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游娘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消息的源头,自然不是别人,正是枕畔人,皇帝李显。

    一左一右,公平对待。

    这是李显一直以来奉行的后宫准则。

    面对后宫里他最喜爱的两个女人,他希望能做到不偏不倚。

    若论及私心,其实李显更宠爱上官,可这中宮皇后的位置,只能由韦寄奴来坐。

    故而,在其他的方面,李显就着力弥补上官。

    包括,把本应该只有帝后夫妻知道的许多内情,都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上官婉儿。

    在诸多秘闻之中,当然包括韦氏和李重福交恶的原因。

    看来,皇后还是不能让李重福得意片刻啊!

    她将韦氏的形象和熟悉的武媚娘重叠,不禁摇摇头,到底还是不像。

    李重润惨死,韦氏心中有怨恨,这是肯定的,但同样的事情,若是轮到武媚的头上,她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成为阻挡她前进的拦路石。

    纵然心中有恨,她也会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时,李重福已经哆嗦着,来到了韦氏的身前。

    “母,母后。”

    声音不大,带着颤抖,韦氏心知,她出声,让这个小崽子吓坏了。

    哼!外强中干的东西!

    听芣苢说,这个小子,刚才在树林子里还挑衅太子了。

    真是幼稚,太子的城府远在他之上,又有军功在身,岂是他能轻易挑战的,真是自不量力。

    难道,他端详着他也一把年纪了,若是搞倒了太子,他就能顺利上位了?

    也难怪,他现在有武三思的支持了。

    韦氏的脑袋里,忽然跳出这个人的身影。

    世上最多就是薄情郎。

    原先,他实力不足,天天小狗一样巴着她,等坐稳了位置,实力也稳固了,就想把她一脚踢开。

    在韦氏的心里,对武三思的痛恨层层叠高,甚至暂时性的超过了李重福。

    李重福几不可闻的一声唤,传到耳朵里,韦氏从纷乱的思绪中,缓过神,一把拉过他的手,笑道:“果然生的英武璀璨,真是个栋梁。”

    “皇后也这么觉得?”

    李显笑嘻嘻的凑过来,上官婉儿眉头一皱,这人的脑子怎么这么糊涂,这可是谋杀她亲儿的罪魁!

    她怎么会真心觉得他是个人才?

    “是不是觉得像极了朕?”

    李显今日心情大好,竟然开始对着韦氏这张严肃脸打趣,韦氏亦十分配合,仔细端详李重福的脸,笑道:“臣妾觉着,谯王还是最像游娘。你看这笑起来的模样,这眉毛的形状,都是像极了她。”

    一听的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李显的心,瞬时就沉了下去。

    游娘,在李显众多的宠妃之中,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她没有正式的封号,却为他诞下一子。

    她出身卑微,却给糊里糊涂的李显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你说,这恶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你若是老实承认,朕可饶你不死!”

    “快说!”

    “是不是!是不是你!”

    旧日的回忆仿佛是恶梦又纠缠上来,那个女人至死也冥顽不灵的样子,成为了李显心中的梦魇。

    再不能回首,每每不经意想起,还是觉着汗毛直立。

    李重福并不怎么聪明,还很不会看眼色,听了韦氏的话,一时还没有将这个女人和自己对上号。

    仍欢笑着问道:“父皇,游娘是谁?儿臣真的像她?”

    “住嘴!”

    “你给朕下去!”

    不明就里的李重福,被李显的咆哮吓得,连滚带爬的扑下楼梯,只跪在猎场中央,仿佛是个罪人。

    只在一瞬之间,情形就发生了惊天的逆转,台下众人,完全不知所措。

    李俊瞧瞧李裹儿,四目相对,二脸懵逼。

    这是什么阵仗?

    父皇疯了?

    李显忽然变了脸色,犹如结上了冰霜。

    冰封的湖底,是触不可及的黑暗。

    那里藏着皇帝李显,最不能示人的隐秘。

    而皇后,总是能准确无误的戳中他的软肋。

    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冷眼旁观的上官婉儿,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幸而,她给自己制定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夺取后位,若不然,在赢得李显的心这件事上,她还真不一定能占得到便宜。

    皇帝愤而离席,留下惊慌失措的李重福,没有人告诉他,游娘就是他的生母。

    游猎活动结束,李俊带着姚逵,武延宗,匆匆赶回东宫,刚刚换好常服,坐到火炉旁边,就收到了大明宫的消息。

    陛下突发头风病,这几日的朝政就由太子监管。孙福禄这样说道。

    他撤去伺候的闲人,独留孙福禄。

    福禄也很明白自己的地位,只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李俊的问题。

    李显又发病了。

    之所以加这一个又字,皆是因为,这个头风病是李唐男子,尤其是当上皇帝的男子的传家宝。

    从李世民遗传到李治,再从李治那里,接棒到李显这里,真是甩也甩不开。

    他曾经问过李隆基,其父李旦,也偶尔有发作,只是他身体清瘦,清心寡欲,故而,症状较李显要轻得多。

    他看着手里的浓茶,若有所思,要不,他给李显出一招?

    “陛下没有大碍,太医们已经看过了,殿下不必担心。”

    李俊一直闷闷的不说话,孙福禄想着,自己只是来传信的,总不能耽搁太久,干脆先行汇报。

    李俊听了他的话,有一丝放心,又沉了片刻,乃道:“孙掌事,我都知道了,父皇身边还需得孙掌事费心照应着,有什么事情,立刻告诉我。”

    孙福禄点头称是,小心应下,这一趟,李俊并没有向他询问更多情况,他不禁有些失落。

    可回头想想,近来李显的身边也确实没有发生什么紧要的事情,完全没有汇报的必要。

    孙福禄离去,李俊便和武延宗凑到一起。

    刚才,姚逵就坐在他身边,这人肚子里有多少秘闻,他早就一清二楚,而武延宗则不同。

    在和他对眼神的时候,他发觉,武延宗情绪很稳定,面无色变,这让李俊怀疑,他知道内情。

    “延宗,关于那个游娘……”

    当这个名字从韦皇后的嘴里脱出的时候,武延宗就知道,李俊一定会向他打听。

    他能敷衍吗?

    还真不能,因为,这位游娘他还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