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意外结盟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悛乘着马车,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在黑夜的掩盖下,他这个双面间谍也可以轻易出入皇宫后庭。

    现在,他是上官昭容的幕下之臣,曾经,他公开的身份则是三思五狗之中的一员。

    没错,他也曾经是武三思智囊团里的重要成员,然而,现在他却背叛了权势滔天的武三思,转投到上官婉儿这边。

    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一切都是因为他在武三思那里,没有得到应有的重用。

    武三思对他的关注度,与他预想的不符。

    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人家手底下能人太多,排来排去也轮不到他。

    虽然位列五狗之列,但这个名号都是由后人叫起来的,在这时的情况看来,他李悛是当真没有得到与这份殊荣相匹配的器重。

    由于武三思同时和两位宫廷贵妇有染,一来二去,作为幕僚的李悛也和上官婉儿有了些交情。

    时光荏苒,这份交情便进一步升级。李悛反而成为了上官婉儿的消息渠道。

    这两年,他的工作开展的相当顺利。

    在武三思那边,他是个绝对的边缘人物,只有大型的聚会宴饮,才会邀请他,就说近一年来,武三思从来都没有派发给他任何任务。

    而他,虽然还是对武三思保持着恭敬,但也没有给他主动提供过消息,他在武三思心中的地位急剧下降,已经到了没人提起,他都不会想到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地步。

    这样的态度对于李悛来说,倒是正正好好。他不必再费力巴结武三思那个狂妄的恶徒,却还可以在圈子里混下去。

    所谓圈子也有他的运行规则。

    即便李悛现在已经不得武三思重用,但他仍然是武家军圈子里的人,在同仁之中,还可以随意应酬。

    他的消息来源,就是这些武家军的闲散人员。

    利用这些消息,他已经在上官婉儿那里得了很大的脸面。

    如鱼得水。

    然而,今晚的消息,却是他自己获得的。

    他掌管的太仆寺,正是负责调配宫廷车马的部门,新罗使团的要求,正好要上报到他这里。

    他稍加分析,立刻就猜到了其中的端倪,一入夜,便来到飞仙阁送信。

    …………

    执手相看,泪眼蒙蒙。

    李俊和杜饶两手交握,他忽然生出一种感觉,这样的状态,和后世那首著名的婉约词牌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不同的,人家那诗写出来是为了和爱人辞别的,他现在的状况是在送战士踏上危机重重的战场。

    没错,吐蕃境内就是战场。

    这一去,即便是情报老手杜饶,能不能完完整整的回来,并且带回消息都是未知数。

    李俊心中感慨万千,同时也为他悬心。

    他想到了张骞,当汉武帝送别他前往西域的时候,是否也有同样的心情。

    他会回来吗?

    我的朋友。

    如果此去就要不归,又何必踏上行程。

    唯愿你事事如意。

    殿门外的骏马已经准备好,夜幕低垂,只等着那即将远去的人。

    杜饶就站在门口与李俊依依惜别,原本不需要这样正式的送别,杜饶也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

    然而,李俊还是这样坚持。

    朦胧烛光下,李俊嘱咐再三,提醒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心里知道,这样的嘱咐对于杜饶来说,也没什么用处,这些事情他肯定会注意的。

    但此刻,当离别就在眼前,他还是不免有些感性。

    以往,他在这些人面前端出的,是一副少年英主的模样,身段,话语,表情都是无可挑剔的。

    现在,这些却装不下去了。

    他动了真情,唯恐杜饶有个三长两短。

    就算他们原本算不上是朋友,可现在,这份感情竟然迅速得到了升级,他真切的担心他的安危。

    “走吧!”

    抽手扶正他肩上的包裹,杜饶有些动容,顺势就要行礼,李俊赶忙扶住他。

    “殿下,杜饶一定不辱使命。”

    杜饶没再多言,说完这句就翻身上马,茫茫夜色下,他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带着激动的心情,李俊返回庭院,他的脚步很沉重,就好像要去吐蕃送信的是他自己一样。

    稍歇了片刻,李俊吹熄了几只烛火,殿堂之中顿时昏暗了几分,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很好。

    在明与暗的交界地带,他可以将思想无限延展。

    即将到来的谯王,暗中作恶的武三思,正在脱离掌控,独自经营一片天地的宋氏兄弟,哪一个都是让他头疼不已的人物。

    夜漏更深,鼾声大起。

    一声兽吼,伴着鬼魅的旋律,接连不断的鼾声,瞬时卡壳。

    “殿下!”

    “殿下,出大事了!”

    恍恍惚惚,耳边响起细小轻微的声音,阿城的声音。

    “怎么回事?”

    李俊立刻清醒过来,目光如炬。

    “殿下,昭容娘娘过来了。”

    昭容娘娘?谁啊?

    揉了揉惺忪睡眼,脑中电光一闪:“上官昭容?”

    “正是。”

    “她来干什么?”

    “小的不知,昭容娘娘很着急,殿下是不是要见面?”

    “当然要见!”

    上官婉儿,说到底,李俊现在还完全和这人没什么交集,他也曾想找个机会和她搭上线。

    然而一直未能如愿。

    一则是,他实在太忙,各种明枪暗箭都在威胁他,让他左支右绌,无暇顾及其他。

    二则是,在上官婉儿的前面,韦皇后巨大的身板一直挡在那里,牢牢的遮蔽着上官的身影。

    现在,上官婉儿自己跳出来,岂有不见之理。

    “太子殿下。”

    李俊负手而立,打量着面前的上官婉儿,她已经脱下了狐皮大氅,露出纤薄的衣衫。

    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是穿着宫女的衣服出来的。

    不必多说,他也知道,这肯定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为之。

    “昭容娘娘。”

    两人相对而立,谁都没有坐下。

    “太子殿下,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这,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已经做好准备的李俊,还是被她吓了一跳。

    “娘娘,这是何意?”

    “殿下,新罗使团的人,打算给陛下进献美人。”

    “美人?新罗美女吗?”

    上官婉儿沉着的点头,这也是她和李悛两人的共识,可以说,当李悛将这个消息带给她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想的。

    按照礼制,新罗使团的成员只能乘坐木辂入宫觐见,然而,他们却一反常态,申请了革辂。

    一直以来,新罗和大唐关系融洽,使团成员不会不了解大唐的车马规定,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有一个可能。

    使团里有女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