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腹背受敌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长安城内热闹非凡,到处都张灯结彩,人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元正做最后的准备。

    皇城之中,却一反常态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心怀鬼胎的人,都潜伏到了地底,暂时停止了自己的阴谋活动。

    这实在让李俊无法接受,闲的他是浑身痒痒。

    难道,他也要迎来难得的休闲假期了?

    李俊高兴不起来,乐极生悲,这是他一直牢牢记住的一句话。

    安静,就意味着有阴谋在他无法察觉到的地方,悄悄进行。

    这种束手无策,消息不灵通的状态,他无法忍受。

    他在东宫各大院子里不停转悠,瞧瞧看看,最终还是不能容忍自己的无所事事。

    还好,就在他即将爆发的时候,骆绎来了。

    一看到那一尘不染的鞋面,李俊就知道,又有可差遣的人送上了门。

    “我听说,姚逵已经派了人去送信了?”

    “殿下说的没错,此人正是一直在长安姚府留守的姚迈,姚逵说,此人诚实可靠,堪当大任。”

    李俊微微点头,现在算起来,姚迈也已经走了五六天了,若是快马加鞭,恐怕都已经到了河南府境内。

    “骆绎,杜饶不在,这探听消息的任务,就交到你手上了,一定要保持耳聪目明,不要错过任何重要的消息。”

    “是,属下遵命!”

    骆绎略思忖片刻,又道:“根据下官得到的消息,谯王的车驾已经到了商州境内。”

    “这么快?”

    “没错。”

    嘶……

    李俊脑袋一转,拧眉看着骆绎:“你说,这谯王当真是接到旨意之后,才启程的吗?”

    骆绎脸上瞬间浮现了然的神态,果然,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谯王这是早就悄悄动身,算准了这次李显一定会答应他回京。

    看来,这个人对武三思的能力很信任。

    而事情的发展也完全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武三思一出马,李显马上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这里面固然有李显思儿心切的缘故,但武三思的游说功力也不容小觑。

    至少,这次惧内的李显居然没有考虑韦皇后的想法,独自拍板,这就说明,某些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不管骆绎他们提供了多少信息,这个最终决策也要由李俊来做。

    没想到,李重福竟然这样快就要到了,没有给他多少喘息的机会,从李重福的种种表现看来,这次,来者不善。

    想必他一定会对李俊的太子之位发出挑战,好在,韦皇后这边,就是疯了也不会跟他联合,这倒是让李俊稍稍放心。

    至于武三思,这人现在一直在洛阳,而主要的朝务都发生在长安,他会甘心吗?

    “武三思最近有什么动静?”

    骆绎摇摇头,他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如果,我料想的没错,这几日,他一定会想办法来长安的。”

    李俊不无遗憾,再次叮嘱骆绎。

    “谯王尚年幼,无法独自行事,为了更好的控制他,武三思一定会亲自过来。”

    “你们给我盯紧点,一旦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骆绎虽满口答应,心里也敲了小鼓,以他们这一伙人的情报能力,确实是攻无不克,唯有武三思的身边,确实是油盐不进。

    这倒还是其次,武三思地位尊崇,性情多疑,想要掌握他的行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李重福即将回京,这对于李俊来说,又是一个坏消息,李俊相信,大明宫里的韦皇后,肯定也知晓了这件事,对于她来说,这将是一个晴天霹雳。

    入唐以来第一次,李俊和韦氏拥有了共同的敌人,不知,皇后会不会意愿与他联手呢。

    两人在庭院里随意散步,这些问题在李俊的脑子里,反复出现,让他更加郁闷。

    然而,皇城之中,从来都不缺乏坏消息。

    长安城贯穿南北的朱雀大道上,几匹骏马急速前行,他们的身后是滚滚黄土卷起。

    他们目光坚定,根本不理会街市上行人的异样眼光。

    此次几人的目的地,正是太子东宫。

    交了印信凭证,他们顺利进入皇城。

    这是姚迈第一次进入皇城,同样也是杜饶的第一次。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先一步去了姚府,叫上姚逵,一起进宫。

    姚迈很奇怪,自从进入皇城,他发现,明明都是第一次进皇城,杜饶对道路的熟悉程度,可比姚迈强多了。

    一路上,毫无障碍的来到了东宫殿门前,几人在门前逡巡一阵,杜饶笑嘻嘻的接受着姚迈的审视。

    他在皇城之中如此招摇,根本就没把他人的怀疑当成负担。

    虽说他是第一次进入皇城,可这皇城里的内部构造他可是早就清楚了,毕竟是靠收集情报活着的。

    东宫执役的侍卫,完全不认识这两人,幸好有姚逵做门面,他们几个很顺利的就进入东宫。

    几人进门的时候,李俊和骆绎正在闲谈。

    看到姚逵,李俊表示习以为常,看到姚迈,李俊表示根本不认识,再到最后进门的杜饶。

    他的眼睛瞬时就瞪大了。

    他怎么来了?

    李俊看看骆绎,骆绎也是震惊,这一刻,李俊真实的感受到,完蛋,这次事大了。

    按理说,骆绎在这里,如果没有十分紧要的事,无名子不会再派出一员大将赶来长安。

    况且,骆绎才过来几天,杜饶就到了,这就说明,在骆绎刚刚离开洛阳的时候,城里又出了乱子,十分紧迫。

    紧迫到就连等待骆绎返回洛阳都赶不及。

    几人坐定,姚逵先行介绍:“太子殿下,这位便是姚迈,这次下官就是派他去洛阳送信的。”

    李俊微微颔首,打量着姚迈。

    方头正脸,筋骨结实,看来是个靠得住的人。

    接下来,就没有姚迈和姚逵插嘴的机会了,舞台留给了杜饶。

    姚逵留在了殿里,至于姚迈已经很识趣的退避出去。

    杜饶饮了一盏茶,稍稍捋清思绪。

    上前道:“太子殿下,武三思发现火药了!”

    言简意赅,一下子就让李俊明白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大殿上的空气突然之间变得十分凝重,在场众人都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

    接下来的时间,杜饶将他了解到的信息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