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李重福归来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说的没错,火药威力巨大,确实不应该让它只藏在阴暗处。

    然而,这火药的威力,可是一柄双刃剑。

    火力这么猛的东西,放在朝廷上,那些老臣们会怎么想,再加上武三思的煽风点火,恐怕会再生事端。

    他不停打量李俊,见他言笑晏晏,并没有着急的样子,也许,殿下自己有应对的办法吧。

    “既然武三思已经启程了,我们就等到他回来再行动。”

    “这份大礼,总要让他亲自瞧瞧才是。”

    骆绎觉着后脖颈忽然被冷风拍了一下,这话,听起来怎么阴森森的。

    看看,怎么看?

    难道,太子要用火药结果了武三思?

    只是,看那新型火药的用途,好像也不是为了打仗用的。

    “殿下,还有一件事,谯王殿下还没有进长安。”

    “哦?”

    “不是说前两天就已经到商州了吗?”

    “从商州出来,现在早该到了。”李俊这才想起,今天居然没听到李重福的消息。

    按照之前的信息看来,李重福早就该到了。

    “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具体的不清楚,不过,据下官所知,在商州境内,有皇后宫中的羽林卫出现。”

    “他们貌似是一路护送谯王回京的。”

    护送回京,怎么可能!

    按照之前的分析,这次李重福行进迅速,都是因为早就偷着出发了,等到李显的圣旨发出,李重福早就走了好几个州郡了。

    “能确定是皇后宫里的人吗?”

    骆绎点点头,这消息是从酒肆传来的,绝对准确。

    “我们发现,在商州境内的官驿里,有皇后宫里的旗官活动,这位旗官,原本就是皇后身前的红人,算是心腹。”

    那这样看来,这件事就是确定的了,李俊不禁偷笑:这个皇后啊,还真是个难缠的女人。

    这一路上有皇后的人保驾护航,想必,李重福的日子也不好过。

    谁让他巴巴的,非要回来,这会就先受着吧。

    他要是识时务的,就老实点,否则,他就会知道,得罪几大势力的下场是什么样的。

    关键时刻,李俊自己也不介意再添一把柴。

    简单的情况汇总过后,阿城偷瞄的眼神,不断传来,李俊心中有数,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古代的作息时间,他现在也在逐渐适应,还没到十点就困得不行,也不知是不是没有电灯的缘故。

    一到晚上就昏昏暗暗,朦朦胧胧,根本提不起精神。

    他抖抖袍袖,笑道:“骆绎,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殿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啊,说起这个吩咐啊!

    还真是有。

    他搓搓鼻梁,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明天你要进宫一趟。”

    长安城郊,芙蓉园,凉亭。

    寒冬腊月,并不是到芙蓉园游玩的好时节,水面冰封,百花凋残,让这一座人间仙境的美也折损几分。

    作为一处标准的皇家园林,芙蓉园的大规模兴建,起自于隋朝,到了唐朝,它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宫殿园林都恢弘耀眼,许多长安城重要的游乐活动都在这里进行。

    天冷了,皇族贵戚也能找到利用这片地方的方法。

    比如,围猎。

    当然,今天的芙蓉园,还将迎来一位重要的客人。

    “车队到了吗?”

    皇帝李显带着一众贵戚,一早就来到芙蓉园,为的,就是能先一步见到他的亲儿子,谯王李重福。

    前去探听消息的小太监,早就已经去了两次,车队居然还没到。

    李重福的车队,会从启夏门进入,经过通济,曲池两坊,最后在芙蓉园和迎接队伍汇合。

    掌事太监孙福禄,这次亲自出马,终于带来了好消息。

    他快步来到御前,欣喜的应道:“回禀陛下,谯王殿下已经到了。”

    “快,快扶朕起来!”李显焦急的站起身,列位贵戚连忙起来捧场。

    实际上,并没有几个人真的在乎李重福是否回来。

    却也有那煞风景的人存在。

    出乎意料的,这人竟是安乐公主。

    却见,贵戚们都已经站起了身,就连一直闭门不出的太平,这次都赶了过来,给足了亲哥面子。

    倒是最近一直十分安静老实的李裹儿,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跪坐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幕。

    身旁的武延宗,亦闭目养神,并没有起身逢迎。

    李显坐在第一排,一看这场景,心笑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武延宗此举也表明,他内心还是愿意和安乐站到一起的。

    “陛下尽管在此等候,谯王殿下说了,他要步行到凉亭,行三跪九叩大礼。”

    我去,上来就放大招啊!

    李俊绷紧神经,旁边的姚逵亦是瞪大了眼睛,等待着奇迹发生的一刻。

    从来都没有干过一件正经事的谯王李重福,竟然要给李显行如此隆重的大礼,这可是千年难见。

    看来,这一次,他是势在必得。

    虎贲仪仗先行,簇拥着身着华服的李重俊,亦步亦趋向李显走来。

    李显年纪大了,眼睛有些不好使,距离太远,他只能模糊看到李重福的身影。

    可以肯定的是,长高了。

    一跪,三叩首,又一跪,三叩首。

    如此,循环往复三次,终于将这一套大礼做全了。

    殿上的李显,早就已经老泪纵横。

    “福儿!”

    “父皇想你想的好苦啊!”

    李显激动的握紧李重福的肩膀,不停摇晃,李重福也双目含泪,十分配合。

    身后的韦皇后,白眼早就翻到天上去了。

    抛开敌对立场,作为局外人的李俊,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风景。

    与他料想的不同,这位李重福,生的姿容俊美,很是称头。

    与他记忆里的那个顽劣儿童早就已经不同,亏他还以为,像他这样神鬼都怕的人物,应该生的歪瓜裂枣才对。

    可见,面相之学,完全不可信。

    从这十分钟的表现看来,李重福不会立刻就暴露本性,至少装个十天半个月是没问题的。

    父子二人相携入座,李显当然舍不得再让李重福坐到下座去,执意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李重福略微推让一会,也就应下了。

    他远道而来,这是他的权利,他心中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