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多线汇总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首先引起李俊重视的,武攸绪居然也和他的儿子一样,是站在太子这边的。

    这无疑是一项可贵的资产。

    武攸绪虽然远离仕宦多年,可在朝中的影响力还是有的,人脉也很广,更重要的是,他很边缘。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多年都只知炼丹修道的人,居然会有自己的倾向。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结果又是理所应当的,李俊当初邀请武延宗选尚安乐公主,其中的含义,以武攸绪的人生阅历,不会弄不明白。

    他恍然惊觉,从那个时刻开始,武攸绪就已经选择和李唐,和太子站在一起了。

    是时候去拜访一下武延宗了,他这样想到。

    任骆绎和杜饶再聪明,也想象不到,此刻,李俊的表情怎么会如此轻松。

    火药被发现了,武攸绪虽然做了补救,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武三思手里已经有火药的实物,对它的使用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收集到这些消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对李俊都是大为不利的。

    太子怎还能面带笑意?

    “太子殿下,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李俊没答话,反而站起身,走到偏殿的一个多宝格处,在最下层的小抽屉里翻找一阵。

    终于抽出了一个纸卷。

    他将纸卷呈现给几人:“这是我改进的火药图纸,拿着这个,找几个靠得住的匠人,带到东宫来,我要带着他们一起制作火药。”

    纸卷交到姚逵手上,他疑惑骤起,这,这好像和他之前见到的火药不太一样吧。

    他眼里的疑惑,李俊全看见了,不过,他也不准备解释,这样东西做出来,那可是要发挥奇效的。

    至于现在,当然要先保密。

    “放心,图纸没有大问题,匠人的背景一定要调查清楚,务必是嘴巴严实,人又忠诚可靠的。”

    姚逵一一应下,对于李俊来说,武三思知道火药的事情,根本不重要。

    他早就想过,找个合适的机会,把火药在朝廷推广开来。

    真正让他在乎的,是武三思的消息渠道。

    到底是谁,告诉他火药的事情的?

    相比这件事,倒是博玩阁的老板,更容易处理。

    “博玩阁那里,派人好生监视着,他的任何动作,我都要清楚掌握。”

    “殿下不准备动他?”

    “不必,现在动他,难免打草惊蛇。”

    “就这样盯着他,或许收获更多。”

    “倒是有一点,杜饶你要尽力去查。”

    “火药的事情,八成就是陇右军队里的人走漏的,一定要查到这个人。”

    他无法原谅背叛同袍的行为,在皇宫里,他是太子,但在战场上,他冲锋陷阵,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士兵。

    不论如何,他不会饶恕这个泄露消息的人。

    姚逵等人将任务接下,各自散去。

    虽然在十几万将士之中,调查此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他们仍然会各尽其能,搜寻此人。

    正事叙完,骆绎和杜饶纷纷告辞,唯独姚逵被李俊留了下来。

    看看日头,也该到吃饭的时候了,庖厨那边早就已经将饭菜备好,只等着李俊开口。

    于是,姚逵就获得了光荣陪吃的资格。

    当然,太子家的饭可不是白吃的。

    两人相对而坐,饮酒闲谈,大口吃肉,瓜果管够,各种畅快。

    李俊眼珠一转,意识到火候差不多了。

    “听说了吗,新罗使团两天后就要进宫门面圣了。”

    “新罗使团,殿下前些日子不是已经见过他们了吗?”

    “以往还小瞧他们了,没想到还有些手段。竟然还真的赶在元正之前得到陛下的接见。”

    这一点确实出乎李俊的意料。

    之前使团长还深情款款的说,住半年都没问题,现在可倒好,这句话说完还没过十天,这就见上了。

    也不知是找了什么门路,居然这么快就排定了日期。

    “难道殿下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事?”

    李俊的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

    “新罗国主反正,使团人员要赶回去,于是只能把日期提前。”

    “原来如此,怪不得就连鸿胪寺也同意了。”

    他嘴里这样应承,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

    所谓反正,也是半岛上的奇景了。

    他们那里的大王,管理的地方不大,可对那大位的觊觎却一点也不少。那些所谓贵族,今天把这个大王轰下台,明天把那个大王扶上去,折腾来,折腾去。

    这样的闹剧,有的时候,一年能上演好几次。

    小日历上记载的都是大王们上上下的日期。

    虽说这种事情,在那个地方是家常便饭,但按照规矩来讲,确实是一件大事。

    况且,现在新罗国和大唐关系融洽,及时接见使团,让他们回国确实是应当的。

    “现在我也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多学几门语言,这样也可以多和这些使团交流。”

    他做痛心疾首状,下垂的嘴角,遗憾的眼神,还真是十分逼真,至少把对面的姚逵,骗的是一愣一愣的。

    “殿下身负重任,日理万机,沟通之事,就让底下的人去做即可。”

    “其实,我知道,骆绎的大食语言就很好,奈何,他现在的身份还比较敏感,无法在外应酬接对。”

    一提起这件事,姚逵立刻就乐了。

    殿下竟然还为了这样的事情犯愁,真是罕见。

    “殿下,修文馆里有许多学士都精通多国语言,殿下若有需要,只要找几个过来就行。”

    “他们都是青年才俊,学问人品都是没的说。”

    对对,他说的没错,李俊也知道,朝廷的人才储备非常丰富,只是,他这里的这件事,不能找公家的人啊。

    这才是他最犯愁的,他这几天一直在回忆,企图从前太子的回忆之中,寻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奈何,折腾了好几天,最后只能确定,前太子真的不会别国语言。

    “除了修文馆的人,还有什么别的人可以用吗?”

    “我这里有大食国的密信,找修文馆里的人,不方便。”

    姚逵瞪大双眼,总算明白了李俊的意思。

    殿下很信任他,姚逵立刻做出判断。

    大食国阿汗这件事,姚逵在战场上就知晓,但如果李俊不主动说出来,姚逵也绝对不会再过问。

    他现在能这样坦诚,正是相信姚逵的意思。

    从姚逵欣喜的眼神,李俊也能看出,他听懂自己的意思了。

    “这样的人,就近在眼前啊!”

    姚逵大笑着,又给两人满了一盏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