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狭路相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太子妃娘娘,这房间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珠儿的眼睛一直在追随爱柔的步伐,总觉得,她这左看右看的架势,不像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难道,太子是将太子妃的宅院送给她,让她居住了吗?

    她连忙发问,唯恐承了太子妃的情,还浑然不觉。

    爱柔笑着走过来:“没什么事,就是看看你还有什么缺少的东西,待会我让彩儿跟我回府去取,不管是香膏还是衣衫,我家里都多得是,送你几件,你也不必自己添置了。”

    “这可万万使不得!”

    “娘娘,我这里吃穿用度一应俱全,昨天太子殿下还留下了一吊钱,已经够用了。”

    “珠儿一个外乡女,怎能让您们一直替我操心。”

    爱柔眉头皱起:“昨天,太子也送你回来了?”

    珠儿面露疑惑,难道,这件事,太子妃不知道?

    这就等于是她多嘴了。

    她连忙敷衍道:“是,太子殿下又仔细问了许多吐蕃王庭的事情,留下了一些钱就走了。”

    “太子妃娘娘,真的就只有这些事。”

    她越解释,爱柔就越觉得不对劲,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珠儿怎么一副撇清关系的样子,难道,她是觉着她会吃她和李俊的醋?

    她脑子没问题吧。

    还是她脸上的表情给了她这种暗示,她不觉双手抚脸,确定自己的表情没有任何问题。

    这太子也是很有意思了,怜香惜玉也不必避讳着她啊,就是告诉爱柔又如何,她还能气急败坏,拦住他不让他来吗?

    “虽说,太子已经给了你一些钱,但是你一个人出门在外,需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

    说着,她就拿出半贯钱,放在桌上。

    她用友好又不失压迫的眼神看着珠儿,珠儿简直是压力巨大,莫名其妙。

    她虽然对大唐中土不熟悉,可这几日她在长安也没闲着,四处逛逛,按照目前各种日用品的价格来看,这些钱都够她用一年的了。

    猛一抬头,就对上爱柔执拗的眼神,她忽然茅塞顿开。

    这对夫妻是在较劲啊!

    太子能给钱,太子妃也有的是钱,应该就是这种思路。

    珠儿稍稍思考片刻,便把这些铜钱笑纳了,反正就是硬挺着不收,也会惹得太子妃不悦,还不如就直接收下省事。

    眼见着珠儿收好了钱,爱柔的脸上骄傲更甚,她打赌,等下次珠儿和李俊见面的时候,她一定会向李俊提起此事的。

    一切都安排妥当,宗爱柔终于可以回府去装她的乖乖大小姐了。

    …………

    马蹄哒哒,尘土飞扬。

    朱雀门外,一匹皮毛亮顺的骅骝马,正逡巡在城门外的衰草丛中,姚迈在城外的小驿站里饮了一碗茶。

    又给水葫芦里蓄满了水,匆匆跨马,踏上了行程。

    姚迈就是姚逵绞尽脑汁,想到的送信人。

    姚迈是姚逵的同辈人,只是从上上辈开始,血缘就比较稀疏了,他个人能力出众,一直以来,虽然没有获得祖宗的荫萌,可姚逵的父亲姚珽却十分看重姚迈。

    在姚逵没有回来之前,长安城姚府的宅院就是由姚迈在管理。

    要说,长安姚家有哪一个人是姚逵绝对信得过的,也就只有姚迈了。

    他生的方头正脸,嘴角下撇,给人一种威严之感。

    他的脾性也和长相差不了多少,非常沉默寡言,是个嘴巴严实的人。

    姚迈接了任务就迅速启程,片刻都没有耽误,姚逵并没有把此举的真实意图告诉他,可这也并不妨碍他顺利完成任务。

    他骑着骅骝快马,连行了两天两夜,终于走出了长安城,在离开商州的前一晚,为了尽早行路,赶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驿站。天还没有全亮,他就出发了。

    商州与河南府毗邻的地方,小道非常狭窄,路况不好。

    这让姚迈有些措手不及。

    这几日从长安城出来,明明天气良好,无风无雪的,也不知这里是怎么回事。

    前方一片密林,绿叶尽脱,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根据姚迈的记忆,从这片密林前插进去,可以省很大一段路。

    天色还很阴沉,前方树林里的情况也不可知,然而,太子交代下来的事情,却片刻不能耽搁。

    姚迈迟疑片刻,还是驾马踏入了树林。

    刚走了十几步,他就觉得不对劲。

    原本硬实的泥土地,突然变得很松软,马蹄踏上去,一踩一个坑,他心里犯疑,却也不敢下马步行。

    唯恐连自己也给陷进泥地里。

    只能在马上默默祈祷,赶紧走过这段路。

    然而,天不遂人愿。

    就在他艰难前行的时候,忽然,从密林深处传来一阵声响,哒哒的声音,姚迈再熟悉不过。

    听那个声音的间隔,速度很快,难道,密林的另一边,土地一点也不湿软?

    树林昏暗,不时有怪鸟乱叫,鸟影乱飞。

    姚迈胆子不小,可也有点心虚,眼见着那马蹄声越来越近,他的战斗神经忽然绷紧。

    那是危险的声音。

    他拔刀出鞘,勒马伫立。

    骏马靠近,姚迈恍惚中觉得,马上的人是个小个子,从那马蹄的声响判断,这人也急着赶路。

    只因密林深处,就这一条小路,可以直通前方的驰道,所以,他和那小个子是不可避免要遭遇的。

    俄而,骏马和他的主人终于冲破树林和云雾的阻隔,冲到了姚迈的眼前。

    呔!

    姚迈刚出招,却见那人已经将身子紧紧的伏在马背上。

    他立即判断,那人不想和他交手。

    连忙收住内力,那小矮个骑着马,飞速从姚迈身边越过去。

    等到那人远去,姚迈才发现额上汗津津的,手心里也都湿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不再纠结,敲敲马背,正欲前行。

    忽觉背后一阵阴风,回头一看,竟是那小个子又返回来了。

    吁……

    骏马四蹄收住,小个子就立刻来到了姚迈的眼前。

    两人都没说话,只互相打量。

    这小个子是个圆圆脸,模样似孩童的青年,小个子也没客气,径直在姚迈身上上下观看。

    姚迈突觉惊奇,这人为何只往他的身上看,却不看他的长相,难道,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这位兄台,高姓大名?”他双手抱拳,先说道。

    小个子咧嘴一笑:“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