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潜送消息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既然他对朝政没什么兴趣,这次又为何会为谯王说情?”

    “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这就是为难韦老汉了,他又不是甘元柬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为谯王说情。

    再说,他这消息来源也是转了几道弯才得着的,根本没办法了解的非常清楚。

    于是,这个疑问就在韦皇后的心里面种下了,等到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将是轩然大波泛起之时。

    …………

    整日里清闲自在的姚逵,这两日是没有游玩的兴致了,自从接了李俊的差事,他的头就疼的不行。

    找人送信并不难,难的是找一个老实可靠的人。

    对于李俊来说,杜饶是一个信得过的人,吐蕃之旅,非他不可。

    于是,给无名酒肆的信就只有让姚逵去操心了,李俊相信,以他的聪明才智,总能找到合适的人。

    边关情况复杂,没有经验的情报人员,根本无法应付,不单是消息无法及时送到,说不定就连自己都要丧命。

    为保完全,这件事还真的就只能交给杜饶。

    送走了姚逵,李俊和骆绎坐着闲谈。

    洛阳那边的消息,还有许多是书信里传达不到的。

    无名子对沙坨忠义的安排,让李俊非常满意。

    同是武将出身,唐大眼应该和他更有共同语言,既然边关上的败绩都是宋氏兄弟搞的鬼,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自我走后,武三思那边,一直都很安分?”

    李俊和骆绎两人隔着胡床上的炕桌,相对而坐。

    两人中间摆了个棋盘,看似要弈棋,其实就是装装样子,不论是骆绎还是李俊自己,都是棋术欠佳。

    “以下官看来,郡王最近确实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也许是因为太子殿下刚刚离开,他还在等待时机吧。”

    “无名子和我商量过了,以后每半个月就会派人过来,传递洛阳和长安两地的消息,这样殿下也可以耳聪目明,殿下的吩咐也能尽快传到酒肆。”

    “很好。”

    两人正在闲聊,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他俩谈兴正高,没有一个人发现,夜已经黑透,早就是该休息的时候了。

    古代的夜实在是太过宁静了,穿越至此,可以说方方面面的事项,李俊都要一点一点的适应。

    唯独是这静谧的夜,让他总感到凄凉万分。

    现代社会,尤其是大都市,闪亮的霓虹灯,嘈杂的人声,来往车辆的轰鸣声,总是让黑夜披上了斑驳的颜色。

    然而,这大唐的夜,却只有漆黑一片,完全没有其他的色彩。

    除了大自然的声响,你几乎找不到任何机械的声音,色彩。

    每到夜晚入睡时,李俊就深切感受到,为何古代人喜欢天人合一的交流,更加愿意探讨生与死,黑与白,得与失这样的宏大问题。

    他们将心放在天地之间,与它们进行无尽的交流。

    因为,空旷带给人无限的想象。

    在无数个这样宁静的夜里,他感受到的却是绵长的孤独。

    就算他再怎么努力适应,可仍然与正宗唐朝人格格不入,如今还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都是因为他身处高位,同时也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也许,等到他结了婚,组成了家庭,这种孤独感会有所降低。

    他脑中浮现宗爱柔倔强的小脸,这人虽然稍显无趣,可却是个难得的有一丝现代思维的女人。

    至少她不会言听计从,唯唯诺诺,也不会骄横的让丈夫都惧怕三分,她是讲道理,有文化的女人。

    只这一点,就超过了大唐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人了。

    “殿下!”

    “太子殿下!”

    一阵呼喊,终于把李俊从无限想象中拉了回来。

    那原本被他捏在手里的白子,早就已经掉在棋盘上,翻了个个。

    “继续下棋吧,我没事。”

    这棋局就是摆在这里做个样子,两人何曾认真下过,骆绎能够确定,太子刚刚一定是走神了。

    却在这时,原本在宫门处执役的侍卫,快步走了进来。

    李俊略一吃惊,就听得那侍卫说道:“太子殿下,孙掌事来了。”

    孙福禄?

    这么晚了,他过来干什么?

    李俊看了一眼窗边的沙漏,现在该是半夜一点左右了。

    难道,是李显出了什么事?

    “快请进!”

    李俊连忙端正做好,显现出十足的太子架势,骆绎示意要离开,李俊却把他拦住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认为孙福禄这人是靠得住的,嘴巴够严实。

    即便有生人在此,他也不会多言多语。

    稍侯了片刻,孙福禄就出现了。

    从他略显紧张的神色来看,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是什么喜事,可以广而告之的话,孙福禄也不会选择在这样的时间跑到东宫来。

    “殿下,谯王要回来了!”

    孙福禄是个实在人,奔到正殿,也顾不上喝水休息,便开门见山。

    李俊一听就急了。

    “他怎么回来了?”

    “是父皇提议的?”

    “不是,是鸿胪寺卿甘元柬提议的。”

    甘元柬,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著名的三思五狗小集团的成员之一吗?

    怎么,终于耐不住寂寞了?

    掰掰手指头数数,现在三思五狗的小成员已经出场几个了,看来,武三思把能启用的属下都调动起来了。

    既然是甘元柬提出的建议,那就说明背后一定是武三思指使的。

    “这个甘元柬,以往我听说和德静郡王十分交好,这个建议该不会是他的吧。”

    “殿下真是料事如神。”

    孙福禄连忙吹捧,李俊却冷笑着想,老子手握历史,当然料事如神了。

    “甘元柬交给陛下一封信,奴婢在一旁听着,内容大概就是德静郡王劝说陛下,准许谯王回京的。”

    “郡王说,谯王身染恶疾,渴望回京面见天颜,郡王在信中说,因为陛下已经很长时间不看谯王殿下送上来的书信了,所以,这次谯王才恳求郡王执笔,替他向陛下求情。”

    为了给自己找个合理的理由,武三思这老贼也是很拼了。

    什么代为执笔,明明就是他自己写的。

    看来,武三思这是打定主意要和谯王联合了。

    谯王这个小娃娃,据历史记载,资质那是非常之烂。

    真实情况又如何?