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追身箭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在那兽儿还没来得及张嘴的前一刻,李俊击出一发。

    刻有太子名号的翎毛箭,似是冲破空气阻隔的子弹头,蹭的就飞了出去。

    人们仿佛能听到,它擦破空气的声音。

    嗡嗡……

    刺啦……

    嗯,这是什么声音?

    李俊定睛一看,竟然是另一支利箭,速度更快,追着李俊的箭簇,径直劈了过来。

    你大爷的!

    这人疯了吗!

    这样做,岂不是要两败俱伤?

    那射箭的人,正是谯王李重福。

    李俊想着,有了今日的表现,恐怕这谯王的名号也该换一换了。

    只见李重福的箭簇,竟然直插入李俊箭簇的竹竿,把中空的竹竿,一分为二。

    李俊的箭簇落地,李重福的箭也只维持了一段时间的飞行,就掉落在地。

    这是必然的,横劈的力道太大,自然会缩短它飞行的距离。

    早就被围成一团的梅花鹿,也被其余的贵戚,一一猎取,就连志不在此的姚逵,都有收获。

    众贵戚子弟很快跑到一起,李重福的行为,大家都看的明白。

    李俊翻身下马,李重福也跟着下了来。

    他在荒草丛中捡到了自己的箭,至于,李重福的那支,也被本人拾取。

    “真是好箭法!”

    抚摸着箭身横开的裂痕,无力耷拉着的箭头,李俊的脸上带着笑。

    李重福自信满满的走了过来,他手上的箭,还反射着凛凛寒光。

    “太子殿下,是臣弟唐突了!”

    状似服软,其实是在挑衅。

    “福弟,多年未见,你的箭术是越来越精湛了!”

    “给!”

    他将自己那支断箭,呈到李重福的面前,要跟他互换。

    “留个纪念,也算是我们兄弟情义的证明。”

    这样的凶器,也算是纪念?

    李重福很怀疑,还是痛快的收下了。

    这是一个试探,李俊心里门清,妥善的应对过后,李重福也恢复了恭敬的假象。

    与他并排行进,不时射出一箭,互有收获,两人都满载而归。

    这次打猎的收获,被堆到一起,足足是三座小山。

    武延宗亦收获颇丰,打了两头小鹿,一只狍子,外加小黄兔若干。他不善言语,自从马上下来,只是简单的将猎物和别人的收获放在一起,也不等着讨封赏。

    按照之前的安排,贵戚之中得胜者,赏黄金百锭,其余各人亦有封赏,只是赏赐不多,和得胜者那大大的一份,根本没得比。

    李裹儿心情低落,看着那一堆猎物,气然道:“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不去把猎物登记?”

    “依我看,你这些收获,足能当个第一了!”

    手里的巾帕被她揉的乱成一团,武延宗对领封赏这事,本就不热衷,他又不缺钱,参加游猎,不过是例行公事。

    只是,这次他不去登记战利品,却是别的原因。

    “你真想让我去夺个第一?”

    李裹儿惊喜的抬起头,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延宗。

    武延宗不善言辞,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爱说话,以往,她时常骚扰他,枉顾他的意愿。

    他虽然心下不满,可也都一一接受,只是,并不太关注她的想法。

    这次,他居然能探究她的心思,岂能不让她欢心。

    “我也不是真的想要赏赐,我又不缺钱,我相信你也不缺,你也不屑。”

    “我就是想看你得第一,做英雄!”

    天真的言语,武延宗被彻底逗笑了,这,还是那个风流逍遥的安乐公主吗?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住,不愿流逝。

    末了,他伸出手,在她秀美的小脑袋上,揉了几把,惹得她满头的簪钗乱晃,令她更加耀眼几分。

    “既然,公主想看,那就下一次吧!”

    娇美的小脸上,泛起了红润,李裹儿呆愣愣的看着他,这个一直不拘言笑的男子,竟然展现了一个实在的笑颜。

    猎场中央,经过清点,这次的得胜者,锁定谯王李重福。

    他当仁不让的领走奖励,对李显千恩万谢。

    姚逵数着自己不多的猎物,失望之情尽显,李俊的收获还不如他,就连腰间的袋子都没装满。

    他的表情轻松的很,明显没有受到李重福得胜的影响。

    “殿下,这次谯王可是出尽了风头。”

    “那当然,这次打猎就是为了让他出风头的,这大奖合该他来拿。”

    李俊语气轻佻,对这样的情形早有预判,姚逵奇道:“殿下怎会这样说?”

    “只我知道的,王家的那几位公子,还有张尚书家的郎君都是游猎好手。”

    “他们的收获怎么会这么少!”姚逵忿忿然,瞧着几位郎君寥寥的几只猎物。

    “当然是故意的。”李俊转向他,笑道:“你难道看不出来?”

    亏得他还是个聪明的,竟然会在这样显而易见的事情上犯傻。

    “今天的猎场上,谯王才是真正的中心,就算那几位郎君,真的有实力,现在也得收着,将这头名的位置让给谯王。”

    原来如此!

    仿佛被神仙点中了天灵盖,姚逵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再看依偎在李显身旁,使劲挤着笑脸的李重福,都再也感觉不到气恼。

    李裹儿身边,一直冷眼旁观的武延宗,也早就看出了这一层内幕,根本连算都懒得算,直接把战利品和别人的堆到一起。

    李重福心满意足,他们也愿意陪着他演这一场戏,毕竟是新来的,总要给他几分颜面。

    择日再战。

    真刀真枪的较量结束,暗流涌动的过招,才刚刚开始。

    李重福坐在李显身边,一口一个父皇叫得欢,李显时隔多年,见到亲儿,一时之间,也是满心满眼都是爱。

    这个好儿子,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孙福禄站在猎场中央,宣布这魁首被李重福夺得,他一听的这个喜讯,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不愧是我的儿子,有本事!

    像我!

    日上正中央,寒冷的冬日,也有了几分暖洋洋的意思,尤其是刚刚经历了激烈马上运动的青年们,一个个红涨着脸,脸上都是汗珠。

    “福儿,过来,让母后看看你。”

    东里个东……

    心跳如雷,如鼓,李重福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一旁的上官作势吃了颗果子,其实是在捂嘴偷笑。

    李重福和韦寄奴之间的恩怨情仇,别人不知,她可是了解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