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爱妃,朕来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皇后娘娘,奴婢看着,这柄凤钗和您最相称,奴婢给您插上。”

    芣苢做掌事宫女也有些年头了,早就已经经验丰富,像现在这种情况,别看她在那里不停摆弄韦氏的一头秀发,看起来忙活的很。

    其实,不过是做做样子,发髻没有改变,发饰基本也还是那几样。

    她们现在坐在这里,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等到上官婉儿进来,大明宫的藻井都要掀开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韦皇后从来也没有料想到的,李显这个男人多年来都是牢牢抓在她的手掌心里,连动弹都不愿意动弹。

    这次,居然反抗的如此激烈。

    这可如何是好,韦氏完全没有准备。

    好在,她和上官都是演技派,到了必须要遭遇的时候,也有应对的策略。

    前方,朱雀门前。

    虎贲豹尾仪仗在前,旌旗招展,辉煌耀眼,皇帝的御驾还没有踏出宫门,朱雀门前就可以看到满眼的明黄了。

    “陛下!”

    “陛下来了!”

    放下粥碗,竹青兴奋的窜到辇舆上,她哈吃哈赤的穿着粗气,眼睛都亮了。

    “急什么!”

    “我就知道,陛下一定会来。”

    “娘娘,那这粥就别再煮了吧。一会陛下的御驾过来,该没有地方停靠。”

    “不着急,让他们接着煮。”

    “我就是要让陛下看看,这都是韦皇后那妖妇逼得。”

    羽葆鼓吹很快到达,迎接他们的就是这样一副奇景。

    这粥是已经喝完了,门前的驰道上再没有炊烟升起,火也已经熄灭。光秃秃的泥土地上,只剩一片狼藉。

    脸上乌突突的,李显擦了一下,手指一片黑。

    原来是黑灰。

    “前面是干什么了,怎么到处都是黑灰。”

    孙福禄跑到御驾旁,隔着纱帐喊道:“回禀陛下,前方是上官娘娘在生活做饭。”

    “现在火已经熄灭了,剩下的东西,待会就会搬走。”

    “生火?”

    “做饭?”

    上官婉儿从出生到现在,从来也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

    她幼年时期就在掖庭长大,粗活累活也做过不少,可这样民妇的差事却当真没有操持过。

    这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当真有意思。

    “快些走,朕要去看看。”

    李显的辇舆越走越快,上官反而命人将纱帐放了下来。

    与此同时,她做好了准备。

    “爱妃!”

    李显人未到,声以闻。

    李显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上官婉儿正端着粥碗,一脸迷惑。

    “陛下!”

    她语气轻轻,婉转的声线,好像是蛛丝,将李显牢牢黏住。

    梨花带雨的美人,一手端碗,一手执汤匙。

    他们怎么做的事!

    怎能让朕的爱妃受这样的苦!

    李显出离愤怒,他慌忙走到婉儿身边:“爱妃,让你受苦了。”

    纤柔的肩膀被李显一把揽住,上官婉儿抽泣两声,眼泪说来就来,顺势歪倒在李显的怀里。

    “陛下,陛下,妾等你等的好苦啊!”

    “妾还以为,陛下不来了!”

    “怎么会,婉儿你想到哪里去了,”李显轻抚着上官的脊背,在婉儿的柔情攻势下,忽然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摇身一变,他又是个爷们了。

    “陛下为何来的这么迟?”

    “婉儿都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一提起这个话题,李显的表情瞬时就绷紧了,眼前飘过韦皇后严厉的脸庞。

    “陛下,陛下为何在发抖?”

    小脑袋钻出来,状若无知的盯着李显,李显慌忙掩饰:“没事。”

    哎!

    就算把婉儿接回去也还得应付皇后,女人,真是令人头疼的存在。

    “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喝清粥了?”

    “朕看看,这柴火堆也架起来了,锅也放上了,尚食局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御膳,这不都浪费了。”

    “谁让陛下来的这样晚,婉儿实在饿得不行。”

    “宫门又进不去,只能自己生火做饭。”

    “不过,味道还不错,陛下尝尝?”

    汤匙已经伸到了嘴边,婉儿柔媚的眼神就这样在李显的眼前,晃来晃去,让他迷醉。

    他茫茫然张开了嘴,一匙又一匙的清粥就送到了他的口里。

    清润绵长的滋味,回荡在口里,此刻,在李显的心里,婉儿的地位要显著的压过皇后了。

    主动权握在婉儿手里,是沉默还是反抗,全在她的选择。

    大明宫中,韦皇后端坐在金殿正中央的宝座上。

    这是她一直以来固守的位置,是属于她的。

    现在,既然女皇遥不可及,至少,这个位置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脚步声,欢笑声越来越近,门外的小太监已经传过消息。

    在李显的陪伴下,上官婉儿到了。

    李显笑意盈盈的虚扶着婉儿,两人相携的手,看在皇后眼里,像针扎一样的疼。

    “皇后娘娘!”

    上官放开李显的手,轻飘飘的走过来,略一躬身。

    她居然给皇后行了一个礼!

    虽然礼数不是最大的那一款,但也足够让在场众人震惊的了。

    这身子已经弯下好一阵了,眼前的韦皇后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这完全超出她能预料的程度,这是什么鬼?

    吃错药了?

    她诧异的看着婉儿,有这么一瞬间,完全不知所措。

    “皇后娘娘,婉儿给娘娘请安。”

    没人搀扶,婉儿干脆抖抖衣袖,自己站起来了,身后的李显满意的看着这一幕。

    万幸啊!万幸!

    居然没打起来,只要能有这样的结局,李显已经心满意足了。

    “皇后,婉儿回来了,你也有个伴。”

    韦皇后还在发呆打愣中,直到李显走到她面前,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扶起婉儿的手,也假笑起来。

    你会演,老娘就不会了吗?

    比演技,老娘可比你多演了许多年,你就等着瞧吧。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到现在,唯有皇帝李显笑嘻嘻,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真是美滋滋。

    韦皇后递过来一颗果脯,婉儿又拉住了他的肩膀,他幸福的栽倒在美人乡里。

    浑然不觉,就在他的身后,一场战役正在汹涌澎湃的进行。

    一道道眼风,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婉儿不时投来的眼光,满怀着愤恨,不怀好意。

    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今选择这样做,只是为了缓和局势。

    皇后这个老妖妇,你不仁我也不义,今天且先放过你,等老娘计划好了,再来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韦皇后淡定接招,毫不畏惧。

    她和婉儿早就是仇人了,根本没有半点情分可言。

    今天婉儿退让一步,反倒助长了皇后的气焰,自以为反败为胜。

    很快,她就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