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猎场如战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照样骑他那匹爱驹,盗栗马,追魂。

    李重福刚刚从均州回来,皇家御园里没有他的专用坐骑,他亲自挑选了一匹通体鲜枣色的红骢马。

    看上去也是威武雄壮,气势上一点不输。

    马上的天下,还得看我的!

    李重福自信满满的坐在马上,遥望着远方。

    芙蓉园作为皇家游猎园已经有些年头,各项设施都很完备,李俊带着姚逵和武延宗,李重福亦有两位长史跟随,其余又有几位贵游子弟作陪。

    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们瞻视顾眄,显现出十足的少年英气。

    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卢向之的身影,不知是不是皇后硬要将新罗美人塞给他,让他一蹶不振,这样的热闹事都不来掺和。

    人物都聚齐了,太监孙福禄托着一个银盘,走上台前,掀开盘上的红盖头,只见一柄表面锃亮的牛皮号角,展现在众人眼前。

    李显环视一周,见少年们个个都是英气勃发,亦心情激荡,便对身边的两位爱妃说道:“朕很久没有看孩子们打猎了,今日的收获定当大宴群臣。”

    “那臣妾们可是有口福了。”上官婉儿笑着应和,另一边的韦皇后并没有多说话,只搭配了一个虚假的笑脸。

    她心中的想法,婉儿也能揣测出几分,说不定她巴不得李重福被人射杀才好。

    “父皇,何时开始,儿臣等不及了!”

    到底是今天的主角,明知自己不受皇后待见的李重福,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显得格外躁动。

    稍侯了片刻,几个身穿窄袖衣裤的壮汉,走到了队伍前面,看他们的行走姿势,应该不是行伍出身。

    他们头戴平巾帻,眼神格外锐利,裤脚绑起,显然也是要参加围猎的。

    稍一站定,便向天空中吹了个哨。

    李俊忽然有一种预感,莫不是……

    天空中几道黑影,咻咻咻的飞过来,遮天蔽日一般,那便是这个世代,和下一个世代天空中的王者。

    猎隼。

    它的翅膀雄阔,飞行速度极快,一旦被它盯上,就会被它逼至死角,一双巨翅,左右招呼。

    只一瞬间,这些天生的猎手,就乖乖的落在壮汉的肩上,看来,这些壮汉都是前导的猎人。

    猎人从腰上解下一个皮袋子,拿出一块巴掌大的肉脯,径直抛到猎隼的嘴里。

    这样的开始,预示着良好合作的开端。

    皇家贵戚的所谓打猎,当然不会像天天长在山上的猎人一样,要钻山越岭,搜寻猎物。

    能够操控猎鹰的猎人在前,一旦发现猎物群,猎人们就会放出猎鹰,先行驱赶。

    通常将猎物都驱赶到显眼的地方,围成一群,难以逃脱。

    然后,再给后面的贵戚发出通知,让这些悠游子弟,上前射杀。

    所以说,这样的围猎,对于贵族子弟来说,考验的就是骑术和射术,至于猎物,总是不用愁的。

    自然有人帮他们送到眼前。

    万事俱备,李显抬起沉重的屁股,走上前来。

    鼓足气力,吹响号角。

    呜呜呜……

    呜呜呜……

    还别说,这几声号子吹得还真是雄壮。

    猎人又吹了一声哨子,猎鹰齐刷刷的从他们肩上跃起,迅捷而出。

    李俊注意到,这次吹口哨的动作跟上一次的不同。

    也许这就是他们训练的秘诀,他来不及细想,李重福那边也有了动静。

    一抹飘荡的黑影,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没过几秒,就跃上了他的肩膀。

    定睛一看,才知,那是一只通体花斑的狸猫。

    狸奴猎兽,谯王会玩啊!

    李重福略一施礼,就先一步冲了出去,他肩上的狸猫也回敬给李俊一个审视的眼神。

    怪不得如此嚣张,原来对自己的打猎技术如此自信。

    “殿下,狸奴凶猛,千万小心。”姚逵上前道。

    “我知道,不必担心。”

    几人敲敲马肚子,亦冲了出去,姚逵和武延宗将李俊保护的严严实实,仿佛他们这次不是为了打猎,完全是来做护卫的。

    后面几个随行的贵戚,也跟了过来,一时之间,人马乱窜,很快,集结整齐的队伍就被冲散了。

    这也是难免的,既然是出来打猎的,就别指望着队伍还能整齐划一。

    猎人们还在搜寻猎物,李俊并不着急射杀。

    他在姚逵和武延宗两人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人多,乱事就多。

    人越多,黑手就越多。

    别只顾着打猎高兴,再把自己给扔进去。

    略一低头,就见姚逵手里都已经提着东西了。

    那是一只肥嘟嘟的黄兔。

    “你动作够快的!”

    “殿下放心,我不会盯着大块头的猎物的,还得保障您的安全,就打些野兔,活动活动身子骨。”

    他们一边闲聊,腿底下的马步子也根本没停,在众位贵戚之间,也算是走在前头。

    “殿下,前面有鹿!”武延宗叫道。

    就在上马之前,李裹儿已经对他提出了要求,就等着他凯旋而归,带回猎物,也给她涨涨脸面。

    想到裹儿急切又羞答答的面容,武延宗不禁莞尔,进入猎场,就一直在搜寻猎物的影子。

    他追随着猎人的行进路线,很快,在猎鹰的帮助下,一小群梅花鹿就被赶到了一起。

    它们惊慌逃窜,企图逃出包围圈,然而狡猾的猎人早就跟上了猎鹰,将它们团团围住。

    他们举着木棒子,呼号叫闹,让胆小的梅花鹿,更不知所措,完全丧失了逃脱的机会。

    这场面李俊以前也见过,渔民围捕海豚的时候,也是用这样的方法。

    惨烈的手法,却是为了玩乐,真让人唏嘘。

    李俊冲到围猎队伍的中间,李重福的位置仍然稍稍在前,他的挎袋里鼓鼓囊囊的,看来已有收获。

    两人心有灵犀一般的,同时搭弓上箭。

    李俊笑道:“福弟,看你收获颇丰,不如,这只梅花鹿,就让给我吧。”

    “太子殿下说笑了,猎场如战场,怎能说让就让。”李重福的箭尖追随着梅花鹿的移动,不断调整姿势。

    显然没有受到李俊言语的干扰,他身上趴伏的狸猫,早就已经冲到了鹿群中,四爪张开,狸奴儿顺势扑上去。

    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