

    美好的颜色,纤薄的花瓣,却不畏惧任何狂风暴雨。

    极自然的,皇帝李显宠幸了她。

    原本以为睡睡就忘,事实却并非如此。

    那个时候,李显还匍匐在武媚的威权之下,可怜巴巴的讨生活,他虽然也有一副花花肠子,却并不敢大肆收纳后妃。

    他已经和上官婉儿有染,却还得刻意隐瞒,唯恐被人发现,至于游娘,根本没办法顾忌。

    这之后,她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李显只是赏了她一块玉佩,当做睡过的证据。

    而后,游娘就继续在大明宫当差。

    然而,有些事情,不是刻意隐瞒就瞒得住的。

    每每来到大明宫,李显总要在不经意之间,寻找游娘的身影,而她,就那样平静的站在门口,不是端茶盘,就是奉着蔬果,总而言之,眼神从没在李显的身上。

    也不知她是刻意隐藏,还是根本就无所谓。

    李显这个太子虽然当的憋屈,可面对下人,还是有十足的派头威严的,他不能相信,竟然会有女人对他采取这样的态度。

    越是不相信,就越是关注她。

    直到最后,游娘的肚子越来越大,李显也终于大发善心,将游娘接到了东宫。

    这一切都是在秘密之中进行,要不是武攸绪是武家人,当年也还没有和家族闹崩,他也不可能知情。

    就在游娘刚刚生下李重福不久,东宫发生了一件要命的大事,彻底让游娘变成没名没分的人。

    就连她的亲生子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皇后韦氏,重病不起,真的要没命。

    太医诊断,是误食了含有椒水的糕饼,才如此的。

    幸而发现的及时,太医们全力救治,这才捡回一条小命,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韦氏,李显真是痛心疾首。

    椒水,这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糕饼里面的东西。

    这一定是有人要暗害他的妻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个时候,李显的日子本就不好过,只能窝在东宫,天天开清谈大会,现在妻子又出了这样的意外,更是脑袋瓜子突突的疼。

    一定要找到这个真凶,李显暗暗发誓。

    糕饼是尚食局那边统一制作的,他派人将尚食局的院落,里里外外的搜查了一遍,没发现一个和椒水有联系的东西。

    他又把目光转向了运输的人。

    这一盘糕饼,是在大明宫吃的,经手的人,也就是尚食局的小太监和宫门口的侍女。

    侍女,一个熟悉的身影,跳进脑海。

    他不假他人,独自来到殿门前,宫女侍立的地方。

    搜寻一圈,逮着一个长得小心谨慎的宫女问道:“昨日,本太子吃的糕饼,是谁端过来的?”

    小宫女隐约中听闻,昨天大明宫里是出了大事,好像是吃食出了问题。

    闻听此问,支支吾吾的,半天也吭哧不出一句话。

    在李显的再三逼问下,最后才打定主意说道,往御前送糕饼的,正是游娘。

    是她!

    那个时候的李显,人也年轻,体态正常,远看还真有几分仪表堂堂的样子,远不是现在这副胖墩墩的憨厚模样。

    猛然间变了脸,小宫女吓得扑通就跪下了。

    眼前浮现游娘那一副冷淡倔强的脸,怎么可能!

    这种西豆粉做成的小糕饼,是寄奴的最爱,端上来就是为了给她吃的,也就是说,在豆饼里掺入椒水的人,一定是冲着寄奴来的。

    游娘一直表现的对李显兴趣缺缺,她会这样做吗?

    年轻的太子,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这个时候的游娘,仍然在东宫休养,等待着正式册封的大典。

    一边是死生不离,对自己情深意重的妻子,一边是不甚宠爱的姬妾,李显左右为难。

    但他仍然决定,到游娘的住处去搜查一遍。

    结果不出所料,就在游娘的寝殿里,发现了还没用完的椒果。

    故事讲到这里,也算是情节丰富了,在场二人各自都有一番见解,相同的是,他们都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如果,真的是游娘掺的椒水,她怎么会留着用剩下的椒果?这不是等着被人发现吗?”

    “当年家父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的。”

    这是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可李显当年,怎么说呢,就这样掉进了陷阱,这是武延宗至今也想不通的。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游娘。”

    低沉的声音,从李俊口里传出来,一锤定音。

    “游娘是怎么死的?”

    武延宗喟叹道:“到底是诞育过皇嗣的娘子,陛下一开始并没有想把她置于死地。只是幽禁一段时间,后来,就发现游娘在寝宫悬梁自尽了。”

    哀莫大于心死,不过如此。

    “但是,这件事后来的发展也很是诡异。”

    “按理来说,游娘已死,陛下应该很欣慰才对,可那一段时间,陛下却时常怒不可当,常常发脾气,就这样,这件事才闹到了女皇面前,最后被家父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